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形成本文的总体共识:

1. 传统保守主义保守的是王权,与其相对是自由主义,主张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而当代保守主义则以自由民主社会制度为基石,与自由主义具有共同的价值基础。当代保守主义的对立面是进步自由主义。两者构成了民主社会的两大哲学和政治流派,且具有互补性,缺一不可。

2. 在一个民主与法制尚未实现的低社会福利和缺失公平正义的威权社会里,照搬一个现代欧美民主社会的政治哲学概念——保守主义,等同于在一个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的社会,来提倡“人类大同”,皆属乌托邦。当保守的客体并不存在之际,保守主义注定沦为空谈。于是就出现了引进基督教(而不是争取自由民主权利)来作为保守的客体这样一种天方夜谭。

3. 这种特色保守主义者,对内提倡顺应“主流价值”, 不惜争当智囊和国师;对外就美国的总统大选这样天高地远的议题尽心竭力地鼓动造势,不明是非地选边站,且对自由主义左派恶意攻击,其效果就是加剧与国内外自由派华人群体的对立与撕裂。

4. 特色保守主义者错误地将美国在特定社会条件下出现的一个政治怪物——特朗普这一极端右翼民粹主义者,视为世界文明社会的保守主义代表,对其顶礼膜拜,视特朗普为世界绝对正确的当今领袖,以迎合中华传统明君膜拜的心结。既无自由又无选票却崇拜特朗普之国人,实为世界民族之林中绽放的一束奇葩,更是当代国人的悲哀,中华知识界的悲哀!

来源:美国华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