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二十大上势必要为习近平的个人独裁“正名“

Share on Google+

2020-08-28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是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全国政法干部教育整顿动员会上传达的习近平最新指示。英国《金融时报》日前进出的报道文章据此认为,习近平对不忠诚的中共法纪官员清理力道加大,为他恢复毛泽东设立的中共”党主席”头衔并在第二个任期后继续掌权创造了条件。

《金融时报》的文章作者认为:毛泽东1941年发起的”延安整风”运动,是中共党史上第一次大清洗,毛泽东推动净化意识形态,使他得以清除政治对手,巩固控制权,并在1945年被正式任命为党主席,这个头衔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使用过了。

《炎黄春秋》杂志曾经刊登过《我所了解的三次整风运动》一文,文中被采访的李洪林先生回顾说:延安整风是从1942年开始直到1945年才结束的一场政治运动。当时中共还没有夺得全国政权,可以叫做‘运动治党’。这是毛泽东为夺得全党最高权力而精心策划的一次党内战略决战,最后以他大获全胜而结束。“

习近平上台之后被重新审定过的中共官方对“延安整风“的评价内容之一是:“第一,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认识上毛泽东个人意识与全党意识相统一;第二,实现了毛泽东全党领袖地位与毛泽东思想指导地位相统一。“

由此已经不难见出,习近平为什么一再对全党推崇“延安整风“在中共党史上的重要地位。

今年的7月1日是中共建党98周年,中共央级党媒《求是》杂志刊登的习近平今年5月底的讲话内容中就重提过“延安整风”。而在此之前习近平喊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口号时,也曾强调过“延安整风“的”重要借鉴“作用。

北京的独立政治评论员吴强对境外记者发表评论说,习多年来的反贪污斗争最新阶段,可能会在2022年中共第20次全国党代表大会之前集中大权方面,发挥类似毛泽东当年”延安整风”的作用。这是为确立习近平对党的全面权威做准备,”我们不排除会进一步修改党章,或习近平将获得一个新的头衔,以进一步强调他在政治局常委中高于其他领导人的地位。”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维也纳大学中国政治学者李玲也认为:”(党中央主席)这个头衔将提供一个延长习近平任期的机制,因为过去一直没有为党主席设置任期限制。”

熟知中共党史的人士都知道,所谓“延安整风实现了毛泽东全党领袖地位与毛泽东思想指导地位相统一“的重要标志就是一九四五年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当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在此之前,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称谓先后曾为中央局书记、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中央执行委员会总书记、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央政治局主席等。

早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 ,笔者已经在本专栏有先后数篇文章论述习近平恢复党主席制的政治野心,认为相比于当年的邓小平,十九召开之前的习近平即已经实现了他全面复辟毛制的第一步,那就是令自己身边绝对没有一个政治能量相当于当年与邓小平并称“东、西太后”的陈云式的人物对他形成有力制衡。所以自习近平自封“党的领导核心”后,人们不由得就要拿他与毛泽东做比,强烈认为他有可能师法当年的毛泽东,回归党主席终身制。

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夜的2017年10月23日,笔者在本专栏刊登和播出了《为成就习近平个人专断恢复党主席制只是个时间问题!》一文,文章的结尾一段是:“无论是习近平宣讲的十九大政治报告还是马上就会公布的对党章内容的修订部分,最重要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习近平的个人独裁,也就是邓聿文文章中所说的‘一人领导时代’ ‘政策化’ 、‘法理化’、‘规章化’、‘制度化’。在此前提下,恢复党主席制只剩下一个时间问题了,快则就在十九大上修改的党章中一步到位,慢则再等五年,籍此将自己的两届总书记之后继续留任的行为也一并‘合法化’。“

巧合和是,就在笔者如上这篇文章刊登和播出的同一天,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刊登出《党主席取代总书记? 透析背后玄机》一文,说的是中共十九大引发外界关注,包括人事、体制、意识形态等诸多领域,均有繁多解读,其中关于中共组织架构会否有所变动,亦有不少猜测……。曾有政经观察人士称中共可能以十九大为契机,重新设立党主席,对目前中共中央的组织架构做出重要调整。那么假设这种调整确乎将出现,在中共的政治语境中,党主席和总书记有什么异同,背后又可能意味着什么呢?

目前中共最高领导人职务为总书记,全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根据中共党章,中共中央总书记“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简言之,党总书记职务的核心职能在于“召集”和“主持”,前者为召集决策机构,后者为主持办事机构,且中央书记处在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的领导下,体现中共的集体领导和权力的集中统一。

但是,多维的这篇分析文章特别强调说:还有一层含义不可忽视,中共通过在党章中对总书记的职权作明确规定,限制了最高领导人过分集权、专断情况出现的可能,在政治局和常委会的架构中,总书记并无最终决策权。

外界人士说起中共前领导人胡耀邦,大都只是知道他是赵紫阳之前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而对他胡耀邦先是中共中央主席,一九八二年中共十二大之后才被改称总书记的那段历史知之甚少,甚至完全没有了解。

今年5月中共人民网曾刊登《邓小平的四次“不愿当”》,一文,文中介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成为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1980年下半年,党内外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舆论,认为在打倒“四人帮”以后,华国锋犯了严重错误……,显然缺乏作为中共中央主席必要的政治能力和组织能力。同时,他也不胜任军委工作是显而易见的。如何处理这个尖锐问题,人们期待着党中央的决策。叶剑英和其他同志一致提议由邓小平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党内外也一致要求邓小平出任中共中央主席,甚至连一些外国领导人也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此种愿望。对此,邓小平婉言谢绝,并力排众议,推荐比较年轻的同志主持党中央的领导工作。他认为,在60多岁的人当中,胡耀邦政绩比较突出,所以提议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并对胡耀邦说要“当仁不让”。

从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中央政治局连续开了9次扩大会议,在第九次扩大会议上,胡耀邦还是表示:“几位老同志提名我担任党的主席,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不是什么谦虚,确实不够格。我也不同意……小平同志曾经说,要当仁不让。当仁不让我是同意的,但是,当不行就不上,也是正确的。”在最后一次就此问题交换意见时,邓小平用非常严肃的口吻对胡耀邦说:这是组织决定,党员必须服从!

于是,1981年6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耀邦接掌了党中央主席,邓小平接掌了中央军委主席……。

上个月,一位笔名“肉食者鄙 “的作者在网上发表《为什么共产党十二大取消了主席副主席,反而设置了一个总书记的职位?频繁的改名是出于什么考虑?》一文,说的是一九八二年召开的中共十二大取消党主席是为了避免再度出现毛式独裁者,强调总书记带领下的集体领导。毛泽东号称是马克思+秦始皇,拥有无人可比的权力。在多疑且残暴的毛面前,(那个时代的)中共高官无人不胆颤心惊,如履薄冰。故而毛死后,当时重新掌权的元老们达成共识,坚持集体领导避免终身独裁者。首先要做的,就是撤销打上毛式烙印的党主席职位,向外释放政治改革的信号。

当然了,邓小平设想的政改,主要为避免毛式终身独裁者的出现,而不是宪政民主。基于对毛的恐惧,元老们痛定思痛,对权力进行拆分,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由三个人担任,避免权力过于集中。但在六四事件中,总书记赵紫阳与军委主席邓小平决裂,国家主席杨尚昆支持邓小平出兵清场的决定,中共党政军高层产生对立。这让中共觉察到,如果代表党政军的三人因为分歧不能协同一致,会产生类似于西方国家的宪政危机,削弱共产党的至高权威。故而六四屠杀之后,中共高层再度将党政军权力集中于一人之手。

中共特色“三权分立”失败后,邓小平想出隔代指定领导核心的方法,来达成权力的和平转移。在邓的设想中,当下掌权的领导核心只能指定下下一代,而下一代领导人接受权力的条件,便是承认上一代指定的接班人。在这种设计中,各代领导人要被上一代核心和下一代接班人制约,无法做到一家独大。而在具体实践中,邓指定江泽民接班后,又选中胡锦涛为第四代领导核心。因为邓自身极高的权威,胡锦涛顺利接班,完成中共历史上首次和平权力转移。但这种隔代指定不是明确的制度,也没写入党章和法律,只是一种政治惯例。如果出现一个强横的政治强人,这些惯例便毫无用处。邓自身影响力随着时间消逝,其设计的隔代指定也终被废除(孙政才落马表明邓氏的失败)。在邓死后不过二十年,中共便迎来了自毛之后第二位终身独裁者。

六年前的2017年7月31日,笔者即已经在本专栏的《恢复党主席制也许是习近平十九大最想实现的目标》一文中分析了一九八二年的十二大召开过程中,邓小平和陈云都想限制党的表面上的一把手的权力,所以才把主席称谓改为总书记。这就是为什么 邓小平和陈云相继去世后,中共党内曾经出现恢复党主席制的呼声,虽然没有被当时已经大权在握的江泽民采纳,但如今的习近平要远比当年的江泽民更加利令智昏,借强调“核心”的机会,让自己的所有职务都变成“主席”称谓不是没有可能,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如果这还嫌不够的话,习近平为了彻底闲置李克强,可能会再成立一个“国家财经和计划委员会”,自己亲任该委员会主席。看官请注意,这里说的是“国家财经和计划委员会”,而不是“国务院财经和计划委员会”。

事实果然不出笔者所料,十九大召开之后,习近平为进一步完全其个人的独裁集权,不但通过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升格为中央财经委员会并任命自己为主任的办法把李克强彻底架空,而且还把原来的中央领导小组全部升格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和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并全都是任命自己为主任,彻底完成了“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习近平是领导一切的“体制架构。还需要完成的,看来就剩下如何从党内”法理“的角度为他习近平的党内个人独裁”正名“的最后一个步骤了。

早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年,笔者即在本专栏有文章断言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强行修改党章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现如今距中共二十大召开还有两年时间,笔者的断言是但凡他习近平能把如今已经实现的个人高度集权维持到二十大的召开,届时再改党章的可能性还是百分之百。至于二十大上出台的“新党章“中把总书记的个人权限增大与恢复党主席制的可能性孰大孰小,将是我们下篇文章的主要分析内容。

来源:RFA

阅读次数:6,3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