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举行今年第五次会议。据塔斯社报道,这次会议将通过与向市场过渡、军事改革、实现人权有关的几十个极为重要的法律草案。

2月19日 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要求戈尔巴乔夫总统立即辞职,指责他“使这个国家成为独裁制国家”。美联社评论说,这是数月以来叶利钦对戈氏最激烈、最公开的抨击,看来可能重新引起苏联国内政局的危机。叶利钦在讲话中说,自从1990年5月他担任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以来,他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对戈尔巴乔夫过于信任。他说,戈尔巴乔夫骨子里有一种个人专权的倾向,并且已经把这个国家引向独裁制度。叶利钦主张戈氏立即辞职,把权力移交给一个集体领导机构——共和国联邦委员会。

2月20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就叶利钦19日的电视讲话通过决定,指出他要求戈尔巴乔夫辞职的论点是与苏联宪法抵触的。

同日 苏联总理帕夫洛夫也发表电视讲话,批评了叶利钦在昨天的电视讲话中所阐述的立场。他认为,叶利钦企图“偷换改革和向市场关系过渡的内容”,用共和国和其他行政区域实体的多中心论来偷换带头人的优先地位。

这一天,哈萨克和乌克兰的领导人纳扎尔巴耶夫和克拉夫丘克也发表讲话批评叶利钦,说叶利钦的发言是“草率的、未经周密考虑的和不负责任的”, “有可能造成国家的进一步不稳定”。

苏共莫斯科市委和监察委员会全会20日就叶利钦的讲话作出决议,表示支持戈尔巴乔夫寻找使国家摆脱危机的途径,不允许紧张局势升级和保存革新后的苏联的努力。

但俄罗斯的一些议员对叶利钦的讲话是既有反对也有支持的。

这一天,苏联《真理报》和《消息报》都发表文章批评了叶利钦的讲话。

2月21日 俄罗斯议会一些负责人就叶利钦19日的讲话发表致俄议会和人民代表的声明。声明说,“许多俄罗斯人、俄罗斯联邦人民代表,包括我们,都把复兴俄罗斯、恢复俄罗斯各族人民的尊严及其经济和政治主权的希望寄托在叶利钦身上”。 “现在应该说,这种希望落空了。叶利钦的活动起初是进步的,但后来日益表现出独断专行、专横跋扈”, “把议会共和国引向激烈的政治对抗”。他们要求立即召开非常人民代表大会总结叶利钦的活动。

苏联报纸今日报道,各界人士纷纷谴责叶利钦的讲话,只有莫斯科市苏维埃主办的《自鸣钟报》刊登《叶利钦将战斗到底》的评论,为叶利钦辩解。

同日 叶利钦同《国际文传电讯》记者谈话时说,他不是同戈尔巴乔夫而是同旧制度作斗争。

1987年以后,在苏共党内逐渐形成了以叶利钦为首的激进改革派、以利加乔夫为代表的所谓保守派、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主流派。三派之间的斗争分化削弱了苏共党的力量,对苏联的改革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叶利钦1931年出生,1955年毕业于乌拉尔工业学院建筑系,1961年加入苏共,1976年成为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1985年12月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兼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

从1987年秋天起,叶利钦等激进派开始向戈尔巴乔夫施压,认为戈氏的改革速度太慢,没有去触动官僚机构这个最“神圣”的东西。他们公开宣传“批评无禁区,公开无限制”,这就不仅引起了利加乔夫,也引起了戈尔巴乔夫的不安。

在1987年10月21日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上,叶利钦向利加乔夫和戈尔巴乔夫公开提出了挑战。他指责改革进展缓慢,人们一无所得,并说近来对总书记的吹捧有所增长;他还指责利加乔夫和书记处的工作作风没有任何改变。最后,叶利钦提出辞职。与会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对叶利钦进行了尖锐的批评,认为他的发言是不负责任的。全会通过《苏共中央全会关于叶利钦在中央全会上发言的决议》,指出: 苏共中央全会认为叶利钦在全会上的发言在政治上是错误的。

11月9日叶利钦自杀未遂。11日,病中的叶利钦被硬拉到莫斯科市委会上,戈尔巴乔夫和会议的参加者一致对叶利钦进行谴责。会议解除了叶利钦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的职务。1988年2月,苏共中央全会解除了叶利钦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

荀路 2021年2月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