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转世(2)

Share on Google+

2. 二神之死

凌晨三点的北京,浓雾从四面八方悄悄集聚,主要街道路灯的光线已连不成片,分散成相隔的光点。路灯稀疏的小街更显朦胧。疾驰而来的发动机轰鸣打破了阑珊沉寂,急转的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尖叫。奔驰G越野车拚命逃跑,三辆悍马从不同方向追赶堵截。如果有人在现场旁观,一眼就可看出奔驰G极度恐惧,慌不择路,见街就钻,难免要出事儿。果然,当一辆悍马从对面驶来,另一辆悍马在右边街道现身时,奔驰G猛打方向试图拐进左边路口,但即便方向盘打到了底,还是差了一个车身的宽度。车头轰然撞上街角仓库的水泥大墙。

奔驰G本应保得住驾驶者的性命,糟的是大肚腩的中年男人未系安全带,巨大惯性使他硬是从安全气囊和车顶间的缝隙中弹射出去,穿透碎裂的前窗玻璃,一头撞上了对面大墙,再摔到变了形的发动机罩上。

紧随的悍马老练得多,早有预料地提前闪避,正好停在奔驰G左边。另两个方向的车接连而至,把奔驰G夹在中间。最先冲出的精壮汉子揪起发动机罩上的中年男,使劲拍打他胡须浓密的脸颊,连喊「深喉是谁?」与那硕大的头颅相比,手中的重量显然太轻。待其他人打开额前灯,才看见那头颅只剩前面一半。脸皮软塌塌地下垂,后一半不知是整块被撞飞,还是碎成了浆渣。到这份上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了。

「傻逼!」精壮汉子懊恼地松开死者,一连串咒骂脱口而出,从死者的驾驶技术到不系安全带,句句不离傻逼二字。但是骂归骂,该干什么照干不误。六人配合默契,有人从现场挪开悍马车;有人监视不同的路口;有人头戴顶灯处理奔驰G。专门对付撞毁车辆的工具可以打开变形车门和后备箱,再不留痕迹地复原。跟钱财有关的一概不动,跟信息有关的——手机、电脑、本子、任何有字的,哪怕是商店发票、停车收据,一概拿走。

街上到处有摄像头,连小偷作案都得想着如何防范,这队悍马客却不在意也不回避。领头者只需把车载北斗导航的数据发到总部,其他的都由总部处理。即使在如此深夜,也有无形的手立刻动起来,精心抹掉刚刚追逐途中和出事现场的所有影像。

奔驰G的冲撞惊醒了睡在仓库的守夜人,先以为是地震接着想到了爆炸,醒过神后留了个心眼,没开灯摸到一扇临街的窗,看到下面街上,一辆汽车撞在仓库墙外。守夜人当即打了110报警电话,还报告说看到有人在出事的车周围活动。

110指挥中心反而把附近的巡逻警员支开,避免他们意外闯进现场。待悍马客结束了搜查,在浓雾中消失之后,才调派警车到现场。在电话报警和处置记录上,这段延误不留痕迹。现场勘察从死者的血液中测出了高酒精含量,顺理成章地归为每年数万起酒驾造成的车祸之一。

死者是位大牌艺术家,网名二神。有国际名声的中国艺术家一共没几个,二神是其中最火的。他善于利用网络推动行为艺术式的社会运动,在艺术圈外又是声名远播的公众人物。

中共前总书记上台后重返毛时代的高压政治,连总书记职位都效仿毛改称为主席。二神在那时出国避风,却一直避免抨击当局,保持着私下互动,所以当那位主席猝死后,急于改变形象的权力高层便把邀请二神回国作为向世界表现和解的信号之一。二神本来拥有上千万粉丝的微博号在他回国后被解禁,又吸到数百万新粉;他新注册的微信公众号和头条号短时间吸到的粉丝亦达千万。他用「二神」做ID,有人解释是他认为自己「装二」的本事出神入化;也有人解释他是为了表示谦虚不称大神,不管怎么样,他在中国的网红中绝对是老大。

二神是策划和造势的高手。以往做的寻找失踪儿童、反对歧视爱滋病、支持同性恋等活动,动辄吸引百万参与者。那些扶助弱者的活动提升形象,聚拢人气,有益无害。但是这次不一样。他从主席死后的中共变化中看到了一种可能——若能利用他的网红能量推动中国跨过专制与民主间的门槛,他在未来中国是不是可以扮演更大的角色?民主国家中当上总统的演员、作家、体育明星不少,行为艺术玩到那地步才是大成功!然而,他为实现这个目标所设计的网络活动——「猜想Z计划」,却是还没开始便让他惹上了杀身之祸。

照理说二神内心精明,颇晓利害,充分设计了自我保护——他没解释「猜想Z计划」中的「Z」代表什么,是用最后一个字母表示是最后的计划?还是「贼」的拼音字首?或是两种意思兼而有之?他会先发一个公开宣言,坚决拥护现任总书记宣称的「把权力关进笼子」,其中最重要的是防止权力窃国。然而就像人不能揪着自己头发离开地面,不能靠权力关自己,只能靠老百姓!老百姓别的没有,只有眼睛和嘴巴。「猜想Z计划」先号召网民一起进行想象,如果权力高层存在着一个准备窃国的「Z集团」,会用哪些手段窃取国家?把那些手段一一列出,形成具体的实施步骤——即是「Z计划」。二神的说法是,只要事先猜到了可能的窃国步骤,让公众都知道,阴谋便等于晒在了阳光下,十多亿双眼睛一起盯着,发现当权者哪一步与Z计划吻合了,十多亿张嘴就一起说,往下的步骤继续吻合Z计划,就不再是偶然,可以断定窃国阴谋正在进行中,往下所做都会是Z计划已经揭示的。一旦面临那种情况,窃国就不可能再继续进行。就像有摄像头的地方盗贼不敢作案一样,这种方式是老百姓防范窃国最有效又最便宜的方法。

二神把自己说成是义工,只是因为分散网民各自猜想引不起关注,达不成共识,不妨把各自的猜想发给他,他选出靠谱的内容在他的自媒体上转发,也放到他专开的网站「猜想Z计划」上,会立刻让千万人看到!也让被转发者成为小网红——可是比什么都有价值的奖励,一定能吸引众多网民热情参与。

表面上二神让网民畅所欲言,但是转发什么由他决定,话语权便是他的。其实他手里已有一份Z计划,只是要藉网民的嘴说出,按照他设计的顺序和节奏,网民所说的吻合,就用网民的嘴说,网民没说到的,便换个马甲自己说,最终抛出他手里那份Z计划,看上去却是对网民共同猜想的整理稿。冠以「猜想」之名可以免掉所有责任。二神将反复声明:「一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巧合只是偶然」。

仅仅做这些,二神还不至于丧命。网络再热闹也是一时,不久便会被新的热闹取代。然而二神不会完,他将把Z计划用漫画画成「路线图」,签名散发,粉丝要显摆,就得到处解释含义,变成病毒式的传播;他要拍一部讲解Z计划的卡通片,亲自演唱片中的调侃小调。以二神的影响和操作能力,让观众达到过亿不会稀奇……,只要他这个大网红不停手,就会有千万粉丝跟着他一直折腾下去。

还没完呢!二神将号召民众四处搜寻与Z计划吻合的现实迹象,记录取证发给他。他会派人调查,公布结果,利用事件制造社会热点。谁能反对这样的活动呢?在公众眼中,谁反对谁就明摆着属于Z集团。这个设计可谓天才,既迎合大众,政治正确,又难抓把柄。网民本来就热衷阴谋论,对窃国题目尤其敏感,中国十亿网民有十分之一参与,就和中共的党员人数匹敌。继二神从艺术家转型为社会活动家,这将是再次成功的转型。如果把权力关进「笼子」的钥匙在他手里,他不就有了与国家权力对等的地位?

二神没想到要付出的代价是生命。其实就晚了一步,只要「猜想Z计划」的活动正式开始了,再有针对他的任何动作,哪怕是因为他睡了人家老婆而被丈夫打伤,都会被舆论说成是Z集团所为,是被「猜想Z计划」戳中了要害的证明。以二神的知名度,国际社会将有广泛报导,国内可能掀起抗议风潮,那是正在力图表现开明的现当局所不愿的。二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在筹备阶段不向贴身助手外的任何人透露一丝口风,不吝金钱聘请美国公司负责他的网络安全。自以为万无一失的二神死到临头也没有明白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二神想当权力笼子掌门人的想法即使被人知道,一般也会视为疯子狂想,何至大动干戈?内情应该不在这里。「车祸」发生一小时内,二神的家、办公室、别墅、情人住处、网站、邮箱、博客……全遭搜查。他的家人、友人、助手、工作人员皆被监控,一些人受到秘密审问。凡是与猜想Z计划有关的文字、图像、视频,一律销毁,只留下唯一一套档案,存放在与网络彻底隔绝的保险库中。那保险库用高强度的合金整体打造,不掌握几重密码的配合,即使用炸药也无法打开。

与猜想Z计划有关的文件中,最受重视的是一份三页打印稿。上面有二神手写的「深喉:Z计划」几字。这次拿到了原件,以前潜入二神住所时拍到的图像文件,便被要求用专用软件——「永久性粉碎机」销毁。那软件号称世上没有任何技术能恢复被其粉碎的电子文件,曾悬赏全球的电脑高手打擂,的确无人成功。然而此时,那份被粉碎到不能再碎的「Z计划」碎屑——每片不是0就是1——却在几台使用了「永久性粉碎机」的平板电脑中,幽灵般地按照精密顺序排列,如无声爬行的细蛇,虽蜿蜒回转却轻车熟路,没有踌躇,也不遭遇阻挡,不被发觉地绕过平板电脑中装设的重重防护,一进入万千波涛排山倒海的互联网,便迅速腾起,直奔对它发出魔力召唤的神秘地方,未留任何痕迹,也未引起一丝警觉。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3,3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