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不久我们惊讶地得知:因为维权,尤其是帮助维族人维权,赵海通被判刑十四年!这是整个中国从未有过的对“煽颠”案的最高判刑,也是自从邓小平死后从未有过的对异议人士案的最高判刑,而这里,最主要的特殊原因,正是因为和维族人有关。

近日,我们又惊闻伊力哈木一案被新疆高级法院维持无期徒刑的原判。具体情况是,2014年9月下旬被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后,伊力哈木提出上诉,2014年11月21日,新疆高级法院在拒绝伊力哈木妻子参加旁听的极其不近情理的情况下,在其被关押的看守所作出二审“维持原判”的宣判。参加旁听的伊力哈木的大哥证实:“11点50分左右宣判完,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还是处以无期徒刑”。

伊力哈木究竟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会被判得比那些贪污受贿多少亿元人民币的贪官还重?

伊力哈木是维族的良心。多年来,他是维族和汉族民间交流的重要桥梁,广受尊敬的和平使者。2006年,他创办了维吾尔在线网站。但无论在那之前还是之后,他从未主张过分裂国家,而是反复强调反对分裂,反对极端宗教思想,反对恐怖主义。他说的最多的,是落实中央政府承诺的自治权利,尊重法治和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消除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等各种歧视。

伊力哈木致力于反对暴力、弥合裂痕、增进理解、提倡宽容。这样一个重要的知识分子,竟被当局判处无期徒刑,这只能让人想起卡廷森林事件。为了阉割波兰的民族灵魂,二战中斯大林下令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批准,于1940年春对被俘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有组织灭绝,屠杀了两万波兰政治军事精英。由此开始,所有苏联仆从国均竞相效尤,从而通过使这些国家的少数民族的精英荡然无存,达到控制少数民族的思想意识、易于统治的目的。

我们知道,对有着同样经历的维族,多年来当局采取的策略是:在刑事犯罪中,维汉冲突,无度宽容维族人,意图以此缓和矛盾。由此,少数普通维族人对汉族人的行为越来越过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维族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理性、宽容、平和而深刻的自由学者,当局却对他痛下杀手,两相对照,其意图还不明确么——“卡廷政策”的效用必须继续下去,伊力哈木必须严惩!

其实,正在黑暗阴森的监牢中替维族受难的伊力哈木,也是在替中国自由公民受难。伊力哈木的苦难不仅是维族人苦难的缩影,更是我们所有中国自由公民苦难的缩影。因为我们和伊力哈木有着同样的理念。我们同样主张落实中央政府承诺的自治权利,尊重法治和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消除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等各种歧视。我们也曾经、正在或即将像伊力哈木一样受难。总之,伊力哈木不是独自受难;如果他有罪,我们所有的中国自由公民都和他同罪。

伊力哈木是维族人,我们是汉族人。我们作为汉人,作为中国的主体民族,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无论我们个人有没有责任,在维汉民族矛盾上,我们都有不可逃避的重任。就像二战以后,联邦德国政府已经和纳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们还是不能不一次又一次在犹太人的纪念碑前下跪,诚恳地道歉,因为有罪的是整个国家及民族!

在伊力哈木被捕前两个月,他开车带孩子及妻子外出时,遭三名秘密警察驾车冲撞车尾部,国保辱骂他,并发出死亡威胁:“撞死你全家!”这次事件之后,他写了一份遗书,特别嘱咐家人,即使被秘密警察弄死,“不要认为是汉族人杀死我的,不要把这个仇恨加在两个民族之间。”

是的,伊力哈木深明大义,非常清楚迫害的制造者并不是另一个民族。但是,也正因此,作为主体民族的我们,更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六十余年来,当局的民族高压政策一直持续,完全无视其必将带来的民族大祸,他们甚至对伊力哈木这样能够和平对话的少数民族学者也采取赶尽杀绝的手段。显然,伊力哈木是维汉民族冲突的减压阀,现在,这个减压阀被鼠目寸光的统治者堵死了。如此一来,一旦专制统治崩溃,极度高压制造的族群冲突必将爆发,而因为彼此间没有伊力哈木这样的理性良知从中沟通对话,可怕的民族仇杀将不可避免。可以毫无保留地断言,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愿看到维汉民族之间的血光之灾,但因为对伊力哈木的重判,这一灾难在所难免,其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面对已经很难避免的民族大冲突,我们不能不沉痛地把话说在前头,还是只有伊力哈木提倡的“反对暴力、弥合裂痕、增进理解、提倡宽容”十六字方针才能加以减缓,而要想彻底化解民族矛盾,我们更不能不以民族的名义对伊力哈木说:在你和你的民族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上,我们都是有罪的!

综上所述,值此伊力哈木被二审裁决维持无期徒刑之时,我要声明:伊力哈木,我和你同罪;至于汉族当局对你的迫害,我也是有罪的!

2014/11/23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5期 2014年11月28日—12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