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照亮世界的灯塔——刘晓波逝世三周年之祭

Share on Google+

2020-07-13

罗兰德·库纳牧师(右)在汤玛士教堂2017年举行刘晓波的追思礼拜。图/廖天琪提供

今天是刘晓波逝世三周年的日子,在人类史上,为争取自由、正义而牺牲的人并不少,中国近代和当代就不乏这样的仁人勇士,但是每念及刘晓波,依然有锥心之痛。

德国汤玛士教堂。图/作者提供

晓波从一个锋芒毕露而激进的知识份子,经过八九洗礼,逐渐进行蜕化嬗变成为一个成熟、理性而又智慧温和的民主斗士。他对中国社会的观察、分析,深入而透彻,他的批评尖锐却具有建设性。在任何自由的国度中,他都将成为国师级的智囊人物,他为民请愿呼吁的德行,会受到群众的感恩崇敬。这样的人恰恰就成了专制独裁政权最为忌讳恐惧的对象,他四次入狱,最后被判刑11年。2010年在狱中,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全世界人民心中的英雄”(这是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伊朗的律师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在2017年接受我的采访中说的),中共政权深知刘晓波的“威力”,不能让他活着走出监狱。三年前晓波在刑期中死于肝癌,世人都知道这是政治性的“非正常死亡”。如此逆天、反人性、反法治的行径,远超过纳粹。1935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国记者作家卡尔·冯·奥西茨基(Caro von Ossietzky)当时在纳粹狱中,1936年他在盖世太保监视下入院就医,诺贝尔委员会来到他的住处,给他授奖。相形之下,刘晓波这位得奖人只有一把象征性的“空椅子”,永远保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2007年,刘晓波尚拥有自由之身,他在“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的文章中说:“香港回归十年,对北京政权是荣耀,对港人却是悲哀……香港的繁荣来自港英政府留下的自由和法治,而回归后的香港,虽然‘一国两制’的架构依然运行,但北京政权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蚕食著香港的自由,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香港的新闻自由。在金钱收买和政治威慑的双重压力下,香港媒体的自律已经相当普遍。”刘晓波在文中感性地说:“作为仍然生活在独裁大陆的我, 为每年‘六四’忌日闪亮在香江畔的烛光而感动,更为自2003年以来的争取‘双普选’‘七一’大游行而振奋。在我眼中18年如一日的烛火,是东方明珠发出的最耀眼的光芒;因为点燃这不灭烛火的,是港人珍惜自由、维护正义和反抗暴政的良知。”

2017年举行刘晓波的追思礼拜。图/作者提供

读到晓波这段话,再看看今日香港在中国“港区国安法”的凌辱、压迫下的喘息呼喊, 令人扼腕。晓波如果有知,他会怎样的心疼、愤怒,他会发出怎样的壮言豪语来支持港人的抗暴,以怎样剑般锋利的语言刺向独裁政权。13年前晓波就说:“普通港人才是政治智慧和道义精神的富有者”,那么今天,他会说:“香港人, 你们是智者、勇者,继续你们捍卫自己权利和尊严的争抗,世界站在你们这一边,我也是你们最坚定的战友。”

中共政权最善用的手段就是抹杀消弭民族的“集体记忆”。只有这样,这个明年就满百年的共产老店,才能掩饰隐瞒自己犯下的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从土改、反右、大跃进、三年饥荒、文革、批林批孔、反精污到六四屠杀,中华民族白骨累累,刘晓波被虐死只是其中一粒沙子。但是刘晓波的精神、人格和智慧,却是一座永不熄灭的灯塔,纪念他,思考他那些洞察中国文化、社会弊病,有远视、有建言的文字,能给我们目下充满危机和迷茫的世界指出一条道路。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5,40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