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 白俄罗斯、哈萨克、俄罗斯、乌克兰的代表举行工作会晤,会后发表一项声明,主张各共和国最高苏维埃通过的主权宣言以及各共和国之间签订的条约应成为主权共和国联盟条约的基础。联盟条约的主要思想应是,为深刻改革各共和国之间的关系奠定牢固的法律基础。

2月6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发表电视讲话,号召苏联公民参加3月17日的全民投票。戈氏在讲话中列举了必须保留联盟的各种理由。他说已经公布的新联盟条约草案构想的主要方向是各共和国——联盟主体的主权。他指责立陶宛和爱沙尼亚搞自己的民意测验,是企图以此代替全民投票,说这是无视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就三月份全民投票问题作出决定,指出根据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决议,3月17日将就保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问题举行全民投票。这无疑是苏联国家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决定要求各级党组织作好准备并坚决回击各种破坏活动。

同日 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民族政策委员会主席吉连科在苏共中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招待会,就即将举行的联盟问题全民公决答记者问。他说,如果个别共和国某个机构决定不参加投票就将承担极大政治责任。

就目前为止,各共和国对公决一事的态度是不统一的。俄罗斯和中亚四个共和国支持公决。摩尔多瓦和阿塞拜疆的态度不明朗。而几个已声明要退出苏联的共和国断然反对在本共和国境内搞全民公决。

同日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晚上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了他的智囊团成员,并就苏联形势中的一些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随同出席的有12名智囊团成员,包括科学院院士阿尔巴托夫、经济学家布尼奇、军事理论家沃尔科戈诺夫等。叶利钦在会上说,联盟新闻机构对俄罗斯实行新闻封锁,不报道有关的重要事件。他表示要对俄罗斯是否需要自己的军队等重要问题作出回答。

同日 塔斯社播发了题为《利加乔夫对<苏维埃俄罗斯报>发表谈话》的消息。利加乔夫在谈话中指责戈尔巴乔夫是在搞自由化和缺乏坚定性。他认为,苏联现已走向“社会政治危机的顶峰”, “反社会主义势力和反共势力开始公然猖獗进攻我国社会经济制度最根本的东西”。塔斯社在这条消息中评论说,利加乔夫是故意歪曲和修正改革的主要原则。

2月7日 苏联人民代表、苏军元帅阿赫罗梅耶夫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发表文章,谈论围绕保留苏联问题的斗争。他指责叶利钦和波波夫(莫斯科最高苏维埃主席)等开始同国家权力机构和总统公开斗争。

1990年12月10日,苏共中央召开全会,会议赞成尽快签署新联盟条约,但强调国名应保留“社会主义”的提法。据报道,戈尔巴乔夫曾建议把国名改为“苏维埃主权国家联盟”,取消原国名中“社会主义”的提法。他在全会上说: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在名称上规定它的社会构成”,新联盟条约应包含“同社会主义相关的、强烈地表示民主与人道主义的思想和原则。”

1990年12月24日,苏联第四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新联盟条约的总概念及其签署程序》的决议,决定把现行联盟改组为“自愿平等的主权苏维埃共和国联盟——民主的联邦制国家”。决定由专门的委员会负责条约的起草工作和决定签署的程序。人代会就保留联盟和原国名进行了表决。1800名代表中有1658人赞成保留联盟,反对和弃权的为20人和61人;1365人赞成保留“社会主义”的原国名,反对的和弃权的为189人和170人。

为了取得民意的支持,苏联最高苏维埃于1991年1月16日通过决定,在3月17日就是否保留革新后的联盟举行全民公决。1991年初建立了起草新联盟条约草案的专家小组,参加这一小组工作的有经济学家、法学家、政治学家。各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和自治共和国的领导人参加讨论和作出决定。但戈尔巴乔夫这一行动此时已为时过晚,这是在联盟中央与各共和国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开始的。由于各加盟共和国的对抗使联盟中央名存实亡,为摆脱危机,戈尔巴乔夫不得不通过签署新联盟条约来寻求出路,使国家不致于解体。

荀路 2021年2月2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