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我是一根稻草

Share on Google+

当我的血肉
成为盛宴席桌上
饕餮口中流淌糖汁的贡米时
有谁还记得
我这根被遗忘
在荒原上的一根稻草

黑夜裹着
弱不禁风的
枯黄的
折了腰的——稻草

在沉重的
坚硬的
如花岗岩的风中——漂浮

像断了线的风筝
不知飘向何处
曾经的家园
已成为梦断的远方
那有过的
红色岩浆般的激情后
残留的余温
也在一场炎热的
六月飞雪中悄然无声的——消失

消失的如雪落黄河——静静无声
无声像一个无处安放的——魂灵

一只飞向古老丹麦城堡墙上
陪同哈姆雷特王子的没有休止符的夜莺
在万籁俱寂的大地上为魂灵
引颈高颂屈原在风雨的的雷电颂
闪电的光亮中爱尔兰华莱士的一把利剑
发出地动山摇般的嘶吼——

在嘶吼的自由声中
我这根被久久遗忘的稻草
落在一只在黑夜里
奔跑了几千年的苍老的骆驼身上

2020年8月份11日于长春

阅读次数:1,8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