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杨子立:美国国父们的功绩不容抹杀

Share on Google+

美国国父们的功绩不容抹杀

作者:杨建利 杨子立

七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这天,美国总统川普到雕刻着美国四位杰出总统头像的南达科他州拉什莫尔山,发表了纪念美国国父和弘扬美国精神的讲话。

川普的讲话当然是有所指的。在持续了一个多月的“黑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中,美国各地不断有先贤的雕像被粗暴拉倒,甚至推雕像运动还蔓延到欧洲,直到美国独立日这天,美国的推雕像运动还在继续。这些雕像除了哥伦布等新大陆的发现者,也包括了华盛顿、杰佛逊这些美国的国父。推倒雕像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些人曾经是奴隶主,曾经畜养过,或者说剥削过黑奴。在BLM运动带来的“破除一切歧视黑人历史”势头下,无论对美国和人类做过多大贡献的美国开国元勋,只要当过奴隶主,似乎都是践行种族歧视的恶人。

然而这种被华人反对者称为“破四旧”的推倒雕像运动带来的危险性还没有被美国民众普遍意识到。华人也有人将华盛顿等国父与苏联解体后列宁、斯大林的雕像被移除甚至我们未来将移除毛泽东在中国的雕像(如天安门城楼的毛像)相提并论。

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如果没有华盛顿率领殖民地人民的抗争,何来美国?假如华盛顿贪恋权力,霸占总统位置到死,美国又如何能够形成对最高当权者的任期限制?直到二百多年后的今天,俄国、中国等有文明传统的国家在把权力关进笼子方面仍然未能达到华盛顿领导美国时的境界。

杰佛逊是美国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正是宣言中“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为后来的奴隶解放铺平了道路。

实际上,美国的十位国父里,只有三位不是奴隶主。如果以奴隶主的身份打倒他们,美国的历史就必须全面改写,美国也就不再是今天的美国。

否认这些美国建国者们的历史功绩不但是不公平的,而且动摇了国本,使得国父们树立的“自由、平等、法治、宪政”等维持了美国政治文明的基本原则也连带受到侵害。尤其是不经过法律程序,靠一时人多势众强行毁坏公共建筑,开启了用暴力破坏法治的堕落之门。

华盛顿、杰佛逊所处的历史局限是真实的,他们拥有黑奴,在他们的那个时代并非道德败坏。因为当时的黑奴都是买来的,并非强虏自由黑人而来。而被卖的黑奴则是非洲部落战争的牺牲品,西班牙的奴隶贩子购买他们并没有使这些本来要杀掉或吃掉的俘虏处境更糟。 在18世纪的语境里,白人的女性也没有当成平等的人,独立宣言里的所谓“人人平等”实际原文是“所有男人被平等创造出来”,跟白人格格不入的黑人更是不会当成平等的人。假如华盛顿和杰佛逊因为畜养奴隶应该被打倒,那美国所有的先贤,包括没有畜养奴隶的亚当斯,也得因为歧视女性被打倒。

人类的文明是逐渐进步的,我们不能用今天的价值观去衡量二百多年前的政治家们的道德,何况我们是他们所创立的政治原则的受益者,并且今日众多的独裁国家还没有达到他们当年的政治水平。他们在真实的历史局限里做了当时做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其政治遗产奠定了未来政治文明发展的坚实基础,也为后人解除当时他们所受的历史局限——性别、种族、财产、信仰上的不平等——提供了最合情合理的工具。

然而,斯大林、毛泽东、萨达姆等专制极权统治者为维持其统治权力进行残酷压迫和屠杀,不是他们所处的历史局限所致,而是他们用以突破所有道德、伦理、文化、历史界限进行暴力夺权、实施暴政的超限战工具。这些独裁者们在人类文明早已把国民的生命幸福当作最重要的价值的情况下,却把人性中丑恶的一面发挥到极致,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人为造成大规模的生命损失。他们的政治遗产被大大小小的独裁者所继承,至今仍然在荼毒危害人类社会。

可以说,华盛顿和杰佛逊等人是带有历史局限性的伟人,而斯大林、毛泽东、萨达姆等暴君则是反人类的罪犯。这些暴君在其统治时期把自己的雕像、画像强行遍布全国以制造个人崇拜,当人民不再恐惧时就会推翻暴君,当然也会连带摧毁他们个人崇拜的象征。将这两类历史人物在历史进程坐标系里的位置相提并论,是糊涂而危险的“道德多元论”(moral pluralism)和“道德相等论”(moral equality),这些思潮任其发酵将会毁掉我们所知的政治文明。“道德多元论”和“道德相等论”不承认政治文明的先进与落后,把野蛮的暴力统治和文明的民主政治视为道德上不相上下的不同政治形态,把落后政治形态带来的大规模灾难和先进政治形态里存在的历史性局限相提并论,掉入这种道德陷阱只能阻碍人类的文明进步。

苏联时期的著名异议人士Sharansky在他的名著《为民主辩护》里讲,他在美国等自由国家经常碰到有人把美国人权问题与苏联的人权问题相提并论,他清楚告诉读者,这是不同层次上的问题。他告诫说,生活在自由社会里的人需要有认清两类问题在不同的本质层次上的“道德清醒”(moral clarity),不然,自由的力量会被折损,自由社会则会被销蚀。

中共的理论家也持同样的论调,说美国的自由民主和中国的一党独裁各有优缺点,很难说谁好谁坏。尽管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国的糟糕人权状况越来越有较为一致的认识,但是中共把其制造的人为灾难说成是为了美好理想进行探索而付出代价的说法,总能迷惑不少人的耳朵。

川普总统在拉什莫尔山的演讲固然有为了竞选而反对民主党理念的一面,但是其对山上四位伟大的美国总统的表彰,以及对他们所树立的美国精神的赞扬则是积极的,也是美国人民走出新冠病毒和内部纷扰带来的困境的希望所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次数:1,9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