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 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了各共和国全权代表第一次会议,同代表总统和苏联最高苏维埃的工作小组共同继续进行新联盟条约草案的制订工作。十个加盟共和国的代表参加了会议。格鲁吉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摩尔多瓦没有代表出席会议。制定草案的工作约持续一周。

同日 美联社播发新闻分析: 美国国防部长切尼再次预言戈尔巴乔夫将下台,苏联甚至为此发生内战。从2月5日起,美国总统布什、国务卿贝克和国防部长切尼相继对苏联最近的局势发表谈话,其看法是一致的,只是切尼更明确地再次作出预言。对此,当天苏联外交部新闻局局长丘尔金举行记者招待会,对贝克的有关谈话表示不可理解,并认为切尼的谈话说得有些过火。

2月10日 立陶宛选举委员会副主席瓦茨洛瓦斯.利特维纳斯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据初步统计,在享有参加投票权的居民当中有84.43%的人参加了2月9日进行的民意测验。其中有90.47%的人同意立陶宛独立,6.56%的人不同意。

同日 苏共中央书记处举行会议,讨论国内政局和党内形势。书记处书记吉连科呼吁人们积极支持有利于联盟的政治情绪,尽力避免由于对分立主义获胜的严重后果认识不清所产生的意外情况。

2月12日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对《劳动报》记者发表谈话时说,决定兑换50和100卢布的大面值钞票具有“保护性质,而不是没收性质”。他说,“有人准备”在苏联“大量投入纸币”,即西方有人试图在苏联造成人为通货膨胀,这种做法是“无声的”不流血的吞并。

同日 上周被任命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格鲁什科会见记者时说,西方情报部门针对苏联的活动目前并未减少。他还谈到了同犯罪团伙作斗争的情况。
同日 塔斯社观察家彼得罗夫说,西方正软硬兼施,把某种改革模式强加于苏联。他说,这种企图是没有前途的。

2月13日 戈尔巴乔夫在苏联检查院会议上讲话,他强调,苏联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稳定。他说,在当前国内社会情况复杂的时期,“应当只实行一种专政——法律专政”。他认为,有人企图不是从法律立场出发,而是从自己的意愿出发来解决一切问题。

同日 立陶宛最高苏维埃主席兰茨贝吉斯会见日本共同社记者时说,立陶宛将把取得国际社会对它独立的承认作为优先解决的课题,而且凭借这股力量,迫使戈尔巴乔夫政权清楚地认识到它是独立的。他认为,立陶宛的独立,“将起到作为反对苏联扩张政策的欧洲的后盾的作用。”他高度评价最近冰岛议会通过的承认它独立的决议说: “这是可以在苏联的镇压下受到保护的非常重要的决定。”

同日 格鲁吉亚最高苏维埃主席加姆萨胡尔季阿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表示,格鲁吉亚有明确的独立计划。最优先的课题是建立独立的经济。

1988年以后,随着公开性、民主化口号的倡扬,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民族主义普遍发展起来了,出现了许多以争取本民族主权为宗旨的民族主义运动或组织,其产生的原因是广大少数民族群众对现实生活中的社会经济条件,对中央及地方行政领导的官僚行为、对民族政策和干部政策工作出现的偏差不满已久。最初提出的口号只是要求解决这些问题,但是,随着联盟中央政权的衰弱,各地民族分离主义迅速发展,波罗的海沿岸三国就是典型。

波罗的海三国的国际法地位特点与苏联其他加盟共和国不同,它们是在1939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基础上于1940年被苏联以武力吞并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始终不予承认。三国人民对苏共推行的俄罗斯化政策极其不满,特别是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人,他们觉得自己在变成少数民族。如拉脱维亚族人口占该国人口的比例从1936年的75.5%下降到1970年的56.8%;爱沙尼亚族人口占该国人口的比例从87.7%下降到68.2%。到1989年,爱沙尼亚人在该国的比例下降到了61.5%,拉脱维亚人在该国的比例只占52%,只有立陶宛较好地保持了该国本民族的优势,占79.6%。

联盟分裂从波罗的海沿岸三国开始并不是偶然因素造成的。

荀路 2021年2月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