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治家邀请谢志伟大使的团队开座谈会

继三位议员跟人权组织一起站在中国驻柏林使馆前示威抗议,发表演说之后,10月19日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及人道救助委员的主席姬德·颜森(Gyde Jensen),连同其他跨党派的5名议员(包括执政的基民盟议员Michael Brand, 绿党议员Margarete Bause),向台湾驻德国代表处代表谢志伟发出邀请书,双方进行了一整天的会议座谈。除了谢志伟大使率代表处的5位负责人参会之外,更为特别的是还有台湾高阶层的官员,如外交部政务次长曾厚仁,陆委会副主任邱垂正,外交部国防委员会、立法委员罗致政, 以及台湾数位政务委员唐凤四位,在视频上直接参加会议。另外两名德方的议员也在视频上参与了讨论。现场有英、德文同声传译,会议开得有声有色。德国第二电视台(ZDF)在会前採访了谢志伟大使和人权委员会主席颜森女士,这也算是种突破,表示这种德台双方的交接,已经是公开的了,想想一向以来,德国政府官员连跟民间华裔人权人士见面,都不愿合影,怕惹恼中共,现在这种台湾政府代表和德国议员们的正式会面,也都无所顾忌,难怪中共使馆怒得口出恶言 。(请看文末附件)

谢志伟(左)和人道救助委员的主席姬德•颜森(Gyde Jensen)。图/台湾驻德代表处

台湾高层官员参与视频讨论

数十年来这是破天荒第一次德台双方高层次的直接对话,会议开了一整天。谢志伟大使在接受笔者採访时说,这反应出当下国际上的一些变化和态势。当天早上的会议一开头,主持人就请谢志伟做了20分钟的局势简报。谢大使强调当下中国对台湾的打压,自由民主政体受到威胁,台湾人民的主体意识受到外力的压制,局势堪忧。曾在欧洲任职数年的曾厚仁次长,对欧洲情况及欧中关系十分熟悉,他接着致词;邱垂正副主委对大陆台湾之间的紧张局势、经贸关系瞭如指掌,罗致政委员曾在美国留学工作,两位专家接着都发表了讲话,将台海当下的紧迫情势进行铺陈,其中也提到宗教自由的问题,这影射着中共对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的压迫。至于专家唐凤,则更是能将台湾数位化防疫、抗疫的情况做了深入的报导。一个被世界卫生组织排斥在外,拥有2300万人口,离中国大陆又近的国家,能够不惊不咋,不用强制性的铁腕手段,也能漂亮平稳地抗拒武汉病毒,施行数字化抗疫,但是一切都透明化,不侵犯人们的隐私权,这的确值得人们敬服和学习。

台湾的外交部官员曾厚仁,陆委会邱垂正,立委罗致政,行政院数位政务委员唐凤从视频上参加讨论会。图/台湾驻德代表处

「一中政策」窒碍难行,欧台互动仍有空间

双方在进行讨论和交流时,有一点是明确的,欧洲的「一中政策」已经到了窒碍难行应该改变,或至少调整的时刻了,在跟台湾的关系上,依然有提升的空间,如何应对中国想熄灭台湾这个亚洲民主的灯塔,欧洲国家应当跟美国一致来维护亚太、印太地区的和平及安全,毕竟世界四分之一的贸易是经由这里的水域。中国对台湾採取怎样的态度,其实很受欧盟对台湾的立场和作为的影响,如果欧盟一味遮掩退让,由着大陆欺负台湾,口惠而实不至,那么请看中国对香港和新疆的霸凌,就知道中国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下面就要这样来对付台湾了,世界各国应当有「危机意识」。谢大使提出来,中德之间一直有「人权对话」,其实台德之间也应该有一个多边的「危机对话」,及时地通过沟通交流,来舒缓危机。欧盟对香港的担忧和 採取的行动,也可能直接适用到台湾。台湾离欧洲并不远,台湾的局势变动,能起到牵一发而动全局的作用。会中德国议员说,跟台湾高层的官员进行对话非常重要,特别在此北京试图改变地区性现状的时间结上,台湾需要一切尊重人权和法治的国家的支持和团结。

跟青年学子探讨台湾

谢志伟大使总是风尘僕僕,经常在德语区的国家和地区演讲,即便在疫情期间也不例外,10月3日是两德统一以后定为国庆节的日子,这天谢大使受到萨克斯州的梅森圣萨福斯中学(Sächsisches Landesgymnasium Sankt Afra zu Meißen)的邀请,作为贵宾到校演讲。Meißen之于德国,就如景德镇于中国一般,是出产着名的Meißner瓷器的地方,这个学校有悠久的歷史,不久之前才庆祝过他们477年的校庆。谢大使给三百多名青年学子(都戴着口罩)介绍了台湾的歷史文化,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欲罢不能。时间还真赶得巧,谢大使演讲过后几天,由于新冠第二波扩散,各州政府规定,任何大型聚会都是禁止的,一般不可超过二十至五十人。

谢志伟大使(左1)应邀到歷史悠久的萨克森州府的中学演讲,图为演讲现场。图/台湾驻德代表处

西方媒体转向,赞台贬中

就在谢大使率团跟议员们座谈的头一天,德国有影响力的《星期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发表了记者Clemens Wergin的一篇有十分引人瞩目标题的文章——「台湾受威吓:欧洲需再思考一中政策」(Taiwan bedroht:Europa muss seine Ein-China-Politik überdenken),作者写道:「近来几週,北京数次以战争威胁台湾。如果这些威吓持续下去,那么在习近平主席採取冒险行动之前,就是欧洲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一中政策)导致了台湾孤立于世界,在新冠危机中,这格外显得荒谬。由于北京不许台湾加入世卫组织,并将台湾边缘化,而台湾在疫情中的表现,却堪称模范。」文章还赞扬台湾「几十年来,变成一个值得骄傲,生机勃勃的自由民主国家,值得我们跟他们团结。相形之下,北京在外交上日益凸显其侵略性,在习近平治下,对内更为专横压抑。在对外的宣传中,也愈加显出它在意识形态上,是自由民主社会的敌人。」能读到这样公正公平谈论中国、台湾和欧洲关系的文章,让人很振奋。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法兰克福匯报》就刊登了谢大使在议会里跟议员们合影的照片和文章,说中国气鼓鼓地发出抗议之声。瑞士《新苏黎世报》、《南德意志报》这些影响力大的媒体近些时来,常可见到类似的文章,对台湾的自由民主和抗疫成功大加赞赏,对穷凶极恶的中共嗤之以鼻。

国际情势在改变,世界舆论也警觉了,盼台湾民众明白「险中取胜」的道理,中共多行不义必自毙,只要台湾朝野团结自信,这座亚洲的自由民主灯塔将继续在黑暗之中,发出光明,直到旭日东昇之日。

附件:关于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接待所谓“臺湾代表”并与台地方官员连线交流的声明

图/撷自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网站

台湾《民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