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日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发表谈话,指责苏联领导人的政策。他说: “改革倡导者彻底地离开改革的原则,导致了国内极其严重的政治局面。拒绝政治改革,压制共和国的主权,关于实行巡逻的总统令,关于打击经济犯罪和怠工的总统令,电视和报刊方面令人担忧的改革,关于暂停实施新闻法的建议,货币改革的巨大代价,庇护军队在波罗的海地区的作为——这都是同一链条上的几个环节。我同总统的五次会见使我确信,他没有一次兑现自己的诺言,其中包括将第二个电视频道交给俄罗斯的诺言”。

1月 立陶宛出现紧张局势,发生流血事件,引起苏联全国和世界舆论的注意。1月7日,立陶宛政府大幅度提高食品价格,引起居民不满,群众包围了议会大厦,要求解散议会并让政府辞职。8日,一批空降兵开到首都维尔纽斯,执行苏联总统关于征兵问题的命令。同日,立陶宛政府总理普伦斯克涅被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轰下台。9日,戈尔巴乔夫接见立陶宛16个公众团体的代表,这些代表要求在立陶宛实行总统治理。10日,戈尔巴乔夫向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发出呼吁,要求该共和国迅速、全面恢复苏联宪法,废除违反宪法的决定。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立即表示拒绝。当天,民航、铁路等许多企业开始罢工,要求解散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实行总统治理。11日,立陶宛“救国委员会”宣告成立,宣布“把全部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要求恢复苏联宪法在立陶宛的效力。当天,苏联内务部队占领维尔纽斯隶属于苏共中央的出版社大楼。13日,苏联内务部队“应救国委员会的请求”,前往控制国家电视广播大楼,同守卫大楼的民族主义分子发生武装冲突,造成14名立陶宛人和一名特种兵死亡,约150人受伤。随后,“救国委员会”和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各自宣布自己的宵禁决定。塔斯社说,立陶宛“实际上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兰茨贝吉斯则宣布,立陶宛“同苏联处于战争状态”。同日,隶属于总统的联邦委员会代表团抵达维尔纽斯,进行调解活动。25日,“救国委员会”发表声明,为了用政治方法在立陶宛恢复苏联宪法制度,该委员会停止自已的活动。30日,苏联内务部长普戈说,所有空降兵部队和三分之二的内务部队已从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撤出。至此,坚持立陶宛独立同主张该共和国留在联盟这两种力量之间的激烈斗争告一段落,但矛盾依然存在,斗争远未结束。

叶利钦等民主反对派借立陶宛事件对戈尔巴乔夫等人进行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叶利钦飞到了爱沙尼亚,与波罗的海三国的最高苏维埃主席一起商讨对策,表示相互支持,并呼吁联合国秘书长召集紧急会议。1月20日,“民主俄罗斯”运动在莫斯科组织20万人参加的游行,声援立陶宛,要求苏联总统、国防部长辞职。

在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开始逃避责任,他声称自己对在立陶宛使用军队一无所知;国防部长亚佐夫、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内务部长普戈也声称没有下令动用军队。前总理雷日科夫认为,没有戈尔巴乔夫的同意,军队不可能参与。苏联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罗.麦德维杰夫在其所著《苏联的最后一年》中写道: “为了控制当地局势,苏联国防部副部长瓦连尼科夫被紧急派往维尔纽斯。瓦连尼科夫将军和驻地军官进行商讨之后,马上建议在立陶宛实施苏联总统直接管制,但戈尔巴乔夫否定了他的建议”。戈尔巴乔夫在1月22日的讲话中说: “发生在维尔纽斯和里加的事绝对不是总统的路线,正是为了实现这一路线才实行总统制。因此,我坚决驳斥围绕这一问题的所有投机、所有怀疑和诽谤。” 他要求政治组织通过法律的途径获取政权,不要使用武力。

关于维尔纽斯流血事件,立陶宛法庭于1999年8月宣布对六个立陶宛前共产人士进行长期监禁,其中包括立陶宛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布罗季亚维丘斯,罪名是参与“救国委员会”和领导苏联特种部队。

荀路 2021年1月22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