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杯酒释兵权”

Share on Google+

公元907年,唐朝走向末日,大一统王朝分崩离析,中国旋即进入了历时七十二年的“五代十国”时期。

大一统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是朕,是孤家,是天下一尊。

一国变十国后,天子林立,寡人众多,也就无所谓“一尊”了。都是天降之子,皇帝就不好再忽悠“君权神授”,装神弄鬼的空间就窄逼了。因此,总有枭雄贼心不死,伺机而动,觊觎随心所欲的一尊龙位。

机会来了,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存在。后周国中央禁军总司令赵匡胤就是有准备之人。

公元960年,传北方夷蛮进犯,皇帝年幼,太后不知所措,于是只好授全国兵权与赵匡胤。赵不仅文韬武略,而且特别义气,与十位兵帅统领结为生死兄弟。行至河南封丘陈桥镇,一众兄弟将皇袍套在赵匡胤身上,他就兵不血刃地“被当了皇帝”。

身着皇袍的赵匡胤班师国都,在亮晃晃的刀叉剑戟面前,幼帝、太后和文武百官吓得尿了一地,只有脱下皇袍,臣服新帝的份了。

在中国的体制下,皇帝是一个高危职业,强主还可以弹压天下,弱主就保不齐哪天皇位不保,丢了性命。

赵匡胤在反思唐朝由盛而衰,继而覆亡的缘由时,一眼看到了本质:蕃权坐大,皇权分流,动摇了大一统的根基。冥思苦想后,于是就有了著名的“杯酒释兵权”。

一日,赵匡胤置酒宴请一众打天下的铁哥们。酒过三巡,开始谈理想、谈人生了。他真切地说: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我们一起打天下、坐天下,不外是为了府邸大一些,田亩多一些,金银珠宝堆山,妻妾美女如云,子孙绕膝,后人平安。兄弟们,是这个理吧?

一众兄弟连连称是,但一头雾水,不知老大卖的是什么药。

各位对现在的生活都还满意吧?还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说,我们都是好兄弟啊。赵匡胤情真意切地说。

托老大的福,我们都过得很好,什么都不缺,只想紧跟老大再创辉煌。一众兄弟忙不迭地大表忠心。

赵匡胤收起笑容,严肃地说道:哎,不瞒兄弟们说,皇帝这活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不说,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都有脑袋搬家的危险。但我们是亲兄弟,我又是你们的老大,只有我替你们干这种脏活,才能保证各位兄弟岁月静好。

谁他妈的敢对老大不敬,我们就立即做了他。一众兄弟怒发冲冠,以手抚剑,齐刷刷地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兄弟们,我丝毫不怀疑各位,我们的情谊是经过血与火的考验的。赵匡胤停顿了一会,场面一片寂静。他接着说:当初在陈桥,各位兄弟把皇袍套在我身上,把我推到了今天的位子。但保不齐哪天各位的手下也把皇袍套在各位身上,那还不天下大乱?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原来赵匡胤摆的是一道鸿门宴。

赵匡胤用犀利的目光扫了一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老大,我们知道怎么做了。祝老大,不,祝皇上万福金安,万寿无疆!一众兄弟旋即跪倒在地,从此由兄弟关系,调整到了君臣关系。

宴罢,后周国宣布终结,大宋王朝横空出世。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5,0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