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69,重写)

Share on Google+

从两党联合到一党专政(一)

一说起苏维埃,人们总是把这个名词同布尔什维克党,同无产阶级政权联在一起,其实,在十月革命前后,它们是有区别的。

二月革命沙皇政府被推翻后,俄国出现了两个政权: 一个是“彼得格勒工人代表苏维埃”。“苏维埃”在俄语里是“委员会”的意思,因此,“彼得格勒工人代表苏维埃”实际上就是“彼得格勒工人代表委员会”。它是在1917年3月12日成立的。这个“苏维埃”当天晚上在彼得格勒塔夫利达宫成立时,它不但不属于布尔什维克,而且离布尔什维克还很远。“苏维埃”的主席是孟什维克党团的领导人齐赫泽;两名副主席,一个是社会革命党人克伦斯基,另一个是孟什维克斯可别列夫。执行委员会是“苏维埃”的常设机构,在它12人的成员中,只有两名布尔什维克。3月14日,10名士兵和水兵代表被选入执委会,他们中有两名是布尔什维克,因此,“工人代表苏维埃”从此改为“工兵代表苏维埃”。当时政权实际上掌握在苏维埃手中。苏维埃于3月13日发表《告彼得格勒和全国居民书》,号召全国人民团结在苏维埃周围,把管理国家的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苏维埃还着手建立地方政权机关,中央执委会也设立了一些专门委员会。应该说,苏维埃完全可以把政权独搅过来,但是,由于苏维埃中妥协派人物占多数,他们自愿把政权让出去,同意由国家杜马(议会)临时委员会建立临时政府。
这样,又出现了一个政府。

3月15日,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宣告成立。它是把持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执委会的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同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谈判妥协的结果。3月23日,临时政府内阁正式组成,总理兼内务部长李沃夫公爵是立宪民主党人。
这样就出现了奇特的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二月革命后,社会革命党、孟什维克、立宪民主党、十月党等政党在俄国政治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布尔什维克党虽然也参加了革命,但势单力薄,影响不大。

闻一先生在《十月革命》一书中对当时苏维埃中多党既联合又斗争的情况也有所叙述:

在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控制下的苏维埃遭到了列宁的猛烈抨击,他指责“这两个党把苏维埃变成清谈馆”。列宁认为,“工兵代表苏维埃,只有作为起义机关,只有作为革命政权机关,才是实实在在的。离开了这个任务,苏维埃就是无用的玩物,……”争夺苏维埃中的多数并最终使其成为布尔什维克掌控下的夺权机构,这成了列宁的当务之急。而当列宁的武装夺取政权成为布尔什维克全党的统一行动纲领时,1917年10月8日,对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执委会的改选就成了布尔什维克通过“苏维埃”夺取政权之路上关键和决定性的一步。这次改选的结果,在苏联时期的所有官方党史和国家史以及一切相关著作中,都没有提及,或是匆匆一笔带过。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对“苏维埃”执委会的这次改组竟然一字未提,只写了一句模棱两可、留有伏笔的话:“根据党中央委员会的指示,在彼得格勒苏维埃下面成立了革命军事委员会,它成了起义公开的司令部。”而彼得格勒苏维埃10月8日的改组之所以是关键和决定性的一步,是因为在这次改组后,一方面,苏维埃在实际上成了布尔什维克组织上、各种力量调配上准备发动武装起义的真正机构。改组后,托洛茨基取代了齐赫泽成了执委会主席,布尔什维克在委员中占了多数,从而成了“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在莫斯科的工兵苏维埃改选中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布尔什维克诺根取代孟什维克欣秋克成为主席。另一方面,尽管在苏维埃中,布尔什维克占了优势,但是作为列宁寄予最大夺权希望的各种力量的特殊组合依然存在,社会革命党人、孟什维克和无政府主义者仍然在苏维埃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在托洛茨基领导下的苏维埃全面准备武装起义的各项工作。除了加强在工人、士兵和水兵中的宣传鼓动外,托洛茨基建议在苏维埃下成立一个专门的组织来从事军事方面的准备工作,这就是军事革命委员会。10月25日,彼得格勒工兵代表苏维埃批准了军事革命委员会的成立,并规定其任务是保证起义的武器弹药和后勤的供应。当时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拉济米尔被选为军事革命委员会主席,……
革命军事委员会在11月3日选举出了一个局——一个主席团性质的执行机构,由五人组成,其中三人是布尔什维克: 波德沃伊斯基、安东诺夫—奥弗先科和萨多夫斯基,两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 拉济米尔和苏哈里科夫。

左派社会革命党是俄国小资产阶级(农民)政党——社会革命党的左派。该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形成。1917年二月革命后,该派反对同资产阶级合作,反对参加临时政府。七月事变后,该派发展迅速,并逐渐靠向布尔什维克党。

在布尔什维克党准备起义期间,左派社会革命党人也参加了这个行动。领导起义的彼得格勒苏维埃军事革命委员会中就有该派的代表。十月革命开始时,该派同布尔什维克一道投入到起义的行列中,成为布尔什维克党的盟友。

十月革命胜利后,该派继续同布尔什维克党保持合作。在11月8日召开的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该派在社会革命党团中是多数,有179名代表。当时社会革命党中央要求所有社会革命党人退出代表大会。在右派社会革命党人退场时,左派社会革命党人仍然留在会场,并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同布尔什维克一起投票。在大会选出的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占29名,仅次于布尔什维克。

当时,布尔什维克党准备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组成联合政府。在向代表大会提出新政府成员名单几小时前,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曾邀请三名最著名的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卡姆可夫、斯皮罗、卡列林参加会议,并建议他们参加新政府。可是,该派表示支持新政府,但拒绝参加新政府。这表明,在右派社会革命党人退出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他们担心同布尔什维克组成联合政府会导致社会革命党的彻底分裂。列宁对此表示“极为遗憾”。列宁说:“我们曾经建议,而且还在建议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同我们分掌政权。他们拒绝了我们的建议,可见并不是我们的过错。”

之后不久,由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掌控的全俄铁路工会总执委会提出建立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要求,得到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支持。在1917年11月16日举行的全俄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他们威胁说,如果布尔什维克不同其他社会主义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他们就退出军事革命委员会和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他们要求新闻出版自由,反对查封资产阶级报刊。但这些要求不可能为布尔什维克党所接受。于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人退出军事革命委员会。这就表明,左派社会革命党人虽然是布尔什维克的合作者,但是,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比较大,这就为以后的两党分裂埋下了伏笔。

布尔什维克党掌握政权后,仍然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保持密切的联系,寻求联合建立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因为左派社会革命党的主要社会基础是农民,而当时布尔什维克党在农民中的政治影还比较小,在俄国仅靠产业工人是不能建成社会主义的。布尔什维克党需要左派社会革命党的支持,从而赢得农民对苏维埃政权的支持和拥护,而左派社会革命党也需要同布尔什维克党合作。双方都有进一步联合的愿望。

1917年11月24日至12月8日,全俄农民代表苏维埃非常代表大会在彼得格勒举行。由右派社会革命人把持的第一届农民代表苏维埃执委会千方百计地阻挠大会召开。参加这次非常大会的代表共有330名,其中左派社会革命党人195名,布尔什维克37名,右派和中派社会革命党人65名。

会上,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反对布尔什维克党团要求列宁以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到会发言。他们认为,这样做将会预先决定政权问题。针对这一情况,列宁给出席大会的布尔什维克党团以明确指示:“我们坚决要求布尔什维克以最后通牒的形式要求代表大会就立即邀请若干政府代表的问题进行公开的表决。如果在全体会议上拒绝宣读和表决这一建议,布尔什维克党团应当全部退出会议,以示抗议。”但是,大会以多数票否决了布尔什维克党团的这一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列宁只好让步,以布尔什维克党团成员的身份在大会上发言。列宁在发言中呼吁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同布尔什维克结成“真诚的联盟”,批评他们过多地向右派社会革命党妥协。列宁还说:“而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必要条件,就是各先进国家的被剥削劳动农民同工人阶级即无产阶级结成完全的联盟。”

大会期间,布尔什维克党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在斯莫尔尼宫举行了多次秘密会议。经过激烈争论之后,双方达成妥协。左派社会革命党人承认成立布尔什维克政府是为了实现全俄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的纲领,并同意将农民代表苏维埃执委会同全俄中央执委会合并。这个方案被非常代表大会批准。11月28日,大会全体代表前往斯莫尔尼宫,参加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代表苏维埃非常代表大会和彼得格勒苏维埃的联席会议。会议承认“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以及“工人监督法令”,还通过了左派社会革命党提出的以平均使用土地原则为基础的决议。代表大会还委托主席团于12月9日举行全俄农民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全俄农民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右派社会革命党人抵挡不住布尔什维克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联合攻击,退出了大会。这次代表大会对于巩固苏维埃政权具有重大意义。两党朝着进一步联合的方向迈进。
这样一来,社会革命党彻底分裂。11月12日至22日,社会革命党举行第四次代表大会,左派社会革命党人被开除出党。后者于12月3日召开自己的代表大会,正式宣告左派社会革命党成立。这使得它同布尔什维克联合不再有什么顾虑。两党联合的时机成熟了。12月22日,布尔什维克同左派社会革命党组成联合政府,七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进入人民委员会,他们是: 司法人民委员施泰因贝格、邮电人民委员普罗相、农业人民委员柯列加也夫、国家财产部人民委员卡列林、地方自治部人民委员特鲁托夫斯基、不管部人民委员阿尔加索夫和米哈伊洛夫。对此,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说:“经验证明,我们使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结成紧密联盟是对的。我们深信,后者的真正代表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人。”

两党联盟建立后,列宁十分注意和盟友处理好关系,在许多问题上也能作出妥协。左派社会革命党十分重视农民问题,全俄中央执委会于是特别设立农民部,主席是该党的著名领袖斯皮里多诺娃;该党主张土地社会化,尽管布尔什维克不赞同这个主张,但通过法案时却投弃权票;在对待立宪会议问题上,左派社会革命党同布尔什维克保持相近的立场: 当布尔什维克退出立宪会议时,左派社会革命党也立即退出。所以,列宁在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志得意满地说:“我们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结成的联盟,是建筑在坚固的基础上的,这个联盟不是一天一天地在巩固,而是每时每刻地在巩固。最初我们在人民委员会内还担心派别斗争会妨碍工作,但根据两个月共事的经验,我们应该肯定地说,我们在大多数问题上都能作出意见一致的决定。”列宁肯定地说:“代表农民的真正愿望和真正利益的政党,是左派社会革命党。”

但是,两党在一些问题上还是有分歧和矛盾的。例如,在专政问题上,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反对红色恐怖政策,迫使人民委员会多次讨论司法人民委员部同契卡等专政机关的关系。1918年5月,左派社会革命党领袖斯皮里多诺娃和卡列林要求把农业人民委员部的领导权全部交给该党,布尔什维克只保留政治代表权。之所以提出这项要求,是因为自柯列加也夫退出农业人民委员部、一批布尔什维克党人进入农业人民委员部之后,他们感到越来越无法工作,受到排挤。列宁得知后十分重视,认为“所提问题应视为重大政治问题加以研究”,必须紧急、火速、无条件地提到俄共(布)中央。

随着形势的发展,两党的矛盾越来越大。主要表现在两个问题上: 一是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坚决反对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1918年3月,和约签订后,该党表示不满,示威性地退出人民委员会,两党联合政府不复存在,不过两党关系还没有破裂。二是布尔什维克过激的农村政策导致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极度不满。他们竭力反对剥夺富农和中农,反对成立贫农委员会。这些政策上的原则分歧和无法调和的矛盾最终导致两党分道扬镳。

闻一先生在《十月革命——阵痛与震荡》一书中对布尔什维克党和左派社会革命党的联盟与分裂亦有所阐述。现将此书其中的篇章《施泰因贝格和捷尔任斯基: 一场非常较量》节录述评如下:

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对十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政权表示支持,布尔什维克党也对左派社会革命党表示了合作的意愿。这种合作的基础显然是由于布尔什维克党在农村工作的薄弱和没有一个明确的土地纲领,而左派社会革命党在农村有广泛的影响并且提出了符合农民愿望的农民土地委托书。这也就是列宁以这种委托书来充当布尔什维克土地纲领的唯一原因。此外,出于政治的需要,列宁此时并不愿意在究竟是谁制订了土地法令这一问题上道个一清二白:“这里有人叫嚷,说这个法令和委托书是社会革命党人拟订的。就让它这样吧。谁拟定的不都是一样吗?”所以,这时列宁对左派社会革命党表示了某种宽容的态度:“即使农民还继续跟社会革命党人走,即使他们使这个党在立宪会议上获得多数,那时我们还是要说,就让它这样吧。”

尽管有了这种合作基础,列宁并没有最终认定布尔什维克非要按照这种土地法令和农民委托书来实施自己的在农村的革命目的。他说:“至于究竟是按照我们的方式,还是按照社会革命党人纲领所规定的方式,并不是实质问题。”列宁事实上在这里留下了伏笔: 布尔什维克党为按照自己的方式行动预留了基础。

左派社会革命党以党团的形式参加了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工作,其所从事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农民问题。左派社会革命党人承认苏维埃政权,但在建立什么样的政府问题上,却与布尔什维克有着很大的分歧。布尔什维克党坚决主张建立以城市工人阶级为主的、布尔什维克一党执政的政府,而左派社会革命党却主张建立农民占有重要地位的、所有社会主义政党的联合政府。为此,两党在1917年11月间进行了频繁的和激烈的讨论和协商。在最初的谈判中,布尔什维克的代表斯杰克洛夫对左派社会革命党的代表卡列林说:“我们的反对者希望我们分道扬镳,但是如果说布尔什维克和左派社会革命党在细小问题上有分歧的话,那他们在总体上是一致的。所以,我建议左派社会革命党的同志们投票赞成布尔什维克的决议。”卡列林表示同意,他说:“布尔什维克的决议是迈向协议的一步。所以我们投票赞成这一决议,但是我们保留修改某些问题的权利,例如有关农民代表的问题。”

在组建联合政府的问题上,双方的分歧则集中在一点: 是所有的权力(立法权和执行权)都归布尔什维克控制,还是立法权和执行权应该由两党分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坚持分掌,因为他们担心如果布尔什维克控制一切权力,将会导致它对权力的滥用。布尔什维克党的“少数反对派”也持相同的观点。面对党内少数派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质疑,列宁十分恼火,11月16日给少数派发出了最后通牒,认为组织联合政府是分无产阶级的权:“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既然代表千百万工人、士兵和农民,根据我们的纲领,把政权交给了我党的代表,那么,强迫我党放弃政权的任何企图都是对无产阶级事业的背叛。”11月17日,列宁对左派社会革命党“分权”的建议提出了严厉的指责:“我们曾经建议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参加政府,但是他们拒绝了。在政权问题上我们不愿意讲价钱,我们不愿意搞二次拍卖。”

尽管如此,布尔什维克党和左派社会革命党之间的“讲价钱”还是在12月进行了下去。两党协商的最终结果是,布尔什维克党作出了某种让步。12月22日,人民委员会作出了吸收七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加入政府的决议……

布尔什维克党的这种让步显然是不得已的,而且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除了司法人民委员部之外几乎都是非实质性的。然而,左派社会革命党人却在组建的职位上坚持对布尔什维克党行使权力的监督并且尽一切办法阻止它对权力的滥用。于是,司法人民委员部成了两党抗争的焦点所在。

列宁同志也搞“统一战线”。这个策略核心的内容不是平等合作,而是让对方接受自己的领导当跟班的。布尔什维克的秉性就是要永远领导一切,那怕对方也是信仰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政党,也得匍伏于它的脚下唯。赢者通吃,它就是这德性,你不服也得服!

(未完待续)

东欧政治笑话(3)

波兰副总理科齐奥列克当年在格但斯克电视台上说,1970年“悲惨的12月(工潮)事件中”死了41个人。可是到了第二天,格但斯克党报《海岸之声报》却报道死了28个人。于是工人们传开了,行啊,盖莱克(时任波兰统一工人党总书记)发明了起死回生的妙药了。

荀路 2020年8月2日

阅读次数:3,3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