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4

李克强(AFP)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除了胡春华,谁还有可能会是总理接班人?》已经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虽说笔者在二零一七年秋的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曾经和读者听众们讨论过李克强在未来二十大上连任第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以栗战书的全国人大委员长继任人身份,为谋求个人终身制的习近平陪跑五年的可能性。但是如今的形势下,笔者更倾向于相信,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李克强能够实现“平安降落” 或许已经是最好结局。在外界媒体普遍担心李克强成为习近平替罪羊之后,他李克强眼下的心态大概也已经只能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来形容了。持此分析的重要依据就是,自今年初新冠爆发并祸及整个世界以来,中共政权的执政合法性已经被严重质疑,习近平个人威望即使在中国大陆境内乃至中共政权内部也已被打大折扣的今天,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的李克强,不但没有陪同习近平一起被境外敌对势力“污名化”,反而还因为他就中共政权经济层面的困境“实话实说”而受到境外敌对势力的“赞美”。这绝对是犯了习近平的大忌!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从多个角度和层面分析了习近平对其手下百官大臣们的政治信任度,是与“境外敌对势力” 的批判力度成正比的。就是说,在中国大陆境外被 “污名化”的程度越高,在政治上就越受习近平的信任。比如《蔡奇因为被“污名化”而更受习近平信任》一文中就分析和介绍 了,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思维模式对习近平来说早已经是“铭刻在脑海里,融化在血液中”,“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的毛式“阶级斗争”思维,就是习近平“旗帜鲜明讲政治”的干部评判标准。而原本就因为是习近平多年前政治亲信的蔡奇被重用之后,靠的就是杀气腾腾地喊出为北京“清理低端人口”要“真刀真枪,刺刀见红”被外界彻底“污名化”,而顺利通过了习近平对他政治考核的“重要检验”,从而可能已经拿到了二十大上晋升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通行证。

而在《海外舆论成就李鸿忠害惨李源潮》一文里,则向听众和读者们分析了李鸿忠的“公众形象”极差是非官方的,或者说老百姓的看法,更是海外舆论界的看法。而海外舆论界因为李鸿忠的“夺笔事件”对他的千夫所指,万炮齐轰,恰恰是习近平所信奉的“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习近平眼里,凡是“政治上强”的干部,都会受到外部媒体的“打击和讽刺”。

七年多前,也就是李克强第一任总理任期不到半年的时候,习近平即已经杀气腾腾地训示过:“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立场上,坚持原则,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结果……。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讲干部要敢于担当,这就是一个重要检验。”

这段话当时虽然是在训诫全党高级干部,但首先警告的对象无疑是自李克强往下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和委员。

去年的中共政权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已经把他习近平的个人“功名”推到极致,“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阅兵刚完,对“盛极而衰”的深深担忧是他习近平下令在大阅兵第二天,就把对“祸起萧墙”的恐惧感公诸于世的直接内因。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查阅一下,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去年10月2日的前五版全部是“国庆七十周年”内容。而次日,也就是去年10月3日的头版头条,刊登的是习近平去年1月5日发表的《对新进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的讲话》,内容中强调所谓“党建”的主旨就是要“防止祸起萧墙”。习近平在这份讲话中,自信 “我们党有8900多万名党员、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我看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然后又引用红楼梦抄检大观园一段里说的,“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

习近平在这份讲话中 “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之类的内容,貌似“杀气腾腾”,实则色厉内荏。

由习近平的这份讲话中可以见出,习近平虽然已经因为“亲自部署,亲自指挥”而被世人耻笑 ,不过《红楼梦》一书他确有可能是亲自读过。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去年下半年的文章《习近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党内不听话!》和《“党内不听话”让习近平梦到了“忽喇喇似大厦倾”》中都已经介绍和分析过,曾经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面奉承为“中国皇帝”,而按捺不住内心窃喜的习近平,虽然是因为得了毛泽东的真传而天不怕、地不怕,但也如当年的毛泽东一样:就怕党内不听话。

对毛泽东有样学样的习近平,也把两套线装本《红楼梦》分别摆放在马桶边和枕头边“把玩”,就是因为这《红楼梦》中的“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而每每从“就怕党内不听话”的恶梦中惊醒,都会有“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的强烈预感。

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李克强一再“不听话”的公开言论令习近平对此更加戒备是毫无疑问的。

与李克强甚至已经受到境外敌对势力的“赞美”形成显明对比的是,现如今的政治局常委层面里,至少已有三个人正在陪同习近平被境外敌对势力起劲地“污名化”,他们就是栗战书、韩正和汪洋。

《纽约时报》前日发表的《奢华豪宅、中共权贵的财富与香港的命运》一文详细揭露:中共领导层在香港的主要敞口之一是房地产。包括栗潜心在内,中共前四位高层领导人中的三位,有亲属近年在香港购买了奢华住宅,共计价值超过5100万美元。

香港——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三号领导人物的长女栗潜心在香港,悄悄打造出一种横跨这座城市金融精英和中国政治隐秘世界的生活。

根据在北京查到的企业记录,栗潜心现为建银国际董事长,该公司是中国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旗下的投行,该银行长期以来一直与中国高层官员的亲属做生意。栗潜心及其他共产党权贵与香港社会和金融体系密不可分,他们将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更紧密地与大陆联系了起来。通过建立盟友,将自己的资金投入香港房地产,中国的高层领导人已经将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牢牢捆绑在一起。栗战书的女儿和她的合伙人以及银行方面,都没有回应《纽约时报》多次发出的置评请求。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栗战书(左)。(法新社)

通过对提交给香港有关部门的公司和财产文件所做的评估发现,与中共精英的许多其他成员一样,她也积累了大量财富。栗潜心还在利用一个深受世界精英欢迎的避税天堂。

2019年4月,栗潜心罕见地公开露面,参加了一场现在看来预示着香港当前命运的活动。一段活动的宣传视频显示,她与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一起,在一个由政府支持的促进香港国家安全的展览开幕式上鼓掌。其他特别嘉宾包括,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副司令和大陆驻港最高机构联络办公室主任。

纽时文章特别提醒说:随着中国共产党在管理香港方面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北京高层在政治和个人方面都有着既得利益。栗潜心的父亲栗战书负责新的港区国家安全法的迅速通过,这部法律为中国共产党压制异见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新武器。

纽时的文章还揭露:香港物业记录显示,早在1991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就开始在香港购买房地产。香港产业和公司记录显示,她的女儿张燕南拥有浅水湾的一座别墅,于2009年以1930万美元购得。此外,张燕南还拥有至少五间公寓。

据香港物业记录显示,前德意志银行高管、中共第四号人物汪洋的女儿汪溪沙于2010年在香港购买了一处200万美元的住宅。

而就在这份揭露习近平、栗战书和汪洋均有亲属和子女在香港购置豪宅的报道之前,美国国会共和党发布了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议对践踏人权的中国共产党高官实施制裁,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汪洋。

发布该报告书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由共和党内150名众议员组成,是众议院内规模最大的党团(caucus)。报告书针对美国的主要威胁提供分析,并且提供具体应对建议。报告书将中国视为主要对手,建议政府对中国采取严厉制裁,且声称是“国会有史以来提出的最强硬制裁方案”。报告书列出一张中国共产党组织结构图,并且在其认为美国应当制裁的部门或人物旁画上红叉。图中,建议制裁对象包括:中国政治局常委汪洋、韩正;政协副主席夏宝龙;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报告书建议制裁的政府部门则包括:中共中央统战部,及其辖下的海外联络局、台湾工作办公室、香港工作办公室、国家宗教事务局。

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被美国白宫正式对外宣布为制裁对象的中共高官还只局限于副国级,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新疆自治区委书记陈全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以及习近平和中共当局在香港的首席代理人林郑月娥,但绝不排除有新的制裁名单出笼,把正国级高官也包括进去的可能。最可能的当属韩正,因为他是代表习近平从中央层面直管香港的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

这个习近平曾经担任组长的小组,今年刚刚才从“协调小组”升格为“领导小组”。而亲自兼任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仍然让韩正继续兼任这个小组的组长,足以见证他习近平对韩正的信任程度。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结尾已经提示过,李强能否成为总理接班人黑马,端看明年三月,李强是否会被“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如果不是,也不能证明胡春华接班李克强的未来已经是板上钉钉。至少也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让韩正接班总理职务后只干一届……。

而韩正是否因此而被习近平打破年龄限制的陈规,安排为李克强国务院总理接班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是我们下篇文章的分析内容。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