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宗教之争还是生活方式之争──“九·一一”惨案随感录(之一)

Share on Google+

911a不少人认为,“九·一一”惨案是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恐怖份子对以基督教精神为主体的美国发动的“圣战”;美国的反击更使它成为宗教之争。笔者对此难以苟同。

从历史渊源上讲,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新教)是同源宗教,都起源于犹太教。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犹太教是长房长子、长孙;天主教和东正教为分家出去的次房长子的双胞胎后裔;伊斯兰教是次房次子一系;而新教(狭义的基督教)只是天主教的旁系。这些宗教在基本教义上的差别不是太大,实质分歧主要在宗教生活规则方面。无论如何,他们之间的差异,绝对没有它们与其它文明起源的宗教如佛教、印度教或道教的差异大,也没有其它不同源宗教如佛教和道教之间的差异大。因此,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在宗教上并不难找到共识,可调和与妥协之处更多。

就历史恩怨而言,新教徒除了在中世纪遭到罗马天主教的残酷迫害以外,与其它宗教并无太大纷争。伊斯兰教主要也只是和天主教及东正教有过宗教战争。阿、以冲突其实主要是民族冲突。宗教之争只不过是双方激进份子进行挑拨的幌子,连他们自己都未必真信。犹太教只是和天主教先后彼此迫害过。犹太人受以新教徒为主的纳粹德国迫害根本不属于宗教之争。因为,犹太族的新教徒比例也不低,并不因此有任何例外。在历史上,只有天主教和上述其它教派都有过大规模的宗教冲突。可美国从来不是天主教国家。

虽然美国是以新教徒为主的国家,但是宗教对政治的影响很小,其国内的基督教徒与伊斯兰教并不存在明显的宗教冲突。实际上,所有上述传统宗教在美国一直都能和睦相处,基本没有受到历史恩怨的影响,从来没有发生什么教派或教民之间的大纠纷。这正是美国生活方式的文明与优越之所在。最近几年,美国还领头出兵干预波黑和科索沃的“种族清洗”,主要保护的还是伊斯兰教民族。由此可见,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者对美国的憎恨,并不是基于与美国的任何宗教精神有冲突,而恰恰是美国生活方式对任何宗教包括伊斯兰教的可容纳性,使得伊斯兰教国家的生活方式也随之改变,以至超出了少数极端份子可以容忍的范围。这就是说,美国人对伊斯兰教徒越好,越能容忍他们的教义,美国的生活方式在伊斯兰世界越得人心,这些人反而会对美国越反感,越是恨得刻骨铭心。

对于这些道学先生而言,美国的生活方式就如同妓女泛滥。妓女越性情粗暴,他们越感到心安,甚至会对上门受辱的亲友表示幸灾乐祸;妓女待人越温文尔雅,越能得到其亲友的好感,他们反倒越感到寝食不安。既然越来越多的亲友都被妓女勾掉了魂,使他们感到众叛亲离,那么除了杀尽妓女和叛徒或自杀自残以外,道学先生们似乎也没有其它选择。他们的最高理想,大约也就是争取与这个腐败堕落、无可救药的妓女世界同归于尽。这恐怕也就是这类道学先生的“正义”之所在。国人中竟然有不少对这样的“正义”赞不绝口,难道是“以德治国”产生了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

来源:博讯文集

阅读次数:5,5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