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美国大选以异常激烈而载入史册。唐纳德·约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德国后裔,按英文发音译为川普,按德文发音译为特朗普)和乔·拜登(Joe Biden)的选战不仅激荡美国,也吸引了全球目光。美国社会被党派和大选撕裂,短暂出现了中国“文革”那样势不两立的两派,分化为“川粉”和“反川派”。一些华人也深深卷入其中,言辞针锋相对。我想首先奉劝双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独立观察,冷静思考,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经历过文革的华人,务必吸取文革的教训,一定要独立思考,不能人云亦云。美国毕竟是全世界第一个确立三权分立体制的自由民主联邦共和国,是第一个具有成文宪法的法治国家,具有二百多年的宪政传统和选举经验,而且还有强大的第四权——媒体权不断发挥作用。虽然媒体发生了堕落,导致一些混乱,但媒体监督权力的基本功能并没有丧失。一场大选,无论结局如何,改变不了美国的基本制度。美国民主根深蒂固。作为外国人,我尊重美国人民的选举。谁胜选,我们就祝贺谁。对败选者,我们也应肯定其执政期间的政绩。

对中共专制集团,不再采取绥靖政策,这已经是美国两党的战略共识,只不过具体战术和措施可能有所不同。无论谁胜选,也不会超出这个大框架。两党都有坚定反专制暴政的政治家,也都有被蓝金黄的政客。川普没有那么伟大,拜登没有那么糟糕。川普连任,搞不了独裁,也不会把美国建成天堂;拜登上台,不会亲共,更不会搞社会主义。无论你是什么粉,无论你投了谁的票,谁被选上,谁就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你没有投拜登的票,甚至全力反对他,他上台了,也会把你看成普通的美国公民,不会把你怎么样。绝不会像在中国那样,以前反对流氓暴君毛泽东,肯定死路一条,如今反对皇上习近平,难免有牢狱之灾。

我们需要尊重人,但不能迷信人,不能成为任何人的“粉”。任何人干好事,我们可以支持,但干坏事,我们就应反对。一旦成为“粉”,对人不对事,可能就会丧失理智。在专制国家,因为巨大的政治压力,因为被洗脑,因为专制媒体的单向灌输,绝大部分民众被迫成为“皇粉”,也就是专制寡头的奴才和帮凶。毛泽东这个无恶不作的魔王一发疯发狂,几亿中国人就相互狂吠撕咬,演出饿死四千万,害死四千万的历史悲剧。在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不会出现这种恶果。

一个德国朋友告诉我,一旦支持者变成追随者,即成为所谓粉或迷,那就是丧失理智了。“粉”或“迷”在德文中的最早用词是“Verrückter”,译成中文就是“狂人”、“疯子”。不过,德国人后来也觉得用这个词也太过分了,就采用英文词“Fan”。

川普总统颇具争议

2017年1月20日,川普宣誓就任第45任美国总统,成为美国史上最年长的总统。由于川普反全球化的观点以及口无遮拦的作风,喜欢用公司管理方法来管理国家,如退出协议、增加军费、反对移民、贸易战等行为,导致其在美国国内和世界各国颇具争议。许多欧洲政治家如默克尔、马克龙、冯德莱恩等不喜欢川普。由于贸易战、疫情泛滥、南海冲突、中共阻断香港民主化等原因,川普主张全力遏制和围堵中共专制势力,所以中共也讨厌川普。

川普原本没有看透中共的本质。在2016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一次公开辩论中,川普将八九民运称为”暴乱”,并赞扬中共武力镇压是强劲表现。早在1990年被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访问时,川普已表达过对六四屠杀同样的看法。对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川普开始时没有表示支持,而是说他相信习近平会“平息骚乱”。川普钦佩普丁、金正恩、习近平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等“强人领袖”。中美贸易战及新冠病毒疫情恶化之后,他才改变了对中共的态度。因为这严重影响了他的政绩和连任。当然,我们很乐意看到川普的转变。

无论如何,川普敢说敢为,坚守保守主义和普世价值,维护基督教文明,反对左倾意识形态,抛弃绥靖政策,采用了一系列重大措施打击中共专制势力,保卫台湾的安全,保护香港的民主法治,支持中国的民主化,作为民运人士,我还是支持和感谢川普的。美国非裔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跪压致死,引发全美“黑命贵”打砸抢恐怖骚乱时,川普主张镇压,我也是赞赏的。如果一个国家陷入动乱之中,任何人权自由民主法治都谈不上了。

川普强调美国优先,虽然有人谴责,但我认为这没有错。如果一个国家首脑不把本国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不是傻瓜就是卖国贼。不过,作为大国首脑,不应只看到本国的当前利益,还要考虑本国和全人类的长远利益,不能动辄退出国际组织。如果国际组织如卫生组织或环保组织出了问题,应当设法改进它,而不是仓促退出。此外,也不能为了本国利益而损坏他国利益。作为全球第一强国,美国必须承担应尽职责。

我祝贺拜登当选

根据各种消息,拜登已经胜选,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这是美国人民的决定。我祝愿美国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能够继续发展壮大。拜登曾发表声明称八九民运的中国学生“致力于争取人类尊严”,呼吁大家对死于六四大屠杀的年轻学生表达致意。他也表态要全面执行有关香港和新疆的人权法案。我希望拜登总统说到做到,大力支持中国的民主化。中国的民主化符合中国、美国和全人类的利益。

虽然对美国大选还有一些争议,但我认为大选结果不可能翻盘。德国许多媒体长时期大幅度报道了美国大选的情况,许多在美国生活和旅游经商的德国人士也谈了对美国大选的各种看法。我认为大体上还是很客观的。

欧洲的许多政治家早就发函祝贺拜登当选。默克尔甚至两次发函祝贺拜登胜选。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川普,而是基于他们所掌握的信息情报。川普执政期间,台湾和美国的关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蜜月期,但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女士也早已发函祝贺拜登当选。道理很简单,台湾也必须根据美国选情做出判断。

大选争议不能导致选举翻盘

虽然川普强烈指责民主党选举舞弊,但只是网上传播多,提交给司法调查机构的证据少。盛传的许多大规模作弊行为,如“死人投票”、“成捆丢弃选票”、“投票机大量犯错”、“数百万张川普的票被统计到拜登身上”等等,并没有证据。所以,美国各地法院驳回了川普团队的数十起诉讼。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12月11日驳回了德州企图扭转四州总统选举结果的诉讼。理由很简单:德州无权挑战另一个州的选举办法。12月14日,美国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确认,拜登获得302张选票,正式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川普仅获得232票。美国总务管理局(GSA)已经通知联邦部门,确认拜登赢得总统大选。美国国会将于2021年1月6日举行会议,认证选举人团投票。如果没有例外,当选总统拜登和当选副总统哈里斯(又译贺锦丽)将于2021年1月20日中午宣誓就职。假设参众两院都否定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川普可能还有一搏。但这是绝不可能的。民主党占优势的众议院必然支持拜登,共和党占优势的参议院也不一定会否决拜登胜选。12月16日,参议院共和党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已经表态祝贺拜登当选总统。

我去过美国多次,读过许多关于美国的资料,自认为对美国比较了解。看了许多关于大选的报道和评论,我认为美国根本就没有系统性大规模作弊的空间。小打小闹的漏洞和舞弊可能存在,但不可能从根本上影响大选结果。

首先,美国具有严格完整的三权分立制衡的法治体系。总统、州长和地方行政长官,都备受议会和法院监督,难以一意孤行,用行政权力实施舞弊行为。联邦和州分权明确,总统无权让州长绝对服从。美国法官不得参与党派之争。特别是联邦最高法院的终身大法官,不需要看任何人眼色行事,完全根据美国宪法和联邦法律运作,凭借自己的学识和良知判案。州法院则是根据各州宪法与法律来运作的,并不听从联邦法院和总统的指挥。有人说,连川普提名的大法官都跳槽了。说这话者对美国的民主法治完全无知。大法官需要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多数通过任命,但大法官必须忠于宪法,而不是忠于提名的总统。其实,除了专制国家的专制寡头以外,任何提名人都不能要求被提名人忠于自己,无论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

其次,美国的政党是松散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都进出自由,不需要入党宣誓,没有“永不叛党”的誓言。相对纪律严密的共产党而言,美国两大党都是“一盘散沙”,不存在“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严格管束。有人说民主党操纵了选举,在多个州系统性实施了舞弊。这种指责没有事实根据。假设民主党上层做了周密的舞弊计划,如何让各级党组织和每个党员无条件紧跟,统一行动,实施舞弊呢?没有政治高压,自由散漫的美国人,谁愿意为政党头目乱搞一通,并且绝对保密呢?而且,党中有派,派别公开,权力之争,各种主义和观点之争,党内和派内往往也相当激烈,谁能保证违宪犯法的舞弊措施畅行无阻呢?

第三,美国媒体和网络有很强的监督功能。在媒体、网络和咨询非常发达的当代,新闻自由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基础。宪法之所以保障新闻自由,首要目的是保障有组织的新闻媒体成为除政府三权之外的第四权力,以监督政府,防止政府滥用权力。每个媒体肯定有自己的政治倾向性,真正中立公正客观的媒体可能凤毛麟角。但只要有新闻自由,无论媒体如何分为左中右,总体上能基本代表人民公意,起到监督政府的功能,成为无冕之王。有人指责美国“左媒”和“主流媒体”操纵了选举。这话显然没有道理。谁能操作美国媒体呢?美国没有“中宣部”、媒体不姓党,不是一个党的喉舌。执政党不能左右媒体,反对党更不可能控制媒体。

第四,美国大选经验丰富防范措施严密。美国联邦大选是由各个州自行举办和印製选票的,任何政党,任何政要包括联邦总统也难以插手。筹备事务由基层负责,选务公开,两党共同参与,多重执法机构共同监督,还有媒体的监督、公民团体的监督。我没有亲历过美国大选,但我多次参加德国选举,多次观看台湾大选,我认为,在稳定的民主国家,任何人想在选举中大规模作弊,都是难于上青天的,也是得不偿失的。

不良媒体难以左右大选

媒体当中也有三五九流,美国当然有不良媒体存在。媒体人员也良莠不齐,任何媒体也难免有不实报道和不良作为。

川普总统早在2019年10月2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访问时,再次对《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展开批评,表示这些媒体皆在製造假新闻,不懂为什麽普立兹奖(Pulitzer Prizes)竟要颁给这些人,并称他根本不想在白宫看到此两份报纸出现,将会终止订阅。白宫发言人第二天就发出了声明,未来白宫将停止订阅这两家报纸。

我不了解《华盛顿邮报》,但同《纽约时报》打过交道。我敢断言,完全如川普总统所言,《纽约时报》是一个有指鹿为马丑行的报纸。《纽约时报》驻加拿大女记者凯瑟琳·波特( Catherine Porter)就干出了力挺邪恶的卑鄙勾当。不知是被骗子洗脑先入为主,还是被中共蓝金黄而有意为之,她预设了一个民运人士遭到中共特务围攻抹黑的立论,2018年五次采访我,却对我的话语断章取义、高度筛选并进行扭曲性的引用,还歪曲引用西澳大学陈杰教授的话,2019年4月1日在《纽约时报》发出一篇完全颠倒黑白的报道。波特讲的这位所谓民运人士,其实是一个打着民运旗号捞钱捞名捞性的娼妓型民运骗子,贪腐说谎、伪造家史、伪造履历、鲸吞他人成果、为难民做伪证捞钱、把民运同事打成特务、分裂民阵,劣迹斑斑。这名骗子以色相为诱饵,跟多个团体的负责人交叉发生不正当关系,以捞取她的名利需求,搅乱了民运的人事关系,败坏了民运的声誉。她的劣迹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卖淫金钱交易,而是深入组织内部挖心式的色诱政治病毒,要好处,要名誉,要头衔。她本质奸邪,心肠极黑,根本就不需要中共再抹黑。有人士早就指出,这个骗子是中共特务。其实,她是否特务并不重要,糟糕的是,她对民运的破坏力远远超过了一般特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波特居然将这个骗子货真价实的淫乱照,硬说成是PS而成的。《纽约时报》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不过,《纽约时报》有人员缺乏中立公正客观的基本素养,弄虚作假混淆是非,但我们不能说纽约时报的所有人都有问题,屁股都做歪了,脑袋都想偏了,所有报道和文章都有问题。我们更不能说美国的全部媒体都有问题。我认为,媒体的观点可以偏左偏右,但绝不能够违背基本事实。

美国没有宣传部,不像中国那样,要求所有媒体以新华社的报道为准。美国各家媒体都是独立报道的。民主党可能影响一部分媒体,但不可能垄断全部媒体。美国左派不可能掌控全部主流媒体。中共可能蓝金黄一部分媒体,但绝不可能收买全部媒体。况且,美国还有众多的自媒体,每个公民都可以通过网络自由发言。所以,不良媒体难以左右大选。

美国民主固若金汤

有人说,“美国主流媒体都是左派控制,封杀川普,美国已经没有了新闻自由!”在我看来,媒体敢封杀总统,正说明有新闻自由。如果总统放个屁,媒体必须说是香的,否者就会遭到整肃封杀,那才说明没有新闻自由了。如果美国媒体开口闭口必须坚持华盛顿思想,高举林肯伟大旗帜,紧密团结在以川普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不许妄议中央,那么美国的自由民主就完了。

当你可以自由发表文章,批评大选舞弊行为,没人封杀你的帐号,没有警察请你喝茶,没有软禁和跟踪你,你没有被以各种罪名(如寻衅滋事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判刑,那就说明你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即使你个人发表观点受到了威胁,也不能说明整个美国就没有新闻自由了。例如,在法国,有人批评了伊斯兰教,就遭到威胁和恐怖袭击,我们也不能说法国就没有新闻自由了。

2020年是一个大灾之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人类的生活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影响。美国发生了“黑命贵”打砸抢恐怖运动。美国大选撕裂了美国社会。值得庆幸的是,美国即将走出困境。美国永远是民主大本营。

最后,我要指出,这次大选暴露出美国制度上的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制度修正,使美国的政治体制更加完善成熟。其实,美国的民主政体也经历了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今天,人类科技取得了空前的进步,美国的人口结构和政治生态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美国的制度也必须与时俱进,才能彰显民主制度的优势,适应新的挑战。

2020年12月24日 写于 纽伦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