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9号上午,我与张展妈妈成功的通了电话,这也是两个多月来唯一的一次与张展妈妈的通话。

内容简述如下:

一、戴佩清最近会见了张展,张展在看守所里面的状况依然照旧(仍在继续绝食抗争中)。

二、戴佩清没有让张展妈妈看起诉书,也没有给张展妈妈告诉起诉书的内容。

三、我让张展妈妈与戴佩清联系,想办法要到张展案的起诉书复印件。但是张展妈妈告诉我,戴佩清现在很厌烦与她联系,她只能试试看。

四、办案国保曾经告诉张展妈妈,张展在武汉时编造谎言:1、政府对武汉市民普遍进行核酸检查时收费。2、封城期间,小区保安给住户配送的是腐烂变质的蔬菜。

五、闻宇律师已经退出张展案,解除闻宇律师张展和张展妈妈都签字了。

六、空出来的律师、准备让戴佩清找一个能与戴佩清合作的律师。对此我表示反对。

七、为了让张展妈妈开阔视野,在后面的程序中再少走弯路,我把张展妈妈拉进了关注常玮平的微信群,让她看看张庭源和张科科两位律师是怎样为玮平不惜余力的。也她看看玮平的父亲是怎样抗拒国保的压力,坚定地与律师和朋友们站一起的。

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