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7日 戈尔巴乔夫颁布总统令,强调格鲁吉亚当局取消南奥塞梯自治州的决定和该州宣布建立“南奥塞梯苏维埃民主共和国”的宣言均无法律效力。总统令要求整顿格鲁吉亚的严重混乱局势,从南奥塞梯自治州撤走包括格鲁吉亚警察在内的所有武装力量,只留下苏联内务部队。9日,格鲁吉亚共和国议会通过一项决议,认为总统令是对格鲁吉亚“内政的粗暴干涉”,是对其领土的“侵犯”。

同日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说今年是苏联解体的一年,但不是联盟的终结。文章说,苏联今年耍签署新联盟条约和推行以私有化和紧缩计划为基础的经济计划。新联盟条约如付诸实施,将使苏联变为瑞士和欧洲委员会那样的混合体。私有化建议不可能像预期的那样奏效,经济改革会加剧衰退,今年经济会更糟。

1月8日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今天与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举行了会晤。戈尔巴乔夫是因为必须“进一步磋商1991年联盟预算才同叶利钦会晤的”。

1月10日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今天向立陶宛议会发出呼吁,要求立陶宛议会立即取缔所通过的反宪法文件,说立陶宛目前的局势是由其当局粗暴践踏宪法造成的。在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举行的紧急记者招待会上,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称苏联总统的呼吁书是“最后通牒”,是“蛊惑煽动”。这次记者招待会显然是指望得到西方舆论和政治家的支持。只允许外国记者提问题。

同日 苏共中央书记马纳延科对《公开性》周报发表谈话说,苏共没有停止吸收新鲜力量的工作,仅去年前9个月,苏共就补充了17.3万名党员和9.2万名预备党员,这大约是全国所有其他政党吸收入党人数总和的50%—100%。但他又说,阶级斗争的提法既没有给国家和党的领导人、党的信奉者赢得荣誉,也没有给国家和人民赢得荣誉,因此必须抛弃一切无助于社会团结和民族团结的东西,并且首先要为未来着想。

马纳延科书记说得对,戈尔巴乔夫以前的苏联领导人正是因为凡事没有 “为未来着想”,把阶级斗争奉为治国理政的金科玉律,结果酿成积重难返的痼疾,死到临头,才想起 “必须抛弃一切无助于社会团结和民族团结的东西”。可是,岁月不会倒流,已经做过的事情也不会化为乌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固然是好事,但前人做孽后人清算也不是坏事。一个具有93年历史、执政达74年的超级大党一瞬间瓦解了!领导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半个世纪的超级大国一朝夕轰然解体了!这其中的悠久与短暂,强盛与虚弱,历史的变幻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荀路 2021年1月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