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刘晓波逝世3周年全球连线纪念活动侧记(中篇)

Share on Google+

ZOOM网络会场。图/田牧

三位日本友人将晓波精神融入日本社会

长年支持中国民运的牧野圣修(Makino Seisu)是日本前经济产业副大臣,他今天在静冈的神社里,专门为刘晓波亡灵祈福,他强调刘晓波和友人胡平、王丹等提出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非常可贵,刘晓波这种精神将在日本长存。

日本人权财团理事北井大辅(Kitai Daisuke)怀念2010年12月10日奥斯陆诺奖颁发典礼前,许多人在一把小提琴上签名,这把提琴将为狱中的晓波演奏“茉莉花”,大家想等晓波出狱时,把琴送给他,但他2017年却离开人世。北井提出日本学者最近写了关于纳粹时期下的抗暴勇士,其中有迪德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牧师,而刘晓波1998年还在大连劳教所里,曾写过“狱中重读‘狱中书简’”,死于中共牢狱的晓波和死于纳粹集中营的朋霍费尔有许多共同之处。1939年还在美国的朋氏说:“我来美国实在是一个错误。假如此时不分担同胞的苦难,我将无权参加战后的重建”。八九民运时,在美国的晓波就匆忙赶回北京,奋身投入了时代的抗暴洪流中。两位“圣徒”真是一前一后,都殉道了。

牧野圣修。图/田牧

日本中央大学的及川淳子(Oikawa Junko)15年前到北京,认识了晓波,当晓波入狱,及川立刻将“零八宪章”翻译成日文,将晓波思想介绍给日本社会。及川女士新近在台湾也出版一本刘晓波的《11封信:关于刘晓波的至情书简》,这是她和刘燕子合作翻译的。

郑义:以圣经里圣徒保罗来纪念殉道的晓波

曾以小说《老井》在上世纪80年代一鸣惊人的作家郑义于六四之后,携同妻子北明去国多年,定居于华盛顿,笔耕不辍。郑义跟刘晓波是好友,二人之间有一段很深的感情,并继晓波之后,担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郑义引用圣经提摩太后书中,圣徒保罗的一段话来纪念殉道者的晓波—— “能当得起的人”:“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之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义审判的主, 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要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王军涛。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王军涛:刘晓波为中国的宪政运动提供了丰富智慧

六四民主运动的领军人王军涛也是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他说:

我与晓波共同经历了一些生死与共的关头,既有1989年剃刀边缘的考验,之后各自的命运也发生了异常的变化;我们经历了国家国运的生死轮回,整个社会发生了历史性的变迁。

与晓波相识是1989年,晓波为何从一个思想者变成一个行动者?从一个文学批评者狂徒,转为政治行动的见习者圣徒。这个转变,最早是在美国,晓波与胡平、陈军一起,讨论苏东国家的异议人士,一大批文学家与艺术家转到了反对运动中来,从那个时候,晓波应该是完成一次转变。回到中国后,他开始介入运动,我和王丹与阎明复(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统战部长)在学运领袖见面对话会上,相遇晓波。在当时的维宪会上,我们一直合作,后来又一起经历了后八九。

八九年以后,晓波深度思考,为什么八九年会失败? 1994年,我出国以后,晓波与我联系上,我们与子明先生、王丹、陈小平先生(明镜电视)一起,策划要让中国的反对运动重新起步。晓波是国内的领军人物与主要操盘手,负责策划了10次政策性发言。一直到他与王丹再次入狱,才结束了这一波的行动。

晓波出狱后,我们又开始了一些合作,包括《零八宪章》,我有很深的感触,我认为:晓波给了我们两个非常重要的启示:

第一、任何时候,都要秉承良知与良心,关于重大问题,要不吝发言,表达出我们的正确意见。一般人出于个人私欲、政治考量,或是担心安危,在一些问题上,没发出自己的声言。晓波不一样,他敢于发言,这是需要信念与勇气的,因为他一次次从不缺席地发言,使得他成为中国反对运动道义与信念的象征。我与晓波在实际操作中合作很多,包括2008年我决定重新返回到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上,我与晓波也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讨论 。

第二,晓波先生还有另外一种品质,人们现在很少谈到,就是关于行动者的能力,我觉得有两点:第一,晓波对时机的把握非常敏锐,包括《零八宪章》,以及八九运动期间,他推动四君子绝食,这些都是契合时机之举,有非常好的启示意义;还有就是他在实际行动中,一旦抓住机遇,即能准确地表达 。我相信,晓波准备舍身成仁,进入监狱,成为圣徒。他想通过一段特殊经历,成为道义上的丰碑与化身,他要为未来的中国反对运动和宪政运动,开辟一个新的机会空间。在与晓波合作中,我们很低调,他虽然在道义上有很强烈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对实际的政治操作,他十分灵活、具有非常广泛的理解,希望将来我们开始推动中国运动的时候,在这方面借鉴并发挥晓波先生的智慧。

林培瑞。图/田牧

林培瑞(Perry Link): 晓波的非暴力争抗理念是世界遗产

著名汉学家,原任教普林斯顿大学,现任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特级教授的林培瑞,说晓波一生丰富多彩,也历经坎坷,从一个淘气的孩子,成长为叛逆青年、精神领袖,最后作为阶下囚死去。晓波是世界级的智者,他的“非暴力争抗”理念是世界遗产。

林培瑞指出,晓波有三个特点:1.他不隐瞒自己的看法,年轻时就说毛泽东是世界级暴君,而欧美对这种暴君还颇客气。2.他对别人严厉,对自己更严厉。80年代末他刚写完《中国当代政治与中国知识份子》,才发稿给出版社,他就发觉该书有问题,立即补写了后记,将自己的基本论点推翻了。3.晓波跟文字有不解之缘,他在中学时,发觉自己有照相般的记忆,过目不忘,从此熟读中外文史哲学。包括哈维尔、甘地、马丁路德金恩的书籍,但是关于“非暴力争抗”,却是他自己的独创思想,不是复制品,因此,他是世界级的大师。晓波著述丰富,超过数十近百万字。

蔡楚。图/田牧

蔡楚:名撼帝都笔一支,自由风云涤英魂

诗人、作家、《民主中国》网刊主编蔡楚说:刘晓波先生为践行公民精神而殉难已经三周年。当此,中共流毒与病变演化出的党国霸权主义肆虐世界,自由世界被迫奋起还击,双方正处生死角逐之际。今天,我们追思刘晓波先生的目的,是继承他的精神遗产,以公民行动去继续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努力完成刘晓波先生未尽的目标,把中国推向自由民主宪政。

《民主中国》创刊于1990年4月。2006年10月,由于苏晓康先生退休,刘晓波先生、张祖桦先生和我共同接办了《民主中国》网刊,致力于积累公民力量,推倒专制铁墙,将中国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

在这14年中,刘晓波先生殉难,张祖桦先生遭到长期严密的监控、软禁,一批批中国大陆作者和《零八宪章》签署者被中共当局因言治罪,投入监狱,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是,中国的宪政活动仍然此起彼伏,绵延不绝。今年“六四”,《零八宪章》联署者发表了“第四十一批签名”,签名人数,从去年第四十批签名时,已超过一万四千人。

刘晓波一生做了三件大事:“六四”声援学生成为黑手; 创建和发展独立笔会,巩固和发展民主中国网刊;用以身殉道的方式来弘扬《零八宪章》。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270万个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死亡人数超过50万。我们今天悼亡,也应向50万无辜的亡灵鞠躬致哀,献上素净的小白花。估计死亡人数还会增加。建议大会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参众两院的两项议案,量化疫情对各国造成的损失,并要求中共进行赔偿。 同时,要求中共释放全部政治犯,还政于民。

名撼帝都笔一支,自由风云涤英魂。民间已无刘晓波,宪政尚有后来人。

徐友渔。图/田牧

徐友渔:“道德勇气”是晓波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遗产

著名公共知识份子、哲学学者、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的徐友渔,强调晓波最重要的精神遗产是:身体力行的道德勇气。他在2000年给廖亦武的信中提出哈维尔、甘地那种为真理牺牲自己的道义巨人,在共产中国经历了那么多年的悲剧之后,依然没有出现。晓波信中流露出来一种愿意以身饲虎的心境。而事实上,他的确做到了,他视死如归,为真理、民主献身,这种人格感召力量无比强大。

任畹町。图/撷自法广网站

任畹町:晓波思想引领中国的民主运动

七九、八九中国民运的前辈及领衔人士任畹町,是中国人权同盟创始人,现居巴黎。任畹町认为刘晓波之死是民主运动的巨大损失,晓波极具才华,思想深刻,文字优美,文风洒脱,正如王军涛所说,他是个行动家,能紧扣时机,适时应变。晓波的思想、言行引领了民主运动的大方向,我们沿着他路数和指引,坚持不懈,定会取得胜利。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5,62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