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中国会出现粮食危机吗?

Share on Google+

中国会出现粮食危机吗?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作出指示,强调要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切实培养节约习惯,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随后各地纷纷跟进,例如武汉推行“N-1”餐饮模式,10个人只能点9个人的菜,央视点名批评大胃王吃播,等等。全国人大法工委还表示要成立专班开展制止餐饮浪费行为立法工作。

今年下半年以来,某些食品(如猪肉、鸡蛋等)的价格持续上涨。这本身或许并不是一件值得担心的事:如果大家认为某些食品价格上涨只是暂时性或者季节性的波动,可能就会暂时少买一点,减少消费。可是有关部门的上述做法却传达了一个危险的信号,告诉人们粮食短缺有可能是长期的。有了粮食可能出现短缺的预期之后,人们不但不会减少食品消费,反而有可能会开始囤积食物,农民也可能会减少粮食出售。这样的话,哪怕粮食本来不短缺,现在也会出现短缺,市场上的食品价格也会进一步上涨。

有人问,那中国的粮食到底短缺吗?其实这个不是个关键问题。因为在饥荒研究方面的卓越贡献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玛蒂亚•森认为,食物拥有量的程度与饥荒的出现没有直接联系。有些地方发生饥荒的时候,其粮食产量并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饥荒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某些原因(如水灾等)导致人们囤积粮食。

这就像炒股一样: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股市要崩盘,那它就真会崩盘。挤兑银行也是一样道理:如果大家都怕银行取不出钱来,都去银行取钱,那银行就会真取不出钱来。这些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福岛核电站事故的时候,很多人抢盐并不是因为担心辐射,而是因为担心别人把盐抢光了自己没有盐吃。影响食品供应的因素不仅有生产和消费,还有人们对未来的信心和预期。1948年德国D记马克发行之前,市场上什么食品都买不到;D记马克刚一发行,各种食品就像变魔术般地出现了。这表明人们对D记马克充满信心。相反,如果人们没有信心,就会把食物都藏在家里不拿出来卖,市场上的食物就会更加短缺。

市场上粮食出现短缺之后,国家当然也会采取措施。像布尔什维克的征粮队那样去农村抢粮食,或者像纳粹一样把“囤积居奇”的犹太人拖出来枪毙,当然不太可能。最有可能的措施就是打击“恶意”囤粮和炒粮,限制食品价格。不过限价的结果往往是使食品更加短缺,人们不是把食品藏在家里不拿出来出售,就是偷偷拿到黑市上去高价出售,同时农民也不会愿意增加粮食生产。

黑市泛滥的一个结果,就是国家会失去税收能力:没有人在黑市上做生意还给国家交税的。国家收不上来税,就只好靠多印票子来维持政府运转。多印票子最终的结果,就是本币迅速贬值,变成废纸一张。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就在眼前。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想要干预市场的正常运作。查韦斯上台之后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货膨胀,就与价格管制脱不开干系。

当然,上述情况都不是必然会发生。但是这些事情是否会发生,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我们能够决定的,只是在情况发生之时怎样活下去。

万一饥荒真的发生,什么样的人能够活下去?《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在《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一书中写道:

“死神光临的往往是最老实的,那些从来不偷,不骗,不坑,遵纪守法,不背叛朋友的人。”

“老实,善良的人,告诉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听话的人——他们是第一批死的人。”

本文倒不是要教你坑蒙拐骗背叛朋友,不过,在灾难来临之际做一个“老实人”,只会增加你死掉的概率。

1941-1943年列宁格勒被德军包围的时候,老实人只能靠配给的面包勉强维持生命,小偷和骗子却如鱼得水。

上世纪90年代朝鲜大饥荒的时候,老实人响应国家号召一天只吃两顿饭,有些胆大妄为的家伙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黑市上做买卖大发横财。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发生大火,288名中小学生因为听从“让领导们先走”的指示而在火灾中丧生。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9.0级地震。地震引发了海啸。大川小学有74名儿童在海啸中身亡。这些孩子都是听老师的话乖乖地留在学校里避难的好孩子。只有那些不听话离开了学校的孩子活了下来。

2014年4月16日,载着425名高中生的韩国世越号客轮沉没。船上那些听话躲在客舱里的学生都在事故中身亡,只有那些不听话跑出来自救的学生活了下来。

今年年初武汉新冠疫情爆发的时候,有位患者特立独行跑到了拉萨,成为西藏自治区唯一一位新冠患者,享受了全自治区最好的医疗,然后痊愈出院了。

所以,在某些时候,不听话的人才能活下来,老实听话相信组织的人就像俄国女作家苔菲所写的那样,排着队走上了断头台。纳粹上台之后,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就是这样排着队走进毒气室的。

当然,有人说,要是发生事故了大家都不听指挥一窝蜂往门口跑,可能谁都跑不出去。笔者认为,在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尽量不要扎堆,别往人多的地方跑,避免发生拥挤踩踏事故。比如武汉新冠疫情刚刚爆发的那些日子,无数有点感冒发烧症状的武汉市民连夜去医院排队等待检查。笔者倒是认为,在这种时候,不是病得要死千万别去医院。

有人说,政府也不都是邪恶的。极权国家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民主国家的政府可是为人民服务的,发布的救灾指南也是长期经验的总结,在多数情况下也是能救命的。嗯,其实关键并不在于政府是不是邪恶,而在于面对极端情况,政府很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像今年的新冠疫情,民主国家也有很多应对不力的。这是因为面对极小概率的事件,谁也没有多少经验。要想活命,还是需要自己多学习多思考,不要放弃自己的独立判断。

再说粮食危机的问题,看到新闻之后,有些人开始响应号召,减少消费,节约粮食,有些人却开始囤积食物。哪种人更容易生存下来,这是显而易见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无论是发生粮食危机还是在某些特殊时期(比如因为疫情封城封路封小区的时候),即使政府真的能保证大家能吃上饭,可是如果你有什么特殊需要,政府就不一定能满足得了了。比如笔者为了控制血糖,不能吃粮食只能吃鱼肉蛋奶和蔬菜水果,这个需求政府就不一定能满足得了。笔者只能自己做好准备,多囤点肉罐头,才能保证自己在特殊时期也能吃上肉,不至于靠米面为生。

总之,灾难到来之时,能够生存下来的,是那些依靠自己,不依靠政府的人。家养动物只能依赖主人生存,一旦离开主人就完全没有生存能力。到了灾难时刻要想生存下来,就不能做家养动物,要做一只依靠自己的野生动物。1959-1961年中国大饥荒的时候,有些地方开始饿死人的时候,草根树皮还没有吃光,甚至连河里的鱼也还没有被捞光。人们之所以饿死,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于等待政府来发粮食,没有依靠自己生存的能力了。这是我们今天要引以为戒的。

来源:议报

阅读次数:4,1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