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 苏联举行建军节庆祝大会。(2月23日是建军节)戈尔巴乔夫出席了大会。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科切托夫在会上作报告。他说,苏联当前的国际处境相当复杂,“苏联需要有一支有能力反击来自任何方向侵略的、强大的、全联盟统一的、多民族的武装力量”。他指责叶利钦发表野心勃勃的言论和奉行使苏联更加分裂的方针。

这一天,俄罗斯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伊万.波洛兹科夫也发表谈话,反对建立共和国军队。他还反对武装力量的“非政治化”和“职业化”。

2月23日 莫斯科举行支持军民团结的几十万人集会,国防部长亚佐夫等出席。这是苏联举行的第一次支持军队的群众性集会,由莫斯科机器制造厂发起,得到了老战士委员会、苏共莫斯科市委的支持。会上发言的有工人、老战士、军人、军属、演员、作家、运动员、学生和人民代表共13人。发言的主要内容是支持军队、支持改革、主张统一。

同日 列宁格勒却举行了两个不同的集会: 一个是支持军民团结的集会;另一个则是由两个月前成立的 “公民抵抗运动委员会”组织的,他们称这次集会是“同帝国告别”。

2月24日 塔斯社报道,民主俄罗斯运动22日发起的集会今天已是第三天。内容仍是支持叶利钦,要求戈尔巴乔夫下台。

同日 苏共中央书记处讨论全民投票的准备情况。苏共中央副总记伊瓦什科强调,支持新联盟条约是各级党组织的重要任务。

同日 拉脱维亚就独立问题举行初步民意测验。今天,1400个投票站开始工作。当地报纸的标题和一些标语都呼吁投票赞成独立。但在下面散发的一些传单却鼓励投反对票。传单说,一旦独立,等待许多人的将是移民的命运。

2月25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关于就未来的联盟举行全民投票的措施的决定。决定宣布,共和国机关作出的抵制定于3月17日举行的关于未来联盟的全民投票的决议是非法的。目前还没有作出关于举行全民投票决定的共和国有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摩尔多瓦。

同日 立陶宛共和国、市和区的共产党报纸注册证停止生效。据报道,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在1990年9月通过的政党法规定,立陶宛共产党已被看作是“另一个国家的政党”,在共和国境内不再有从事活动、包括出版报刊的权利。

同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向最高苏维埃提出有关内阁组成的建议,请求同意任命23位苏联内阁成员。

“叶利钦事件”在苏联引起了轩然大波,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指出: “整个事件不是个别的偶然事件,它反映了由潜在的意见的分歧走向公开的意见分歧。正像我已经说过的,正是在这个时候在权力的最高层开始以较为明确的形式表明各自的立场。” 叶利钦在党内外获得了许多人的同情,历史学者皮霍亚在其著作中写道:

“但是,把叶利钦开除出党的最高领导班子所产生的效应完全不是这场运动的组织者所希望的那样。如果说以前这种惩治确实会使一个人从政界消失,现在的情况则不然。被罢官的叶利钦马上变成了一个游离于有70年历史的国家政治生活规则之外的政治人物。他成了国内所有不满者的领袖,成了不久前还是其领导成员的那个党的政治反对者。在一个没有反对党的国家,叶利钦成了未来运动的领头人。反对派的领袖人物出现了,许多原先只有不满情绪的人作好了成为反对派的准备,为未来年代的激烈政治斗争创造了重要前提条件。这是‘叶利钦案’制造者们所没有想到的。”

戈尔巴乔夫对叶利钦并没有采取彻底打倒的手段,而是让他担任国家建设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部长级)的职务。事后,叶利钦分析了戈尔巴乔夫为什么给了他一个较高的职务,他说:

“我觉得,如果戈尔巴乔夫身边没有叶利钦,他必定要臆造出一个叶利钦……他懂得,一个厉害的、带刺的、不让党的官僚机构过安稳日子的人是需要的,应当把他安置在身边不远的地方。在这一出生动的戏中,所有的角色都已分配好: 利加乔夫——保守派,反面角色;叶利钦——冒进的左派,爱闹事的人;戈尔巴乔夫本人——英明的、无所不知的主角。虽然这一切他都预见到了。”

“除此之外,我想,他是慑于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才决定不让我退休,不派我去某个遥远的国家去当大使。当时,抗议全会决议的信件如巨浪一般涌向中央委员会,涌向《真理报》,涌向所有中央级报刊的编辑部。人们毕竟是要清算此账的。”

“叶利钦事件”不仅对于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个人的关系,而且对于整个苏联政局都有重大影响。叶利钦摔倒在地,但他却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时机一到,他就会站起来开始新的战斗。

荀路 2021年2月7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