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务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声明并谴责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暴行。图为家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庄中区大楼。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共调查报告”继续欺世盗名

近期以来,整个世界的民主同盟国家齐声谴责中国政府,一是对中共在新疆设“再教育营”,以高压政策迫害与监控维吾尔穆斯林族裔的人权与自由;二是谴责中共对香港实施《国安法》,严重破坏了香港原本的民主与法制环境,严重侵害了香港市民正常的自由与人权。

中国政府一方面同意联合国与德国派代表实地考察,一方面抛出“所谓的调查报告”,混淆视听、继续欺骗国际社会。10月20日,中新社发布新疆发展研究中心的《新疆少数民族劳动就业调查报告》。文章主要观点:

1、西方一些智库发表报告称,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现象,一些政客也大肆鼓噪“新疆强迫劳动论”。为此新疆发展研究中心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对新疆少数民族民众劳动就业状况进行了调查。

2、新疆南部地区的发展不能满足当地民众就业需求,当地富余

劳动力将目光投向了工资收入更高、工作条件更好、生活环境更佳的新疆北部城市和内地发达省市。

3、根据在北京、天津、武汉、南京、东莞、西安等地劳动就业状况调查,普遍认为少数民族民众外出劳动就业是自愿、自主和自由的,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强迫劳动”的词语或近似表述。

该文章结论是:少数民族民众外出就业之路,是必要与成功的。希望形成培训、就业、服务、维权“四位一体”的外出劳动就业工作模式。

少数民族民众希望政府组织劳动就业的愿望,在相关研究成果中也得到了证实。相关研究成果一致表明,政府组织引导非常必要。

世维会外交发言人迪里夏提置疑:

1、在中共极权专制统治下,人民早被奴化了,人人畏惧政府,谁敢说真话,只能按当局需求说话,替中共政府背书,若民众表达了真实想法,便会即刻失去自由,伊力哈木就是典型例子。中国坊间不是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么:“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是也不是!”

主张中道和解路线的新疆学者伊力哈木,遭中共判处无期徙刑。图/翻摄自2013年2月网路

2、掩盖中共的真实意图与目的。

中共假借“扶贫”名义,强制将维吾尔人胁迫去中国内地各省,填补汉人不愿干的强劳力工作,充当现代版的廉价劳力和奴工。既然是“扶贫”,为什么不在维吾尔当地,维族人的家乡安置就业与创业?却在维吾尔地区以解决住房、落户与高额退休金等去招募大批汉人入疆工作?

世人皆知,中国近年来建筑业不景气,大批农民工失业回流当地,内地的工作岗位,为什么不能安置这些人?却要从千里迢迢的维吾尔强迫维族人赴内地工作?而以优厚条件大批移民汉人入疆工作?

其意图与目的不言自明:一是把维吾尔族人充当廉价劳动力使用,二是强制继续实施汉化政策,大批维吾尔人与内地汉人互换异地工作与居住,通过潜移默化的民族分化与同化,灭绝维吾尔民族。

加拿大议会将维吾尔族危机称为“种族灭绝”

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务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已发表声明,谴责将中国政府针对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民实施的暴行,违反了《联合国种族灭绝公约》的规定,声明结论: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是实行中的种族灭绝。

该小组委员会经过五次会议,并在听取了七名亲历亲为证人的重要证词的基础上,根据多面事实归纳而成:

A、拘留和人身待遇。

尽管受到国际舆论批评,中国政府仍继续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拘留在“集中营”的营区内。据亲历者提供,大约有2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被拘留,其中包括男人,女人和13岁以下的儿童。“集中营”的环境恶劣,使被拘留者的心理、身体和性方面都受到虐待。政府禁止维吾尔民众说自己的语言或从事宗教活动。对违反规则的惩罚可能是迅速和暴力的,妇女和女童经常受到性虐待和其他形式的基于性别的暴力。营内强迫说普通话,赞美共产党和习近平。营区与外界完全隔绝,阻止关押者与亲友家人沟通。

加拿大国会外交和国际发展常务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声明并谴责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暴行。图为家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庄中区大楼。图/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B、强迫劳动。

据调查,从2018年开始,作为“减贫”倡议的一部分,在新疆和中国其他地区,集中营的被拘留者,开始被转移到不同类型的强制劳动中。这种针对维吾尔民族歧视性的强迫劳动,已融入许多大型国际公司的供应链中,并有助于生产在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出售的许多产品。

C、广泛的国家监视。

据调查,中国新疆地区完全沦为警察国家。中国政府的监视渗透到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迫害中,严密地监控新疆每一个角落,同时对所有手机实行严格监控,并采用了诸如闭路电视,人工智能,面部识别和生物识别数据之类的安全技术,来跟踪每一次移动和通讯。这些措施对维吾尔族的文化和宗教习俗产生了严重的寒蝉效应,实际起到了消除与打击维吾尔族文化和宗教的自由发展。

D、人口控制。

最令人不齿的是,据调查,中国政府正在对维吾尔妇女和女孩采取不人道的措施,以降低新疆维吾尔族人的出生率。这些措施包括:强制使用只能通过手术移置的宫内避孕器(IUD);根据政府文件,尽管新疆的少数民族,占中国总人口不到2%,但中国约有80%的新宫内节育器放置在新疆地区;还有强迫绝育和堕胎;更有强行注射一种未知物质,使女性被拘留者失去了经期。

结论

加拿大有责任帮助被迫害的维吾尔族人和其他东突厥穆斯林人,建立国际规范,其目的是确保国际社会防止种族灭绝、种族清洗等大规模暴行罪危害人类社会,保护可以施行多种形式,其中包括使用制裁。

加拿大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解决中国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东突厥穆斯林的侵略。正如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利·维塞尔(Elie Wiesel)所说:“面对邪恶,沉默最终会变成与邪恶本身的共谋。”小组委员会将尽早提交报告给加拿大政府,并附上建议。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表示:“我们感谢加拿大国际小组委员会的观点,指出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是种族灭绝,并建议加拿大政府提出应对这一危机的具体可行性行动。”并指出:“我们敦促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和加拿大政府通过并执行委员会的结论,并表明发生种族灭绝事件时加拿大绝不能袖手旁观。”

德国挺身而出引世界瞩目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德国与欧盟等民主国家,在民主人权价值观问题上,整齐划一发出了谴责之声。德国媒体甚至批评:“中美开战,梅克尔卷入其中”,为中国站队的德国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多里坤·艾沙在瑞士洛迦诺电影节上与媒体交谈,该电影节正在筹集资料,了解香港人维吾尔族遭受的迫害。

9月14日,欧盟轮值主席德国梅克尔总理、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视频方式会晤。会后披露:原本是商谈“投资总协定”,结果梅克尔总理直接提出了香港与维吾尔等人权问题,打脸习近平,习表示拒绝接受这样的“教师爷”指责。原定四小时的会议,结果两小时后草草收场。梅克尔与习近平闹得不高兴,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多里坤·艾沙在瑞士洛迦诺电影节上参加媒体讨论。

10月7日,根据德国之声报道:在本月初的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专责社会、人道和文化问题的第三委员会一般性辩论时,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代表盟友发表联合声明,深切关注港版国安法,唿吁北京维护香港自治、人权、自由,并尊重香港司法独立。声明也对中国在新疆设“再教育营”以及压制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族裔表示关注,指出“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族裔持续受到广泛而不合比例的监控,强迫劳动、强迫节育的报导越来越多”,敦促北京“容许独立观察员进入新疆进行直接、不受约束、有意义的访问”。

迪里夏提表示:维吾尔人能否摆脱中国有计划的种族灭绝,取决于国际社会能否采取强有力的同步行动,中国利用金援一些国家,已经成功地分化了国际社会。我们唿吁民主国家能共同采取有效行动,追责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民族推行的种族灭绝。

发言者为迪里夏提。

多里坤呼吁:我们感谢美国、加拿大、德国政府,为东突厥斯坦维吾尔民族遭遇中国政府种族灭绝,站出来谴责中国政府的暴行,支持与声援我们东突厥斯坦的正义事业,敦促更多的民主国家与国际组织站出来与我们一起,采取有力度而且有意义的措施,共同来谴责与阻止中共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政策。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

在 “田牧:加拿大议会针对“维吾尔问题”展示立场” 有 1 条评论
  1. 我在内地,我很难相信海外的猜测有多大客观性。一定程度上原因中共的不够透明。我见过很多新疆人,他们很多人做一些小买卖,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类似强迫劳动的事情。曾经有一段时间,新疆的小偷特别多,到处半偷半抢,警察一开始都不怎么敢管,这几年少多了。侧面说明国内对少数民族控制是双面,一方面会有更多的监视,另一方面出于维稳的需要,反而更宽松更照顾。我知道的例子,经常出于宗教的原因,有些藏民每年要去印度一段时间,藏民的电话被监控,另一方面这一行为没有被惩戒。之所以新疆一些人到内地工作,内地到新疆工作。我觉得真实原因可能是教育,维吾尔族教育程度普遍低,导致有些工作不能胜任,内地教育程度高,所以会到新疆填补一些岗位的短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