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纪念活动侧记(下篇)

Share on Google+

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纪念活动中有来自南德和奥地利香港年轻人,他们以居德港人小组的名义给梅克尔总理和外交部长写信,请联邦政府暂停德国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以支持处于民主与威权主义冲突最前沿的香港人。图/田牧提供

在德港人呼吁德国政府暂停德国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

在教堂会议现场的香港年轻人,来自南德和奥地利,他们以居德港人小组的名义给梅克尔总理和外交部长写信,请联邦政府暂停德国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他们宣读了该信的主要申诉和要求:

“《国家安全法》第38条规定:‘本法(《移交逃犯协定》)应适用于非永久性居民从(香港)地区以外的犯罪……’这使主张香港民主或批评香港政府的非香港居民面临风险。香港政府可以要求引渡违反该法律的外国国民或海外香港人。凭借其广泛而含糊的规定,这些相关人员的言论可受到指控,在审讯期间遭受酷刑,以及面临无期徒刑。也可藉‘经济犯罪’的名义引渡政治犯。…引渡到香港实际上是引渡到中国…我们德国的香港人特别担心。由于我们享受德国的自由并公开表达意见,因此我们返回香港时可能面临刑事指控。我们要求德国政府中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中国共产党专制政权的扩张,威胁著世界各地的民主与自由。中共谋取经济利益最终将损害自由世界的利益和安全。我们呼吁德国政府采取明确的立场,发挥更强有力的领导作用,以支持处于民主与威权主义冲突最前沿的香港人。”

最后,年轻人感性地说:我哋真系好钟意香港 (We really really love Hong Kong)。

黄奕武。图/田牧提供

黄奕武:国安法彻底摧毁了香港的自由人权

香港众志组织,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前副召集人黄奕武以视频方式,参加会议,他表示:三年前的今天,我得知了刘晓波过世的消息,参加了中联办门口的悼念示威。今天,中共政权明目张胆单方面宣布的国安法,连“六四”纪念活动也开始禁止,以后在香港悼念英烈只怕会越来越难。

国安法下,“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被禁,连白纸也被禁,这两天民主派办的立法会初选也被威胁会犯颠覆国家罪。就连我现在在德国的纪念活动上讲话,也可能触犯勾结外国势力,最严重可判无期徒刑。警权无限大,没有人能监察,警察已经明文上得到犯罪的许可;委派法官,判刑标准中共说了算,国安法甚至凌驾基本法。香港签的七条国际公约视为不存在。香港的法治已经不存在。

香港要谢谢刘晓波那么多年来的付出,而最后,与香港很多已殁的抗争者一样,用自己生命最后的火光,让世界看到中国的邪恶,提醒世人,绝不要妥协。

刘晓波还戳破了人权的泡沫。2010年挪威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颁奖典礼上的空凳烙印在多少人的心中。但挪威也因为颁和平奖给刘晓波而被中国冷冻,直至2016年,双方签定了“关系正常化协议”后,双方的生意往来才恢复,但代价是挪威从此不能批评中国。挪威人以维护人权而自豪,但最后还是向中国低头。现在,挪威还想跟中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另一方面,欧盟9月打算与中国签定投资协议,其中的人权条款完全有名无实。中国敢违反中英联合声明,他就敢违反一切的人权条款。反正在签之前就已经违反了这么多年,签了又怎么会遵守呢?

过去二十余载,香港人用尽所有文明的方式抗争,直到去年“反送中”运动,示威者武力升级,其中绝大部份的武力是自卫,却被西方政治家批评为暴力抗争。面对邪恶的中共,西方国家自己都不得不低头。如果那么推崇和平沟通,那就应该创造一个和平抗沟通能够成功的环境。

我呼吁欧洲做两件事:

一、适逢武汉肺炎,各国要重振经济,那就更应该发掘中国以外的贸易伙伴,来减低对中国的依赖。

二、德国在这半年轮值欧盟理事会主席国,那就更不该与中国签定投资协议。直到中国人权问题解决为止。

张伟强。图/田牧提供

张伟强:与民为敌,与世为敌,必将崩塌

中国民运墨尔本联盟的秘书长张伟强说,参加《纪念刘晓波殉难三周年的国际连线活动》,有着非常的意义,晓波为自由被牢狱,为社会被囚笼,为民主被迫害,为真理而献身,他获得世界诺贝尔和平奖,必将永垂!

“我没有敌人”,只有公敌,是警世名言。

当今世界民主与专制的对决,已到了非常历史时期。西方的绥靖让中共专制有了深层恶化的土壤,金钱利益至上使民主国家淡化了对专制的戒心,使得中共利用世界工厂和廉价劳力,肆无忌惮地牺牲全民利益,掠取了赖以巩固和维系其专制统治的经济基础,获得更多与民主发达国家叫板的筹码。

目前中共以两手抓来维稳其统治。一是在国际社会推销“一带一路”,大肆金钱开路,贿赂他国,或者以货易为武器,恐吓对中国市场依存度较高的区域,借此达到更多的国际话语权。二是充实其强力国家机器,与民为敌,与世为敌。中共建政后,各种暴政运动把各阶层逼上悬崖,“六四”枪响,走到了与爱国学生为敌的境地。如今强推港安法,无视国际法律,背离国际准则,把港人乃至世界各国视为敌手。现在中共的囗舌“外交部” ,都把世界上任何反对中共的人和组织甚至国家地区,视为敌人,嚣张之极,狂妄之极!

可以想像,当一个政权与全社会为敌时,它已进入了诚惶诚恐,千疮百孔,腐败堕落,风雨飘摇,山崩溃塌的时候了。

刘晓波是一面民主旗帜,《零八宪章》是一部民主纲领,它所描绘的民主自由中国的愿景,是全体中国人及世界人民追求的目标。纪念晓波,继承他的遗志,坚守信念,实现民主中国,是我们所有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有识之士应尽的义务,也是全体中国人应该努力的方向。

全世界都充分认清了专制政权的本质,也是其溃败之时了!

全能神教会王艳霞。图/田牧提供

王艳霞:中共暴政是世界人民的公敌

王女士说:作为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能参加今天刘晓波先生逝世三周年的纪念活动,我感到非常有意义。刘晓波先生是著名的民主改革倡导者,他曾在天安门广场支持学生民主运动,呼吁为六四平反、为维权人士而奔走、并呼吁中国政府实行民主宪政改革。但中共将他的一系列正义之举视为眼中钉,为铲除异己,维护其独裁统治,将刘晓波先生抓捕,并扣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就是这样一位毕生追求民主自由的和平人士却被中共迫害致死,我们为此感到悲痛和惋惜,这是中共极权政府扼杀正义、残杀无辜的罪恶实证。

中共一直以暴力独裁治国,抓捕镇压异议人士,宗教信徒、迫害维吾尔族、藏族等少数民族,很多人仅仅因追求民主自由或坚持信仰,而惨死在中共的屠刀之下。作为因受迫害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我对此深有感受,全能神教会建立至今,被抓捕基督徒已有百万人次,169人因信仰被迫害致死,仅过去一年,至少1355人被判刑。中共不仅在国内实施独裁暴政,还将黑手伸向香港。7月1日,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将对其任何形式的批评都定为犯罪行为,香港人民的生命安全遭到严重威胁,香港的民主自由被彻底摧毁。这些事实足以让我们看清,中共就是抵挡神、残害人类的撒但政权,中共政权存在一天,暴力、血腥就会持续一天,世界和平就无法实现。

在此,我们呼吁所有向往正义的人都行动起来,反抗中共极权暴政,为受迫害的人发声,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共实施制裁,早日结束中共暴政。

王瑞琴:借鉴马格尼兹基法案,为晓波之死问责

前青海政协委员,《光传媒》董事长,现居美国的王瑞琴女士说:

很多大陆的人民都熟知刘晓波的名字和他的事蹟,体制内外有良知的人,也都向往民主和自由。3年前,晓波在沈阳医院垂危,我们通过丁家喜打听,能否前去探望他,但获知整个大楼都被封锁,不得其门而入。他的逝世是民族的悲哀,他的牺牲,如同光亮,透过黑暗,让人民反思,为何这个国家产生如此残酷,没有底线的政权。因而使更多人汇聚一起,走到民主的道路上。今日参加此会,让我想到,若要为晓波做点什么,那么就得行动起来。最近美国动用马格尼兹基法案(Magnitsky Act)来问责违反人权的官员,4名新疆现任或前任官员如党书记陈全国等受到制裁,他们被指责“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此举对大陆官员造成很大的震撼。我联想到,我们是否也应当问责迫害刘晓波的那些有关官员,不让他们隐身在体制内,以免他们继续做恶。

亚夏尔•亚力坤。图/田牧提供

亚夏尔•亚力坤:依里哈木•土赫提是维族的刘晓波,勿忘集中营的维族人

亚夏尔•亚力坤代表世维会主席多里坤•伊沙发言,他提出维吾尔人受到同样的伤害,没有自由。在乌鲁木齐,中国囚禁迫害著一位如同刘晓波一样的人,他就是温和理性的维吾尔学者依里哈木•土赫提,他为理想而身陷终生的囹圄。中共自己制定宪法和所谓的民族政策,依里哈木仅仅为了争取维吾尔人的权益,而遭此命运。今天在东突厥斯坦有三百万的维族人被囚禁在集中营里,只因他们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和习俗,但中国人民对此保持沉默,我们感到今天的东突厥斯坦会成为明天的香港。刘晓波逝世三年了,这期间我们见证了习政权的肆无忌惮,关押维族人,在港推行国安法,让世界看清它的真面目。然而世界上最为宝贵的就是“自由”,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一切被压迫的人能重获自由。

卢振民。图/田牧提供

卢振民:世界不能无视中共进行中的反人类罪行

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代表卢振民说:刘晓波先生生前一直倡导民主和捍卫人权,对中共独裁专政直言不讳,因此遭到中共的抓捕迫害,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殉道者,他的生命虽止于监狱,但我们不会忘记他所遭受的苦难,也会将这种誓死捍卫民主自由的精神继续传递下去。

中共残害仁人志士的恶行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控诉,但中共对人权和宗教的镇压却变本加厉,越来越多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宗教信徒与刘晓波先生一样为坚持正义而遭受打压迫害。去年底,家庭教会的王怡牧师就被中共同样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9年,一周前,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也因批评中共被逮捕;这样因言获罪的案例不胜枚举。宗教信徒的信仰空间也被挤压殆尽,即使是疫情期间,中共仍持续强拆教堂、取缔聚会点,抓捕讲道人和信徒,还以防疫为名大肆搜捕基督徒。近日备受关注的香港问题,中共强制推行国安法,生效首日就已经有数百香港人被捕,人人都活在自我审查、白色恐怖中,一国两制已名存实亡,香港的民主自由也已经沦陷。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西方社会还只停留在口头上的谴责,香港人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将沦为和中国大陆一样,彻底丧失人权和自由。

所以我们不能无视香港人民的未来,在此我们协会呼吁西方国家能够为香港的民主运动人士提供安全的避风港,我们也不能无视正在中国大陆遭受打压迫害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宗教信徒的处境,为他们发声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结束语

本次纪念活动,由于视频现场录制时间有限,许多刘晓波的友人没能排上时间发言,如魏千峰律师、李进进律师、作家巫一毛、莫之许、民主人士高健、梁友灿、陈维健等,深为遗憾,特此致歉。这次全球连线会议,库纳牧师和本文两个作者是为发起人,我们得到李恒青、胡平、唐元寯、王进忠、梁友灿、肖恒等同仁的友情协助,深表感谢。更有纽约“明镜电视”的支持和技术指导,才能完成,一并致谢。

肯彭市,是一座古城,有800多年的历史。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7月15日也是在这座城市的托马斯教堂,为他举行了悲壮而肃穆的追悼会。图为肯彭古城的城门。图/田牧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5,73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