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目标——北京奥运会

那天在审讯室邻室透过单面可见的玻璃观察小江西达三个小时,离开时克里斯对身边显出疲态的路易说:“找个什么借口,在适当时候把他放了。”

路易浑身一震,急切地轻轻问:“我们抓错了?难道他不是中国间谍?”

克里斯没有马上回答,等两人都坐进小车后,他才好象自言自语地说:“我们没有抓错,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间谍!”

说完克里斯靠着椅背,闭上眼睛,陷入沉思,路易不知道刚才三个小时中克里斯想到什么,见克里斯不再说话,也就不问。车向华盛顿驶去。

经过四年多的不屈不饶,克里斯决定还是自己先放弃。对于小江西,他从第一眼见到时的激动,随后看见那裤子上的尿迹后马上升起的鄙视,再到警觉,无奈,失望,痛恨等等,这四年中,几乎所有的感情都有过,只是今天站在那里三个小时里,克里斯心中第一次升起对小江西的尊重之情。

作为联邦调查局负责抓中国间谍的副局长,克里斯可能是接触中国间谍最多的美国人,特别是那些收集政治情报的间谍,克里斯接触最多的有三类:

一是那种为了政治和经济利益投靠挂靠国家安全部的红顶商人,其中大多数是腰缠万贯的太子党,他们在中国偷税走私,抢夺贩毒,欺压善良,无恶不做。为了到海外特别是美国设立公司,移民转移在中国贪污的财产,找到国家安全部作为靠山,这样的人估计在美国前后设立了好几千家公司。这些人实际上连情报这个英文字都不认识,但却在中国国内检查机关过问他们的公司、财产时,摆出一副“国家安全”,“绝对保密”的嘴脸。克里斯对这些人没有特别的恶意,事实上他们的存在无论从联邦调查局还是中央情报局的角度看,都是很必要的。中央情报局掌握着他们的恶行,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必象网络上编造的“化钱雇佣反华写手在互联网上散布反华言论”,他们只要适当时候旁敲侧击地揭露一两个腐败的太子党就足可以在中国人民中破坏中国政府的形象了。至于联邦调查局,那好几千个“中国国家安全部”公司的存在,不但可以让他们每年的反间谍经费不断增加,而且在出现什么乱子时,也可以找一两个替罪羊。想到这里,克里斯突然想到上次专门飞到加拿大审问中国最大的外逃商人赖昌星,当时外界都纷纷预测在狗急跳墙的情况下,赖昌星一定会揭露更加多国家安全部内幕的时候,克里斯苦笑了,那些鸡八商人买通中国安全部的腐败官员,无非是想鱼肉中国人民,搜刮民脂民膏,他们哪里知道国家安全是什么意思,更加不用说真正参与国家安全活动了。

第二类接触的中国间谍就是那些专家学者留学生了,他们为了获得一些经费而充当间谍,但都在联邦调查局掌握中,他们其实对美国完全无害。事实上,由于中美两国经常误会频生,中美两国都或多或少地希望对方有间谍潜伏在自己的国家。中国来的专家学者,以及一些在美国的华人学者,虽然不排除有些极端份子,但总体来说都是比较公正的,他们都会对自己在美国的耳闻目睹做一个公正的分析。这类人是克里斯重点掌握的,特别是在中美之间发生严重事件或者冲突时,这些人报回北京的情报往往直接影响中国政府制定决策,所以对于中美关系至关重要。联邦调查局对于这些人和北京的通信联系基本都掌握在手中,并且从他们报回北京的情报和分析就可以推测出北京对事件和冲突的大致反应。

另外一类就是包括使馆在内的公开情报收集人士。目前对于全世界各国,从报纸和互联网等政府公开的媒体信息里收集来的公开情报几乎四倍于秘密情报,联邦调查局当然不能忽视那些为中国政府收集和分析这类情报的中国间谍。实际上作为一个开放的政府,美国政府的机密已经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没有价值。就拿美国的对华政策来说,这个政策从尼克松总统开始就基本上具有连续性,虽然有波折,但很快又会恢复到正常。所以如果要想研究美国对华政策,只要把所有公开材料收集起来,仔细研究,基本上就可以掌握大体。可是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一样,对于秘密收集来的情报具有病态的偏爱,在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上,他们一般不相信从大量的公开材料中获得的事实,反而去相信那些间谍们搞到的莫须有的“秘密计划”。

这是最让克里斯头疼的,因为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在向北京秘密输送那些有时连美国人都不清楚的“秘密计划”、“秘密行动”,他原来以为小江西就是这样的间谍代表,可是——

小江西在克里斯手中达四年之久,看似没有条理,完全被联邦调查局控制住,随联邦调查局的要求一会坦白,一会拒绝,然而直到今天克里斯才发现,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他完全是有计划的一步一步牵着联邦调查局的鼻子走。四年中,他不但坦白自己的间谍身份,而且把这些年华盛顿指控的北京间谍行为都说成是自己参与指挥的,结果联邦调查局在自愿的情况下,花费大量经费去一一证实这些对华间谍指控和中国威胁论,最后几乎都被证实为流言蜚语。这个小江西以一己之力,为他的国家澄清了很多事实,而且同时也为联邦调查局上了一课,当然还毫不留情地教训了华盛顿的反华鹰派们。

克里斯想到这里,表情复杂的露出了笑容。这时,车子停在白宫旁边的行政大楼停车场,克里斯步入大楼。今天在这里召开由总统安全顾问亲自主持的会议,专题讨论北京奥运会相关的安全保卫措施。

十六人参加的国家安全扩大会议中只有克里斯是副职,他坐在联邦调查局局长旁边。这次会议是应中央情报局局长要求,部署两个月后在北京召开的2008年奥运会反恐保卫工作。克里斯听到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声音:

“这次奥运会和四年前雅典奥运会不同的是,中国人完全不听我们的规劝,他们决意要把这次奥运会搞成奥运历史上最大最辉煌也是最成功的奥运会。并且他们说自己有这个能力,绝对不允许外国势力介入帮忙。”

“他们对外国势力很敏感,哪怕是帮忙,他们也会拒绝的。”有人插话。

“我们国务院曾经交涉过多次,”主管副国务卿代表国务卿做出解释,“我们原意是希望他们象希腊政府那样,把2008年奥运会规模尽量缩小,可是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就恼羞成怒了,指责我们是干涉内政,目的是要阻止中国的和平崛起——”

“天啊,他们把奥运会作为中华民族和平崛起的象征吗?”一位官员大惊小怪地边笑边喊。

“不错,”中央情报局局长严肃地说,“中国人正是把这次奥运会作为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事件在办,也是作为中华民族和平崛起的标识在搞,所以当我们国务院无法说服他们缩小规模后,我们提出愿意全力配合他们的安全保卫工作——”

“结果呢?”有人不识趣地打断。

“结果这在中国人看来比干涉他们的内政还要严重,这是侵犯主权!我们又被他们无情地教训了一通。他们还讥讽我们的安全保卫的无能,他们说他们自己完全有能力搞好奥运会的安全保卫。”

“我相信中国人有这个能力保卫奥运会。”克里斯在得到局长的默许后,发言了。虽然他心里想到的是小江西李建国,但说出来的又是另外的理由。他说:“中国人有世界上最好的保安措施,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甚至可以在奥运期间把整个北京城清场。再说,恐怖份子真敢选择中国作为下手地点吗?我不这样认为。”

“我还没有说完,我不是说恐怖份子要在北京对我们下手。”看到级别比自己低许多的对手出来否定自己的意见,中央情报局局长表情冷漠地说,“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这次奥运会上有针对美国运动员和代表团的恐怖活动,但这恐怖活动并不是目前在我们打击范围内的那几个恐怖组织策划的。目前的情报目标指向和中国政府有关的一些共产党强硬份子,激进派别,军队等,组织这个反美活动的人很可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一批十几年前鼓吹对美国说‘不’的那一代。这些人目前在中国都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他们一边仇视美国,一边又认为只有挑起中美斗争,他们才有出头之日。哦,我的这些分析也是我们中央情报局最有为的间谍为我们分析出来的,因为他就是四十多岁的这一代中国人——”

克里斯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份情报又是中央情报局这些白痴为了增加情报经费,增加出差经费而乱七八糟地编造的东西。不过,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地位高过他太多,他忍着没有反驳,只是假装没有听懂的问:“难道中国政府没有发现这个阴谋吗?如果他们发现了,那应该可以很容易阻止的,毕竟在那个国家把人关起来不用担心受到律师的起诉,对不对?再说,如果他们没有掌握情况,我们也可以向他们提供这一情报,引起他们的注意呀!”

“这就是问题所在!”中央情报局局长激动地站了起来,“由于我们的情报来源极其可靠,我们不敢掉以轻心。但中国既不愿意缩小奥运会规模,又拒绝我们的安全队伍介入到奥运会的整个安全保卫中去,所以我们不得不冒着暴露情报来源的危险,把这一情报转弯抹角地通报给中国外交部。”

情报局长坐下来,翻了一下桌子上的案卷,假装平静地说:“让他们缩小奥运会规模,我们被中国人讥讽为干涉内政,嫉妒他们和平崛起;要求他们让我们介入奥运会安全保卫,他们又严词决绝,说我们侵略主权;现在我们好心告诉他们奥运会可能会成为恐怖活动的目标,结果,唉,他们的官员没有抽我们官员的耳光已经算万幸了。他们吼叫,这是阴谋,这是阴谋!是为了阻止中国办好奥运的阴谋,是为了出事后把所有责任推给中国的阴谋——”

“天啊,他们这样!我看,我们干脆以安全为理由,不去参加奥运会算了。”

“你疯了!”总统安全顾问还是第一次插话,不过语气就一点不轻,“你让美国人抵制中国人第一次举办的奥运会?你一定是疯了,那样中国人至少会在一个世纪里把美国人当成头号仇敌。”

克里斯想笑,他觉得国家安全顾问说得虽然夸张点,但却没有错。

中央情报局局长又说话了:“虽然我们对自己的情报来源有信心,但我们也不能因为一两份情报而去抵制中国举办的奥运会。奥运会一定要参加,安全保卫一定要加强,因为中国人不让我们介入,所以我们今天的会议就是研究如何秘密保卫参加奥运会的美国代表队!”

秘密保卫奥运会!克里斯这才理解这次会议的目的,也知道了为什么只有自己这个副职被特邀参加这个高层会议。原来由总统举办的白宫安全会议已经决定,在尽量争取中国政府多给一些名额允许美国安全人员进入中国的同时,由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联合起来,采取秘密方式,把大量情报人员和反恐反间人员派遣进入中国,随机应变,保卫美国代表队以及整个奥运会。这样的派遣可以以安全人员休假、旅游、参加奥运会为理由,中央情报局还特别强调,可以发动一些和美国这两个单位有关系的华人华侨以探亲访友的名义回到中国去。

克里斯想,在这种情况下,这确实是最不错的计划。这些人员虽然不能带枪和设备,但是他们如果都四散在北京特别是奥运村附近的话,以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训练,无疑是非常有用的。克里斯想,自己手下至少可以有一百位这样的特工愿意“放假”到北京去“观光游览”。当然,大卫田一定要去,这人好象对中国没有什么感情,从来不曾听他说想回中国去看一看。

这时由联邦调查局局长通报最近在美国出现的恐怖活动情况,其中他提到亚特兰大疾病防治中心的致命传染病实验室被侵入,很多致命病毒和细菌遭到破坏,其中有部分爱滋病病毒和sars(非典)病毒被窃走,初步估计是盗窃团伙所为。局长说已经对全国进行部署,以防这些盗窃犯出卖手中掌握的sars病毒。目前sars病毒虽然已经变种,但亚特兰大丢失的sars病毒是属于第一带,当时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提供这些病毒样本,为的是研究出防治办法,但遗憾的是,这个病毒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利害最神秘的病毒。

北京西苑,国家安全部总部三楼部长会议室。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国家安全部部长声音平和地说,“我们倒是韬光养晦,目的是和平崛起,看来我们是一厢情愿了。同志们不妨回忆一下,思考一下,看看我们的好意,我的愿望,哪一次得到过国际上反华势力的善意回应?中国威胁论不但没有平息过,而且这些年反而愈演愈烈。我们党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在场的同志都清楚。我们为了发展经济贸易交往,发展睦邻友好的关系,竭力压制国内的仇日言论,不惜被自己的国民骂成卖国贼,可是日本人这些年却借着反恐,在美国的支持下,一步步废除了自己的和平宪法。对于美国,我们也是能让则让,中美是未来决定世界前途和世界经济的两个大国,我们不能感情用事。可是美国华盛顿那帮强硬的反华派,简直把中国当成可欺负的三岁毛孩子,动不动就凶一通,骂一顿。再拿我们党在国内外所受到的压力来说,现在无论是西方还是美国的专家学者,在中国经济发展上都没有更加好的办法,所以我们就按现在的路子走。工人下岗,农民流浪,这不是改革带来的必然结果吗?难道我们再退回三十年前的大锅饭才行?我们共产党人就是顶着这些指责这些考验一步一个脚印地把中国带出贫困的。有些反动派叫嚣,共产党该下台了?我说,共产党的历史使命还没有完成!当我们完成了历史使命,无论是人民还是未来的历史都会对共产党有一个公平的评价的!”

围坐在部长周围的国家安全部四十八位在京的副部长,各局局长和常务副局长都认真地听着部长讲话。他们知道,部长平易近人,平时开会很少讲这些大道理,所以今天会议一开始的开场白让他们都神情严肃起来。

“我们虽然忍让低调,但是也有原则,那就是忍让是有限度的,原则问题我们绝对不会让步!最重要的是我们有自己的发展规划,有自己的百年大计,而且我们不会为任何人,任何团体或者国家改变我们的既定方针和目标。把这次奥运会搞得轰轰烈烈,举办成奥运历史上最成功的奥运会之一就是我们现在的既定目标。有些人说,中国人要借奥运会和平崛起,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中国人就是要借这次奥运会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是爱好和平的,向世界表明中国人自己有能力办好国际奥运会——但是我们中国人民不必借奥运会搞什么和平崛起,我们一直都在崛起!那些说出中国人民借奥运会和平崛起的人是别有用心的。”

部长停下来喝水。外界很难想象,这个中国政府最神秘的机构的高层会议其实是整个政府所有机关高层会议中最开放、最活跃的。平时会议中,大家总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但今天离奥运会开幕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家心情都有些凝重。

“有关奥运会的两个情报引起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刚刚结束的政治局会议我也参加了,会议上总书记亲自要求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可是干我们这一行的都知道,所谓万无一失的行动就是干脆不要行动,所以我的心情相当沉重。现在请情报局老周把这两份情报作个简单通报。”

比部长资格要老得多的周局长没有说任何客气话,开始做情报通:

虽然我们一直收集有关奥运会安全方面的情报,但这一份非常重要,是我们潜伏在美国政府内部的情报员提供的。情报称,美国政府发现有国际恐怖份子和美国的极端份子潜入中国,准备对奥运会搞破坏。这当然也不能说明问题,那些恐怖份子和极端份子要真想在北京搞事,也得掂量一下轻重。可是同一份情报还透露,美国政府反华的强硬派最近抬头,他们指责美国政府这些年对中国实行绥靖政策,结果眼巴巴看着中国崛起。他们还指责美国政府不能在香港民主选举上更加坚定地支持香港民主派,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国政府一唱一和,遏制台独。他们说,台湾2004年和2008年刚刚结束的民主选举都是中共操纵的,目的是分化台湾,制造混乱。现在看来美国试图利用香港台湾作为进入中国大陆的民主实验地的做法彻底失败了,于是强硬派要求美国政府必须对中国大陆进行直接的工作。他们说,奥运会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把象征事件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中国人,一旦举办了一个彻底失败的奥运会,那么中国政府的威信将扫地,民众的不满将升高,他们声称,这是美国把民主自由推广到中国的唯一机会——

周局长停了一下,喝了口自己带的咖啡,接着讲:

这些强硬的反华派威胁美国政府说,一旦中国举办了历史上最成功的奥运会,那其实不仅仅是中国人民头上具有标志意义的活动,而且共产党政府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也都将享受到极大的威望。根据目前台海形势,最大的可能是,中国政府利用这一国际威望和国内民心归一,乘机收复台湾——与美国直接对抗——

“我们早在三个月前就收到这样的情报,后来又被证实了。”周局长把眼睛从桌子上的文件移开,抬头环顾四周,“奇怪的是,就在我们收到这份情报后不久,美国国务院通过外交途径要求我们政府考虑把奥运会规模缩小三分之一,并希望取消一些庆祝活动!”

“大家都知道,”这时部长插进来分析道,“四年前在希腊雅典召开的所谓2004百年奥运就是在美国的要求下一再缩小规模的。而且,奥运会主会场外布置了包括美国‘爱国者飞弹’在内的八重反导飞弹,美国还有两艘航空母舰在地中海待命,雅典到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人在耀武扬威。可怜的雅典运动会最后搞得象美国人的阅兵场,美国人出足了风头。当然,最后还是出现了两起针对美国人的严重恐怖事件。中国奥运会绝对不能按照美国人的意思办!”

部长对周局长点点头,周局长继续说:

“美国人表面上要求我们缩小奥运会规模是出于安全考虑,可是结合我们收到的情报,一切都不言而喻:他们是害怕中国人靠奥运会和平崛起吧!”

会场上出现轻松的气氛,有些同志忍不住笑起来。

“我们政府已经严辞拒绝了美国政府别有用心的要求!”周局长提高了声音,“后来他们又耍花招,说要联合负责奥运会的保卫工作,特别是美国运动员参加的奥运项目和运动场。这就更加过分了,美国总统访问中国,我们才勉强同意他们派遣武装特工进入中国,现在他们要大量派遣武装人员进入中国,真是异想天开。”

局长们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笑起来,会场也热闹起来。过了好一会,部长招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又向周局长点点头,周局长拿出桌子上放下面的一份材料,边看边说:

“刚刚不久我们又收到一份情报,情报说美国在两个要求都被拒绝的情况下,竟然决定秘密派遣特工进入中国,暗中保护美国运动员和他们有队员参加的运动项目。由于收到情报比他们开始部署晚了一个月,我们估计已经有大量的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特工间谍进入了中国。由于他们以旅游和参观奥运会、商务出差等理由申请签证的,所以目前我们根本无法取消他们的签证,甚至无法找到他们。据使馆反映回来的情况,这个月他们收到的签证排除奥运因素外,至少多了三百人——”

“哈哈,哈哈,”反间情报局的局长忍不住大笑起来,“不如我们乘这个机会把他们都抓起来,那可是好玩得很,谁让他们自投罗网的。”

大家也被他的话逗得笑起来,部长看到周局长收起了文件,接着话题说:

“事实上,这些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人都无法带武器进来,我们倒并不担心,何况如果他们只是进入中国暗中保护自己国家的运动员,那倒也无可厚非,所以我们不在这个问题上深纠。我现在的第一个问题是,是什么人或者组织要破坏中国的奥运会?”

局长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议论起来,有人提出台湾台独份子最有可能,有人提近些年受到中国政府镇压的教派和气功组织,海外民主人士也不能排除。还有人提到国内的下岗工人、新疆独立份子和西藏独立运动人士等等,总共有二十多个团体。

部长看议论的差不多了,又说:“我的第二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破坏奥运会?他们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吗?”

这样问题一出,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结果发现如果问到为什么要破坏奥运会后,前面那二十多个团体中至少有十个被立即排除在名单之外。

这时,部长在台上微笑地看着大家,局长们心里都有点谱了。果然,部长看大家议论声音渐渐平息后,提高声音又提出了自己的第三个问题:“这些人和团体有能力破坏奥运会吗?”

问题一出,这些中国情报和抓间谍的精英们立即安静下来,他们明白了部长三个问题的内涵。当第一个问题提到有什么团体和个人要和中国政府过不去时,国内外至少有二十多个这样的团体。可是并不是所有这些团体都有动机或者愿意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破坏的,例如海外流亡民主人士和一些宗教团体,西藏流亡政府等都不可能以破坏奥运会的手法来对付中国政府,他们都是很理智的要求自己的权益,要求实现民主负责任的团体。这就是第二个问题提出后那二十几个目标被缩小到不到十个的原因。接下来,部长的这第三个问题一出,“这些人有什么能力破坏奥运会?”,大家稍微一思考,就会发现,以目前中国党政军全力以赴办奥运,保奥运的情况,上面提到的所有组织和个人都根本无法对奥运会造成致命的破坏。而那些比如在北京市区丢两个炸弹的做法虽然有可能,可是不能说就对奥运会造成大不了的破坏。

有好几位身经百战的老局长想到这里突然皱起了眉头,有的人不觉自言自语:“难道——”

部长这时再次开口,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可是美国一点不糊涂,那么他为什么要如临大敌?有两个可能,就是他们知道了有破坏活动发生,甚至知道了是谁要来搞破坏!并且他们自己认为这个破坏份子完全有这个能力达到破坏中国奥运的目的。可他们并不想阻止,只是想保护他们自己的运动员。为什么?因为奥运会的成功既然被他们解读为中国和平崛起的象征,那么美国人没有义务去帮中国人和平崛起吧,对不对?——还有一个可能性虽然小,但后果却更加严重,那就是美国那些秘密潜入中国的所谓暗中保护人员里混进了极端份子,他们要对中国奥运会下手。”

部长停下后,大家平静异常,要知道,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们肯定有能力给奥运会以致命的一击,而这一击很可能对中华民族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和损失。另外,有些老谋深算的情报人员心里想,那这些年中美关系算是白发展了,可能会一朝回到二十年前。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