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6)

Share on Google+

第一章 管窥(四)

作为宾客混入素珍楼确实有风险。因为无论作何打扮,祁承武都不像主天城的富人,这他自己也清楚。他没有那种光亮红润的面色——满足,迷醉,自得其乐,似乎总有三分微醺。那是常年养尊处优、日夜寻欢作乐才能形成的怡然之态。是天城人才能拥有的神情。

——这个国家被称为景神殿。“神殿”是极少数大国才能享有的尊称:只有强大的国家才有底气建立自己的信仰、拥有自己的信徒,只有强大的君主才能自诩为神殿中的神灵。景神殿地域十分辽阔,西起独活山,东至白水,方圆数千里,几乎占据东海以西的整块大陆。它分为四个佑区,第一佑区称主天城,第二佑区称次天地,三、四佑区分别为赐福地与莽荒地。

主天城是整个神殿的核心所在。而今富丽的天城正处温暖明艳的春天。在这一年的早春,羽族、巳族业已降伏于景神殿,住地归入了神殿的佑区。衍林的羽人,广暮的巳人,无疑也成为虔诚的信徒。华叶的缭绫绢绸摆上天城的市面,罗绮的云霞里翻飞着镶金的鸟雀。玉案上盛的是衍林的果酒,色泽或如翡翠或如琥珀或如玛瑙。名门望族的少爷游猎,都要挑广暮的白额赤马,配巳人的雕花长弓。天城轻敏妖媚的艺伎,也大都是异域的舞姬。羽人和巳人无疑是景神的信徒了。众人都高兴,都欢喜。在这融融的春日,所有奢靡掺进新奇的异国元素,享乐自然更是别致。

作为第二佑区的平民,祁承武原本绝无可能踏足天城。然而他年少时就不愿苦命耕作,遂四下闯荡,当过游民、地痞、拳手与门客;最终发现自己擅长杀人。

刺杀成了他的职业。报酬丰厚,轻松快捷。他毫不手软,也从不多嘴。他杀过帮派的二把手,杀过暴发户,还杀过地方官。不过这次事情与以往不同,因为——

“……卢西弗尔·梅菲丽诺?这名字一看就是异域人。”“——其实就是南吕。这下你肯定听说过吧?那个青梓国的小少爷。”

因为他还没杀过这么小的孩子。十二岁的男孩能惹上什么事?落得这种下场。……不过他对其中缘由并不感兴趣,也不为这素未谋面的少年感到惋惜。他只觉得对方开价高得超乎他想象。

“毒药也有,利器也有,你还要什么暗器都尽管提。得手之后,如果能把尸体暗地处理掉,再加一倍价钱。”

祁承武沉思着,将头点了一点。“有一个问题。你说南吕身在天城,”他开口道,“——而我并不是天城人。时间这么紧,我弄不到进城的凭证。”

“这不打紧,你可知道我们主子是什么人?”来者笑了一声,在承武耳边轻声说了两个字,“——只要主子开了口,你想在天城住下都不是难事。”

这次的事情……当真与以往不同。他的雇主,以及他的目标,任意一方都捉摸不透。连手中这小瓷瓶也难以捉摸。这是雇主手下人送来的;无色,无味,但是剧毒。唇边沾一点,立马就会昏睡过去,然后在梦中一命呜呼。他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毒药。他原本不打算用毒;面对一个小孩用不着太多花样,只消待其独处之时,捂住嘴刺一刀就了事。但这不知名的药剂吸引了他。出于好奇,他把那药倒进了卢西弗尔的酒里。

……然而毒杀并没有成功。过了半个时辰,祁承武看见卢西弗尔又从隔间中走了出来。看来他并没有喝。用毒就是这点不好,太多的不确定性。还是找机会再动次手罢。……不过,会不会是毒药没起效?那也太令人失望了。或者药效发作并没那么快?——酒到底喝没喝,还是确认一下为好。三楼很安静;承武走上楼梯,四周并无他人。他张望了一番,推开了那隔间的门。

但是……但是这次事情与以往不同。他看见桌上有两个空杯。另一个银发的孩童伏在桌案上,毫无反应,像是睡着了。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2,9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