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一个字不写就是写下了一切——赞港人的“白纸抗争”

Share on Google+

2020-07-07

2020年6月30日晚上,港岛铜锣湾时代广场外一位少女手举一张白纸表示抗议。(Public Domain)

中共在香港强推的国家安全法已于 6月30日晚11时生效。香港政府宣称,呼喊“香港独立”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与持有写着这些字句的旗帜或标语,均可能以违反国安法的罪名逮捕。在当天的游行中,有示威者因展示或藏有“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子或标语被捕。

当晚,在港岛铜锣湾时代广场外有一位少女手举一张白纸表示抗议,引发关注和热议。有人问这位少女为什么举白纸。这位少女说,过去都会在现场举标语,通常都是到场后随便发随便拿那种,今天是国安法第一天,她不知道要举什么才不会犯法,所以就找了张白纸。

这就使人想起前苏联的一个政治笑话:红场上,有个人在发传单,警察到场把人逮捕,发现传单都只是白纸,上面一个字都没写。警察对那个人说:哼,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写什么!

这位少女举白纸,激发了大家的灵感,于是网友们发起白纸抗争。7月6日这一天,不少人在九龙观塘商场聚集,大家纷纷举起了白纸。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张没写字的白纸,代表了被禁止的口号。我们从白纸上,看到了“香港独立”,看到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看到了港人不屈不挠的抗争。在这里,一个字不写,就是写下了一切。

聪明的香港人,又创造出一种新的抗议方式,可圈可点。港府对此很头疼,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当局把“香港独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当作定罪的依据,这明显是以言论治罪。但当局若是拘泥于字句,那就注定毫无用处。我在《论言论自由》一文里写道:即使言论可以惩罚,其标准也无法确定。因为“人类的语言是那麽富于变化,奥妙无穷,躲过几个字的忌讳,避开几句话的障碍,人们照旧可以表达一切思想,不同的词句可以表达相同的意思,一样的词句可以造成不同的效果”。因此,这种做法“几乎完全不能起到禁止的作用”。眼下港人的“白纸抗争”就是一个漂亮的例证。当然,港府可以学北京,干脆用“寻衅滋事”一类罪名抓人,但是这么一来,那就把法治的外衣彻底撕破了,在当下的香港,当局恐怕还走不了那么远。

至于“香港独立”这句口号本身,记得去年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拉里·戴雅门(Larry Diamond)接受采访,谈到港独时说:本质上,我不反对独立,但政治上,那不是一个聪明的策略。戴雅门说:在目前这种政治格局下提港独,不但是不切实际,不可能实现,更是政治自杀,因为那只会把中共内部本来同情港人的开明派推向强硬派一边。我要补充的是,即便你想追求香港独立,那么在现阶段,你也应该首先追求真民主真自治。因为真民主真自治是实现独立的前提。如此说来,现在不再提“香港独立”的口号,应该是明智的、策略的。

来源:RFA

阅读次数:4,4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