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 叶利钦和波罗的海三个共和国发表声明指责苏联领导政策,并宣布它们的主权受到威胁时准备相互给予支持和援助。声明如下:

一、各方相互承认国家主权。二、只有合法选出的机构才在签署本条约国家的领土上行使全部权力;觊觎拥有行使权力的平行机构的任何行动都是非法的。三、各方认为不允许使用武力来解决任何内部问题,但应合法产生的国家权力机关的请求不在此例。四、拉脱维亚、立陶宛、俄罗斯联邦和爱沙尼亚认为不允许各自的公民参加有损相互主权的武装行动。五、各方在它们的主权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准备相互给予具体的支持和援助,等等。共八条。

本声明将送达联合国、其他国际组织以及世界各国议会和政府。

1月17日 亲苏的拉脱维亚公众救国委员会宣布要接管政权。该委员会发表声明说: “委员会宣布在稳定局势时期整个国家权力都移交到它的手中,解散最高苏维埃和政府”。委员会委托自己的主席团“推荐政府组成人员并提交给它批准”;还委托“新成立的政府中止拉脱维亚前政府关于提高食品价格和服务领域价格的决定”。

拉脱维亚最高苏维埃认为,这项声明是在破坏局势稳定和以假消息迷惑居民。已经委托拉脱维亚总检察长对这一刑事案件提出起诉。

同日 莫斯科市政府办的《自鸣钟报》刊登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利加乔夫对意大利《新闻报》的谈话。利加乔夫说: “戈尔巴乔夫今天已决心转向正确方向,即纪律和循序渐进,反对无政府状态。戈氏这几年损失了许多宝贵时间,不过晚觉悟比不觉悟好”。他还说: “对改革来说,真正的危险不是保守主义,而是使国家分裂的反社会主义的民族主义。我知道,戈氏现在同意这一看法”。又说: 叶利钦“在推波助澜,想毁掉苏联。他当初是靠揭露我们的错误、腐朽和特权上台的。但他现在不是在野派了,不能只限于揭了”。 “但他不知道干什么,他只想要更多的权。他当不了苏联领袖,智力和体力都不胜任”。他还说: “戈尔巴乔夫犯了错误,低估了党的作用”; “戈氏的错误是过分自由化,而不是专制”; “今天的威胁不是来自专制,而是来自企图亡国亡党的反革命的反共主义”。他还说: “1989年东欧事态意味着社会主义的挫折、东欧发展中的曲折、帝国主义的得势和北约的加强”。 “我们促成了这种变化,社会主义国家领导犯了错误、改革犯了错误,西方搞了颠覆”。

苏联民族问题的总爆发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直接相关,尽管苏联一直存在民族问题,但没有合适的条件和土壤,这一问题便处于隐蔽状态。美国学者施罗德研究了苏联日益发展缓慢的经济,他认为, “在这种严峻的经济形势下,导致族际关系紧张和民族冲突的潜在因素大量存在着。尽管民族主义活动会时常发生并越来越具有破坏性,但是,在没有严重的国内剧变或国际冲突的条件下,很难相信它们会对现存的政治秩序造成严重的威胁”。 在高度集权的体制下这一问题被压住了,民主公开性之风把它吹开了。

有中国学者认为,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伊始并没有意识到民族问题的严重性,他接受的是官方苏联民族问题已经解决的观念。事实是苏联的民族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这里既有民族理论本身的欠缺和民族政策的失误,也有外部世界的影响,更有国家体制不合理带来的问题。在改革年代民族问题的出现是正常的,戈尔巴乔夫的失误在于没有正视这一问题和及时化解出现的矛盾与冲突,在革新联盟的问题上缺乏远见。认为民族问题的爆发引发了苏联的解体,也葬送了苏联的改革,但苏联的解体不是必然的,是许多政策失误的结果。

上述观点貌似中允,其实不然。就拿闹得最厉害的波罗的海三国来说,当初是斯大林用武力侵占了三国,现在戈尔巴乔夫再怎么说好话也没用。这就是斯大林欠下的孽债总得有人还,戈尔巴乔夫不想当替罪羊,就得认账。

荀路 2021年1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