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洪哲胜先生做了几年网上朋友,去年七月到纽约,我才有机会一睹真人。在我原来的印象中,一九三九年诞生于日属台湾的洪先生,应该有点英雄迟暮的模样,然而我错了,身材高大挺拔,穿一身潇洒的牛仔服,说话声音响如洪钟,洪先生比我这个后生还要精神十分。在纽约,洪哲胜先生陪我们夫妻坐船游览,纽约的风景虽好,但我更有兴趣的,是观察这位陪同我们的传奇性人物───一位爲中国民主事业奉献良多的台湾人。

看洪哲胜先生的履历令人目不暇接:台湾全国性普考状元、美国工程博士、台湾革命党总书记、民进党顾问---。但是,这位自小就反蒋的人,原期待中共去解放台湾,后走上追求台湾“民主独立”道路,怎麽会在支援中国大陆人权民运方面成绩斐然,成爲许多中国民主人士眼中“最好的台湾人”?这是我在洪先生请客吃饭时,盘根究底想要知道的。

@ 剿贼英雄奔向另一处天空

当年投入反蒋运动,洪哲胜借用中国成语“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自称“亡秦者”和“楚也”,以喻其矢志不移。在科罗拉多大学直攻博士时,他的指导教授───一位避秦来美的大陆学者笑著问他:“楚亡秦,汉得天下,你不在乎吗?”洪哲胜回答说:“在这个民主的世纪,亡秦最重要,亡了秦,我未必需要得天下也。” 打天下坐天下,这是中国政治的传统。几十年艰苦的流亡抗争后,台湾人终于结束了专制,本土的民进党执政,不少当年并肩的海外战友,如今已成爲总统府的要人、市长、国代或立委,那麽,爲台湾民主奉献了青春的“亡秦者”,爲什麽不回去享受胜利成果?

对此问题,洪哲胜先生的回答出人意外,他说:“我不敢回台湾。”谈起一个老朋友,生气勃勃的洪哲胜顿时神色黯然,那人曾经在海外领导抗争贡献很大,回台湾后当了市长却接受贿赂,陷入权力黑金的怪圈中。因此,洪哲胜说:“我长期专心从事运动,经济上一直脆弱得很,而台湾的政治人,在在需要大量的金钱。要在那种情况下从政,我需要接受大量的献金,从而必须作出违背良知非法动作,成爲自己看了都讨厌的人。我的经济情况与我的个性,让我无法作出回台从政的决定。”

当年,洪哲胜那一群从事倒蒋革命的台湾热血青年,从未有人设想此生还会有亲眼目睹台湾全民投票的一天,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地放弃了个人职业前途,节衣缩食地爲理想奔走呼号。自小就早起清扫斋堂,洪哲胜一向以打扫爲乐,但投身台独运动后,失去本行,家庭经济拮据,要靠亲友的资助维持家计,也不太有时间帮太太做点诸如庭院扫雪之类的体力活。近乎工作狂的他自诩也自嘲地说:“I am the most wanted in theworld!”(我是世界最需要的人!)

对这位被我视爲老天真的“亡秦者”来说,台湾似乎已经不太需要他了,难道英雄就要从此刀枪入库,战马回槽?不,这个世界还有其他地方还需要他,从一九九八年起,洪哲胜与一批和他有相同理念的台湾人,筹设了“民主亚洲基金会”,他亲自在《自由时报》美东版主编《民主论坛》,从此利用国际网路,广交中国大陆志士豪杰,全力投入至今还很弱小的中国民主运动,与世界最大、最后、最顽固的一个专制政权较量。

这位做事严谨负责的台湾人,却有一个如此浪漫的人生愿望:“我很喜欢看美国的西部片,尤其是经常出现这样的最后一幕:剿贼的英雄胜利之后,骑著马匹头也不回地离开,奔向另一处天空。”

@ 从猜疑、交锋到友好信赖

刚参与中国民主运动时,有30年“台独”运动之显赫经历的洪哲胜先生,是不太被大陆人信任的。人们怀疑他的动机与用心,以爲他参与大陆民运的目的是要“鼓吹台独”、“搞乱中国”。对此,洪哲胜先生毫不讳言:“台湾人应该与中国人做朋友,协助中国民主化,让他们在民主化的过程中逐渐文明起来,以至于有一天,台湾人可以面对一群文明的中国人,大家协商如何和平、尊重、共荣!”

多年以来,洪哲胜这位原属“社会主义台独”的理想主义者,只是从有关中国的出版物上了解中国,但他已经颇有远见地认识到,台湾必须“救人才能救己”。“不惜动武”的专制政权,对台湾造成极大威胁,台湾的安全和幸福,取决于中国大陆尊重人权的程度。在长达四年的接触交流之后,洪哲胜了解了大陆人五十余年被迫害、被蹂躏的悲惨经历,了解了形形色色在台湾人看来奇怪的大陆“政治运动”,了解了中国人民心中的深切痛苦与愿望。

洪哲胜禁不住赞叹说:“中国有这麽多既有学问、又肯爲中国献身的优秀分子。他们有好的脑筋,而且愿意贡献意见改造中国。”“台湾人在美丽岛事件以后所能够做到的,中国人在当今的优异条件下更加没有理由做不到。”他因此热情关注中国异见者、少数民族、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关注中国农民、艾滋病患者等被欺□的弱者,他所主持的《民主论坛》和《民主通讯》”,爲那些被扼住喉管发不出声音的大陆人,提供了控诉、批判、思考与探索的媒体平台。

许多关在黑屋子里的大陆人冒著随时遭拘捕的风险,甘愿与《民主论坛》爲友,那是因爲他们在洪哲胜那里获得了国内享受不到的东西:被尊重,被理解,可以畅所欲言。以人心换人心,洪哲胜与许多大陆民间人士建立了友谊。事无巨细,只要对别人有好处,他全都乐意援手,在提供发表的园地之时,他也给不少有困难的人提供实际的帮助───大到联系人道捐款和组织签名活动,小到解决电脑病毒、繁简体汉字互换的问题。一位国内学者告诉笔者说:“在中国没有一个编辑比得上洪哲胜的严谨和勤勉。”更令笔者惭愧的是,大陆出来的人权民运人士,很少有人像洪哲胜先生这样广泛联系国内,与基层民间人士爲友。

就这样,这位原本研究沙粒在河流中运动的理工博士,从《民主论坛》出发,汇集了许多涓涓细流。他的论坛联络了多达450余名中国大陆作者(绝大部分在国内),并经常把杂志发给数千名国内读者,掀起了一股探索中国民主的热潮。多年写稿,洪哲胜最喜欢而且用得最多的一个笔名是“赤子心”,这三个字最贴切地表现了他的纯朴天性。 在论坛之外,这位“堂吉诃德”还直接参与海外民运的各种活动。无数次的演讲,他苦口婆心地献计献策,诚恳地介绍台湾当年抗争的经验,并经常自己掏腰包,推动海外民运从事公开、和平的合法斗争。他和他的太太经常出现在纽约街头,与大陆人权人士一起向中共政权摇旗呐喊。几年过去,他的身份已经发生了转变───从民运活动的贵宾,变成活动筹划者和主持人。

@ 体现台湾民主精神创造历史

不少大陆朋友在国内只见识过以赚钱爲宗旨的台商,洪哲胜是他们接触的第一个具有理想主义使命感的台湾知识份子,这令他们对陌生的台湾産生好感。从五十年代雷震的《自由中国》、七十年代的《美丽岛》到今天,台湾一脉相承的民主精神,通过洪哲胜这麽一个人和他的论坛得以体现,给予普通大陆人感性兼理性的认知。

尽管洪哲胜本人持“台湾人民有权决定是否统一”的鲜明立场,但他公正大度,倡导不同观点的交流与沟通。容忍是民主的真谛,主持一个多元平台,对来自不同背景的所有人开放,洪哲胜不仅欢迎主张“祖国统一”的意见,甚至邀请中共政权的官员们上坛讨论。

四年过去,这种双向多元的交流,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不少过去一谈起统独问题就剑拔弩张的大陆人,现在认识到,“台独分子”并非如中共官方宣传的那样十恶不赦,洪哲胜的父亲曾举著旗帜欢迎“祖国亲人”国民党,洪哲胜本人却以反蒋独立爲职志,台湾人走过一条什麽样的心路历程。理解是双方的。在获得越来越多大陆人理解的同时,洪哲胜也表达了超越狭隘族群意识的愿望,他说:“中国将成爲一个民主化、文明化而且繁荣的国家。如果到时台湾人爱上中国,通过台湾人的自愿同意,台湾则可以与中国统一。”

不管台湾将来是统是独,洪哲胜与他的朋友们明白,台湾民主人士的抗争,曾得益于国际社会的支援,现在台湾人支援中国大陆民主事业,是在尽他们回馈世界的责任。在台湾政府对大陆民运的支援退缩之时,这位身在美国的民间“堂吉诃德”,正在努力扩大台湾人的精神地图,创造一段更辉煌的历史。

(原载《开放》九月号)9/15/20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