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从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开始的,开场就猝不及防,此后一直动荡不断,特别对C国,压力重重危机四起。现在这一年已近尾声,即将以美国一场激烈程度前所未有的大选争战终结。当然,这一年的结束并不一定意味着大选结果的出炉。而川埔和拜登谁任总统,一定会对美国的未来产生重要的影响,世界也一定会随之出现两种截然相对甚至相反的运作态势。

接下来的一年会如何呢?这一年发生的大事许多都悬而未决,也留下许多待解的谜团,疫情依然诡异凶险,国际局势也是在大变的前夜,许多争端初显端倪却也是剑拔弩张,所以虽然人们都期盼过了庚子年日子可以平静下来,但现实的指向却似乎并非如此。

大环境的严峻已经无可回避的侵入每个普通人的生活,生活不再只是柴米油盐了,前途有了更多的不可预期,无论做什么事情心里都可能会多了一层惴惴不安或隐隐的忧虑。毕竟时代的洪流下,个体总是显得渺小。

世界是否就此将开始迎接一个新时代,一个充满变数与转折的时代?

如果人能够把视野拓展出一私的得失之外,藉由历史盛衰轮回的教训、对社会现实的全面观察、对因果逻辑常识的尊重,以及对普世人伦道德的信念,我们就应当认可并接受这样的客观事实——世界必须是公正的。“公正”是维护社会平衡的天平,每当哪里出现了不公正,天平就会失衡,哪里就会出现矛盾、斗争和苦难,而矛盾的终止总是以公正的重新确立来达成的。不公正的情况持续的越久,恢复天平平衡的难度就会越大,痛苦可能也就越多;在长期的不公正中,社会就会一步步向深渊沦陷,权贵虽然可能把奢华与权势保持到最后一刻,但当社会的大厦坍塌,他们从顶层跌落时也时常会很惨。

不过不管怎样,或者是在规则框架内以非暴力的方式解决冲突,或者是彻底的崩坏重构,最终还是要以达成公正来做一个新阶段的起点。有公正就有和平,无公正就有冲突,这是社会运行的常识性的规律,并不会以人的主观期望而改变。
有人反对社会的撕裂或冲突,其实撕裂和冲突只是表象,社会的失衡才是问题所在。撕裂和冲突不可怕,可怕的是社会失去了公平与公正;可怕的是为了回避撕裂和冲突,将正与负做无原则的勾兑,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只能是让贪婪狡猾邪恶在不知不觉中吞噬掉良知和公正。

那么今天的世界公正吗?今天的社会公正吗?如果连直率的表达都存在风险甚至危险,如果连思想都变得廉价、单一甚至稀缺,如果虚伪变得见怪不怪,如果谎言成为主流话语,如果攻击、要挟、辱骂、暴力被当成守护“真理”的正当途径,如果法律与规则被蔑视、被涂抹甚至成为权力的手杖,如果巧取豪夺都披上闪光的裘袍一幅堂皇气派,我们不能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公正”。今天的世界公正吗?今天的社会公正吗?答案不说自明。

不公正就意味着失衡,就意味着危险。这危险是悬在每一个人头上的,概莫能外。只是有的人因为短视忘记了“公正”的存在,成了公正真空时的受益者;有的人屈服于不公的压迫,默认了世界的颠倒;但其实还有更多的沉默的人,他们因为人微而言轻,常常只做一个看客,但实际上人的每一个判断都已经使他身处于大戏之中。沉默的大多数不发声,也就容易被忽略,他们安静的好像没有力量,可是在关键的时刻,他们显现出来的力量却大的惊人。

记得大概20天前拜登曲线刚刚出现,我在微博上说:“别急,还在进行中。让我们由美国民众的所为来看民主的真正含义。”这近20天来,我在地球另一边,又被高墙阻隔,但仍想办法尽可能全面的去围观这场史所未见的激烈的大选角逐。这场选战,是极重要的社会学研究案例,也是人文学者和作家导演最可贵的研究和表现素材。别的不说,至少我看到:“民主的真正含义”正在如一轴画一样渐渐展开,直到现在它还没有展露全部,真是一幅激动人心的巨制。

我看到不同阶层、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在表达,太多可圈可点令人动容的参与与表达。我是真爱那些人,那些为公正和真相勇敢担当的人,他们在关键的时刻听从了良知的召唤,他们是自己的主宰,他们是美国的主人翁。当那些好莱坞影片中的情节由人们在现实中践行出来的时候,你才会发现,现实比电影精彩得多。看到这些,我就很确信,美国不会从此垮下去,而是会皂白分明,迎来一个全新的美好的美利坚合众国。

这也正像近一两年来,人们在世界许多地区看到的那样——沉默了许久的人们在发声,他们在呼唤“公正”。而当这些不同角落的声音回响在一起,我们即可知道一个新时代正在开启。

天道循环,盛衰轮回,人类的历史一直如此,今天的我们,可能刚好就是处在一个由失衡走向平衡的转折点上,无论你是否乐意,是否认可,是否做好了准备,这就是身处这个时代的我们的命运。在一个巨变到来的时代,人们只有不被功利迷住双眼,保持清醒和分辨善恶是非的能力,才能具有超越于短期得失之外的智慧,才能在各种已经到来或即将到来的风浪中保持一份坦然,在某个重要时刻,才能做出于这个世界和自己的未来都有利的选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