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四年的特朗普时代终于进入了尾声,对美国来说这四年堪比噩梦,特朗普让美国从山巅之城跌落,从令人敬畏的霸主沦为全球的笑柄。在特朗普的治理下,美国成为了一个言而无信、充斥谎言的失败国家。 国际上,特朗普大肆破坏威尔逊、罗斯福构建的世界秩序,让世界重回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国内,特朗普破坏宪政,将美国的民主法治说为一团谎言,他让本就存在矛盾的美国彻底分裂为水火不容的两部分。 某种程度上讲,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是当代的灾星之一,特朗普或许已经下台,但他的恶意遗产依然会影响整个世界,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一、威尔逊秩序的破产,世界重回弱肉强食 特朗普的第一个恶意遗产,就是让世界重回黑暗森林。 从古至今,世界存在两种秩序,一种靠价值观维系,另一种靠实力说法。周礼主导的华夏大地,罗马帝国主导的秩序、中国朝贡体系、欧洲的神圣同盟,美国的威尔逊秩序都属于前者,后者则是礼坏乐崩的乱世,典型代表是我国战国时期和一战时的欧洲。 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处于美国主导的威尔逊秩序下,美国依照集体安全、民族自决和民主价值观的原则,对世界进行统率。 一战结束后,美国认为欧洲之所以战火纷飞都是因为在乎各自的国家利益,美国认为世界和平需要一个统一的价值观,所有国家按照国际规则和道义行事,任何违背道义的国家都要受到惩罚。 威尔逊在战胜德国后说:我们美国没有私心,我们不寻求征服他国,也不追求占有领土,我们不为自己索取赔偿,对于我们自愿作出的牺牲,也不追求物质上的补偿,我们只是人类权利的捍卫者。……世界将进入一个新时代……拒绝曾经主导各国决策的民族自利标准,代之以新的行事方式。人们只需要问几个问题:“这正确吗?这公平吗?这符合人类的利益吗?” 威尔逊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奉行美国的标准,尊奉美国价值观,认为这是世界和平的前提。威尔逊提到:这是美国的原则,但这也是每个现代国家和每个开明社会的原则和政策。 对于德国,威尔逊认为如果德国想融入世界秩序,必须改过自新,杜绝自身侵略成性的军国主义思想,奉行美国主导的文明世界的准则。威尔逊警告德国人:如果他们依然不得不生活在破坏世界和平的野心家、阴谋家的统治下,依然受制于世界各国人民无法信任的人或阶级,那么世人恐怕无法接纳他们融入今后的世界。 威尔逊的世界秩序观被罗斯福所继承,罗斯福发展了威尔逊的秩序观,组建了联合国,并设立四大警察维护世界和平。尽管当时的苏联和中国不认同美国的国际体系,最后还爆发了冷战,但苏联解体后,美国一超多强,再也没人能阻止美国推广威尔逊秩序。 从里根到奥巴马,美国一直高举道义的大旗,自诩世界警察,以民主、和平为口号,不断惩罚那些“出轨”的国家,不管美国的军事行动和经济制裁是否有国家利益上的考量,但至少在嘴上,美国一直以民主、和平等普世价值作为借口,美国从未承认侵略是出于国家私利,这么多年,美国对于盟友仁至义尽,一直承担着保护欧洲的重任。 正因为美国的保护,欧洲才能压低军事支出,将钱用于改善福利,这是欧洲民众对美怀有好感的根本原因,美国保障了他们的安全,让他们这些温室中的花朵可以安享和平,如果美国垮台,俄罗斯的军队一星期之内就可逼近柏林。对于韩国、科威特等小国,美国也是同理,美国的存在让那些次等列强不敢肆意妄为,有效维护了世界和平。 特朗普上台后彻底打破了这一秩序,特朗普是唯一一个不承认威尔逊秩序的美国总统,他重回欧洲式的传统外交,依靠实力而不是道义说话。 特朗普一上任就不断退群,巴黎气候协定限制美国传统能源产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谴责特朗普,退出;世界贸易组织不能维护美国利益,退出;TPP不能维护美国利益,退出;特朗普为了自己选民的蝇头小利,不惜退出曾由美国主导建立的世界组织,为了一亩三分地,不惜毁掉美国几十年积攒的信誉。 除了各种退群,特朗普还将利益置于原则之上,公开威胁盟友,此前,美国保护欧洲不仅为了利益,更是为了维护自由世界的安全,特朗普上台后,不讲价值观直接谈利益,要求欧洲各国分摊军费,否则美国将直接撤军。在特朗普口中,美军褪去了维护世界和平的光环,成了美国讨价还价的工具。 特朗普一边冷落盟友,一边却和违背美国价值观的威权领导人亲密无间,特朗普和普京、三月半称兄道弟,宁肯相信俄罗斯也不相信美国的情报机关,当媒体曝出俄罗斯黑客攻击美国网络时,连特朗普的亲信蓬佩奥都批判俄罗斯,但特朗普依然我行我素,拒绝发表任何评论。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更是将欧洲抛在一边,私下和中国签订有利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特朗普一边冷落盟友一边和普京亲密无间) 历任美国总统眼中,欧洲都是美国的臂膀,是威尔逊秩序中不可缺少的一环,但在特朗普眼中,任何道义都是虚假的,弱小的欧洲国家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有实力的普京才是美国的朋友。 对特朗普来说,选票远比国家利益要重要,特朗普的行为,不仅让美国名声扫地,还让世界陷入了动荡之中,既然维护“道义”的美国都不再尊奉道义,我们又何必束缚手脚呢? 制定王法的王家破坏了王法,这王法还有和资信可言?特朗普亲手摧毁了美国几十年建立的秩序,颠覆了美国的霸业。 二、分裂的美国与民粹主义病毒 特朗普除了破坏威尔逊秩序,还破坏了美国的宪政民主。 在里根、奥巴马的口中,美国是引领世界的山巅之城,而在特朗普口中,美国则是一个充斥谎言与黑暗的失败国家。在特朗普眼中,美国的一切都是假的,法律不公正,言论不自由,人民不民主,整个国家都被一小撮精英操纵玩弄而人民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特朗普之所以污名化美国的法律、媒体和政府,只是因为他们违反了特朗普的利益,他们不仅不配合特朗普的竞选,反而不断予以阻挠,对特朗普来说,非敌即友,没有中间地带,你不支持我就是我的敌人,甚至支持的不够也不行。 蓬佩奥对特朗普事事依从,仅在俄罗斯问题上稍有分歧,就被特朗普斥为背叛。彭斯一直维护特朗普的声誉,只因在选举结果上支持不够就被特朗普大加抨击。特朗普只在乎自身的私利,只要能赢得选举,什么友谊、什么道德、什么国家利益都可以弃之不顾,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特朗普的行为是为了选举,但其恶劣影响将长期影响美国,由于特朗普,美国的精英政治和主流媒体名声扫地,至少在共和党人眼里,美国精英和媒体已经是骗子的代名词。 在接受CBS采访时,特朗普坦言他之所以说媒体是fake news只是为加深公众的刻板印象,这样以后媒体说什么,公众都不会信了,到时公众只会把他的话当做唯一真理。整个美国都为特朗普的谎言付出了代价。 在4月的一项民调中,68%的共和党认为媒体夸大了疫情,而只有30%的民主党人这么认为,很多共和党人都是特朗普的选民,他们不相信主流媒体,他们只相信特朗普的一面之词,特朗普说疫情不严重,他们就不戴口罩,夜夜笙歌,最终导致美国疫情大爆发。 如果是拜登领导抗疫,虽然因为制度原因还会比中国差很多,但至少不会感染破千万,拜登至少会接受福奇的建议,号召美国人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拜登至少不会说出消毒液灭病毒这种昏话。 特朗普解构了主流媒体和精英政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半美国公众都不会再信任主流媒体,这让拜登的执政困难重重。 截止昨天,美国已经确诊1996万人,死亡34万人,虽然美国已经开始接种辉瑞疫苗,拜登和彭斯为了给公众信心还亲自直播接种,但如果那40%特朗普选民像不相信疫情一样不相信疫苗,拜登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群体免疫,再付出30万人的代价吗? 特朗普走了,但他留下的民粹主义病毒依然在不断蔓延,毒害着美国人的心智,让这个老大国家不断阵痛。要想清除特朗普留下的剧毒,美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当然美国也不全是坏消息,新冠疫情虽然是巨大的灾难,但也带来了新的转机,因为疫情,特朗普连任失败,让美国避免了直接走向毁灭的结局,同时华尔街日报认为,新冠疫情、种族骚乱和分裂的大选虽然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也带来了新的转机。 华尔街日报认为疫情虽然打击了美国的传统服务业,但却促进了电商的发展,在家办公和在家生活成为新的风潮,另外,疫情让美国的医疗行业进一步发展,提高了美国的医疗技术和相关生产能力。华尔街日报预计,在遭遇了三个“没想到”之后,美国经济伤痕累累。不过,明年可能会成为美国经济一段更具韧性、更持久的繁荣期的开端。 2020之后,美国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四年前美国人想改变现状但却导致了更大的灾难,如今美国人回归保守希望吸取教训的美国精英能重振美国。 拜登如今手握着美国的方向,他将决定美国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灭亡,对拜登和美国来说,要么像罗马共和国蜕变帝国那样重获新生,要么就像西罗马帝国一样化为历史的尘埃。 这是美国最后的机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