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政治谋杀搁浅了德俄海底油管

Share on Google+

俄国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j Nawalny)于8月20日在返回莫斯科的飞机上,突然昏迷。图/取自 Stern.de

俄国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j Nawalny)于8月20日在返回莫斯科的飞机上,突然昏迷。飞机紧急降落,将他送入就近的鄂木斯克(Omsk)医院救治。德国方面立即派出专机及医师飞赴当地,欲将他接到德国就医。俄方不肯,几经耽搁,在他家人强烈要求放行之下,两天后,德国医生让他进入人工昏迷状态,才被运送到柏林夏利特医院。现在两周昏迷状态过去,纳瓦尼已无生命危险,能开口说话了,至于能否恢复昔日健康,还是问号。
纳瓦尼一出事,人们就猜测是被下了毒,俄国和普京政权运用这种手段灭口,早已广为人知。近年来,普京金对政敌或异议人士,不论是记者、叛离份子、反对党,毁誉、断财、投毒、绑架、夺命,种种下流恐怖的法子都用转了。不过这次,他可能摊上大事了,西方,特别是欧盟国家反应激烈,不会只是批评指责了事,直接制裁的措施都有可能。

用化学毒剂来铲除异己

德国国防军实验室在纳瓦尼血液中,化验出一种专门攻击神经的剧毒诺维乔克(Nowitschok),这是俄罗斯专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之间,研发出来的化学毒剂,可以用于军事上,但却从来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过。纳瓦尼中了神经毒剂被证实后,各种愤怒的指责都焦距到普京那里,因为这种毒剂只有国家的最高阶层才了解,只有最高级的研究室和军方研究所才拥有。更有甚者,2018年3月4日发生在英国萨里斯伯瑞Salisbury一宗投毒谋杀案,原苏联的谍报人斯克里帕尔(Sergei Skipal)上校和从俄国来访的女儿尤莉雅 (Yulia)被人发现昏迷在公园长椅上,病情严重,经治疗查出即是中了诺维乔克神经毒。当时到现场去的救护人员也多被毒感染,其中一人甚至十分严重。这对父女后来治愈,但此事震惊世界。

斯克里帕尔服役苏联军中,干情报工作,他于九十年代也贩卖情报给英国,是双面间谍。2004年被俄国逮捕判刑13年,通过双方人质交换,于2010年出狱,自此定居英国。最近十年,他妻子死于癌症,哥哥先他两年前去世,儿子于2017年离奇死去,原因不明。看来一旦被专制政权视为“叛徒”的人,不仅个人性命堪虞,家人也连坐了。

用放射性元素干掉“叛徒”

另外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利维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他曾任职苏联克格勃(KGB)和安全局,担任反恐和反间的工作,他对俄国的情治部门和上层政治家,包括普京,曾提出批评指责,被当局开除甚至逮捕。他出逃至土耳其,后获英国政治庇护并入籍,从事记者工作。但是他的母国视他为叛国份子,且知道他手中掌握很多敏感的黑资料。2006年10月底,利维年科跟两名前克格勃的人士会面,也同一位意大利人一道用餐,谈话内容自然都是高级秘密敏感、涉及国家安全的议题。两日后他就发病,症状诡异,后来查出的确是中毒,他中的是一种叫钋(化学符号PO)的具有高度放射性的元素,这还是一百多年前居礼夫人夫妇所发现并定名的,钋只稀有地存在于铀矿中。利维年科病发后三周就去世了,状极凄惨,头发尽落,形容枯槁。据说这是人类史上最昂贵的毒药,价值三千万欧元。他的死引发了英国和俄国之间的外交战,英国查到一名俄国凶手,但俄方不肯引渡,双方以各自驱逐对方四名外交官结束这次投毒案。但是人们普遍能猜到幕后隐约的真凶是谁。

专制政权跑到国外暗杀“叛离”母国的同胞,这是违反人性,违反国际法的,而且使用的又是“化学武器”的手段,更是罪加一等。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于1993年签订,1997年生效,有130个国家签字,其中自然包括俄国、美国、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神经毒剂属于第一类化学物质,据维基显示,俄国已经于2017年8月销毁了全部的第一类化学物质。那么这次纳瓦尼中毒显示,要不是俄国当局说谎,并没有销毁这些化学毒物,就是这些毒品已经流入民间。但是这么厉害的物质,普通人不会去碰,更别提拿它来杀人了,那么不是明摆着,谁是幕后的杀手?

制裁普京北溪油管可能夭折

用国际禁止的化学毒品来除掉本国的异议人士,这可不属于“内政”问题了。纳瓦尼事件在欧盟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是德国,朝野皆忿忿不平,指责俄国政府难逃其咎,必须给一个明确说法,怎能对反对派领袖下此毒手。媒体也铺天盖地报导事件的背景和细节,这不仅涉及到人权、道德和法治的问题,还有一个直接关系到经济民生的国际大项目,那就是德国和俄罗斯两国正在建造,接近完工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Nord Stream 2)的工程。德国的能源供应,十分依赖俄国。2011年北溪1号的管道就已经铺设成功并投入使用了。这2号的管道工程巨大,从俄国芬兰边境的维伯格(Wyborg)开始,沿着波罗的海三小国的外波罗地海,穿过海底,抵达德国靠波兰边境的葛莱夫斯瓦德市(Greifswald)总长度1222公里,是世界最长的海底管道。这个耗资74亿欧元的工程有5家西方大公司参与,却是百分之百俄国的股份。如今工程已经完成90%, 只剩最后大约200公里的收尾工作。美国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全力阻止干预此工程,认为一旦修好,就会把乌克兰的能源供应边缘化,因此在参众两院今年7月间通过川普签署的制裁方案——《国防授权法案》(NDAA),此法宣称将对所有参与修建管道的公司进行制裁,这是真正干涉他国内政的举动,也只有川普这种妄自尊大,凡事美国第一,不顾他人死活的总统才做得出来。

北溪二号油管工程。图/取自 Nordkurier.de

现在普京是千夫所指的“杀人嫌疑犯”,他虽然矢口否认自己跟纳瓦尼案有关,并且对德国反咬一口,但是条条线索通往莫斯科,要洗白是很难的。德国几个党派,如绿党 、自民党,但也包括执政党的政治家都认为应当制裁俄国,北溪2号必须下马收工,跟这样没有诚信,不受政治伦理规范的政治人物是不能合作的。梅克尔夫人原来的态度是,纳瓦尼事件要调查问责,却应该跟北溪工程的问题切割,亿万工程是德国能源供应的关键,怎能说停就停?但是现在社会上反对的声音愈来愈强,也许她有可能改变主意,然而下一步怎么办?梅克尔是谈判高手,也许她还有锦囊妙计。对俄国来说,此管道尤其重要,卖天然气和石油是他们国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德国这个大主顾不能失去啊。

刘晓波(1955年12月28日-2017年7月13日)。图/田牧提供

刘晓波之死谜底难解

从纳瓦尼被毒害,西方反应强烈这件事,笔者联想到3年前被中共虐死的刘晓波。晓波身体健壮,虽在狱中,但是有了诺贝尔奖的精神支持,他的心理绝对是乐观而阳光的,为何当局突然宣布他肝癌晚期,几个星期之后就死了?习政权不允许他出国治病,仅在他弥留之际让美国和德国医生前去看望了他。他死后被焚化,骨灰洒进大海,人间不留痕迹。相信他的病历档案不是已经被毁,就是当成最高国家机密保存在某处。刘晓波病重期间和死亡之后诸事,西方虽然也有同情的表示,却鲜有指责之声。死后一年,他的妻子刘霞也被允许出国来到柏林定居。这整件疑案被中共做得滴水不漏,让外人抓不到什么辫子。俄国、中国这两个共产难兄难弟,俄国已经不再提那些共产意识形态的东西了,而中共青出于蓝,虽不时祭出马列那老古董,但是挂羊头卖狗肉,说一套做一套的本领,老共炉火纯青。想来习近平看到普京如此狼狈,心里大约暗笑,还是咱中国人的软刀子厉害,哪像老俄子这般毛躁,碍眼的人还没杀掉,就惹得一身腥,不如来北京取经,让习大大手把手传授“借刀杀人”的妙计。

来源:民报

阅读次数:6,250
Pin It

关于 “廖天琪:政治谋杀搁浅了德俄海底油管”的一条评论:

  1. 长岛冰茶 2020/09/15 at 01:24 - Reply

    中共杀害刘晓波很简单,因为刘晓波入狱前曾经有过乙肝病史,中共只要在刘晓波所吃的牢饭中加入适当的加重乙肝病情的化学试剂或者加入适量的发霉花生粉就可以使刘晓波乙肝病情加重,调整剂量可能精确使死亡日期。因为花生玉米霉变生成黄曲霉菌,而黄曲霉菌很容易产生黄曲霉毒素,黄曲霉毒素是极毒性毒素,几微克便可致人死亡,这是科学界、医学界公认的机理常识。再加上刘晓波死后没有尸体解剖,也不允许留下骨灰-撒到海里,完全可以断定刘晓波是被中共蓄意投毒谋杀的。如果中共快速倒台,相信组成专家调查组一定会查明真相,刘晓波的死因将大白于天下。同时所有策划杀害刘晓波的中共高层罪犯以及具体执行者都将被绳之以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