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一19日 外电报道,雅科夫列夫、普里马科夫、沙塔林、彼得拉科夫等七人已提出辞职,将脱离苏联领导阶层。据说他们辞职的原因分别是: 授予戈尔巴乔夫巨大权力、取消总统委员会、放慢经济改革速度、在立陶宛发动袭击。

1月20日 莫斯科约十万人举行示威游行和集会,反对戈尔巴乔夫,支持叶利钦,声援立陶宛,要有俄罗斯自己的总统和军队。这次活动是由“民主俄罗斯”和跨地区议员团组织的。会上宣读了叶利钦的告俄罗斯公民书,其中说: 在苏联, “经济改革被冻结,民主被出卖,公开性被践踏,专横和无法无天行为得到了恢复”。会议通过一项决议,表示支持叶利钦,要求从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撤出讨伐队”,对立陶宛“救国委员会”领导人起诉,解散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和最高苏维埃。

同日 苏联内务部队与支持拉脱维亚独立的共和国特种警察部队在首都里加发生枪战,造成五人死亡,十人受伤。

1月22日 戈尔巴乔夫就国内紧张局势发表声明,强调苏联内外政策不变,同时指责叶利钦组建俄罗斯军队的言论孕育着严重危险。

同日 戈尔巴乔夫同拉脱维亚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戈尔布诺夫和拉脱维亚CP中央第一书记阿.鲁比克斯今天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了会谈。

在会谈过程中指出了导致武装冲突和人员伤亡的拉脱维亚社会政治局势尖锐化的巨大危险性。会晤双方对伤亡者家属深表同情,强调必须采取刻不容缓的措施降低社会对抗、在政治对话的基础上寻找在共和国加强法制、法纪和使共和国局势正常化的途径。在这一进程中,拉脱维亚共和国最高苏维埃,所有主张民族平等、主张捍卫每个苏联公民的权利和合法利益的政党和运动都应该发挥巨大作用。双方就联盟机关和共和国机关在解决族际冲突方面的作用,就所有共和国在革新后的苏联中进行富有成效的经济和政治合作的可能性详细地交换了看法。戈尔巴乔夫表示愿意继续以最积极的方式在拉脱维亚共和国和波罗的海沿岸其他共和国促进局势健康化、加强公民和睦和和谐。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阿.卢基扬诺夫参加了会谈。

同日 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签署命令决定从1月23日起,停止流通1961年版的50和100卢布两种纸币,规定居民从银行提取存款每月不得超过500卢布。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指出,大面额纸币是“影子经济”的重要部分,被走私犯用来破坏苏联经济。目前走私到国外的大面额纸币约有70亿卢布。

《真理报》一位负责人说: 这次首先受到打击的是领养老金的老人,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积蓄了一笔钱,准备为自己料理后事,可突然宣布一次只能兑换二百卢布,余钱要写申请、排长队、受折腾,故而引起不满;军人的不满已见诸报端,在边陲值勤和远离国土的军人根本不可能在三天内把这些钱兑换出来。他认为,这是戈尔巴乔夫“给对手送去打击自己的炮弹”。

美国学者科恩把苏联解体看成是一场悲剧,认为苏联完全可能通过渐进的改革拯救自己,就像美国废除奴隶制那样。他不同意把苏联说成是一个帝国或特殊帝国的解体,而是从另外的角度解释苏联的解体,即苏联的解体不同于其他帝国(包括俄罗斯帝国)是战争或革命的结果。促使苏联瓦解的力量不是边远殖民地区的分离主义,而是“帝国”自身的中心地区的政治领导。他认为经济因素在苏联解体中不是主要的(因素),主要是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在同一舞台上的争夺。英国学者雷切尔.沃克与科恩的观点相近,他说当俄罗斯“决定收回自己的主权时,‘中央’就会失去维持其权力的财富来源,戈尔巴乔夫成了没有国土的总统,苏联政府成了没有领土可以统冶的政府”。

1991年的苏联,确实到了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的地步。之所以落到这种众叛亲离的境地,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综合作用。用一两种因素来解释是得不出能说服人的结论的。

荀路 2021年1月1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