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6)

Share on Google+

四川美院大门斜对过有一废旧物品收购站,由几个年过半百成份有历史问题的老人主持。这是一间简陋的竹棚搭建起来的收购站,而不配称作门市部了。

我常去光线阴暗的收购站光顾,理由是我发现这里常常有我喜欢读的书,那是一些别人看过了,收藏在家会有被抄家的风险,因为它们是封、资、修的东西,而以人民币1毛钱1斤给卖到这里来了。

一些世界名著、画册,虽然破旧,依然令我眼睛一亮,兴奋不已。我会用1毛2分钱1斤把我看中的宝贝们买过来带回宿舍,让它们陪伴我。

那年月是些什么光景啊,那些进入了权力中心的造反派首领们,那些工宣队、军宣队、我的同学们、老师纷纷与我划清界线,无中生有,黑白不分,栽赃陷害,把我视为资产阶级文艺思想的反动分子。

一天上午,太阳火辣辣的当空,我正在收购站挑选我爱读的废旧书籍时,从门洞进来一个人,扛着一大包用麻绳捆得严严实实的书,透过15瓦灯光线照射我看清了这人是美术史系的老师,李来源先生。

这捆书足足有30斤重,当李先生接过卖书所得的人民币3元钱时,我就因眼前看到的4个字“(内部发行)”而激动不已。甚么是内部发行,就是你够限制级别才能看,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没有资格看,这是当年施行的文化专制主义。

李来源发现了甚么,恶狠狠的训斥收购站不该把这些毒素的东西流传出去,并转过身来对我教训一番:“这些都是西方没落,黄色反动的东西,现在批判,肃清流毒还来不及,你还要去看这些坏东西,你不可以再受毒。”

我答道:“我不读,怎么知道它们有毒呢?因为你读过了,才配作老师。我呢,读过了这些美术史上的东西,才能辨别甚么是封资修的东西的货色是怎样的穷凶极恶。”

在这些书里,我第一次认识了康定斯基、马克尔,青骑士、桥社等表现主义流派。在今天,他们仍高歌自由领导着我们前进,直到永远。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贺征苏整理)

来源:艺海潜行

阅读次数:3,1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