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在其《难以作出的抉择: 对苏联空军投入朝鲜战争的历史考察》一文中对苏联空军飞越鸭绿江投入战斗是这样描述的:

其实,莫斯科并没有袖手旁观,斯大林在任何时候都做好了两手准备。就在中国决心孤军奋战的时候,苏联空军也在紧张地集结。按照军事部的命令,自10月14日起苏联空军相继组建了第144、17、328、20歼击机航空师,准备前往中国。10月19日,即中国出兵朝鲜的的当天,华西列夫斯基报告了将派往中国的空军和坦克兵的准备情况和具体时间: 11月3日前,已经部署在东北的第151歼击机航空师将扩编为两个师;11月28日前,新组建的4个歼击机航空师完成在沈阳的集结并于12月15日前进入战备状态;11月30日前,从各军区调集的10个坦克团到达沈阳;12月1日前,新组建的3个强击机航空团在沈阳完成集结。10月24日,即志愿军入朝后第一次战役打响的前一天,各空军师和坦克团的组建工作结束,并陆续开往中国。

尽管做了充分准备,但苏联空军部队并没有接到作战命令。驻华军事顾问科拉特科夫在接收采访时说: 斯大林对毛泽东还是不放心,他一直拖延给空军部队下达作战命令,就是要等到中国军队真正开始战斗。直到10月25日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的遭遇战开始后,斯大林才相信,中共不是民族主义者,不是“亲美分子”。于是,10月29日,苏联顾问通知周恩来,莫斯科已同意苏联空军“在安东担任防空”,并可飞越中朝边境,还答应10天后将基地从沈阳移至安东。11月1日,苏联空军第一次在鸭绿江上空投入了战斗。这一天,别洛夫航空师的米格15飞机从沈阳和鞍山两个机场各起飞8个架次,在安东–新义州上空击落了两架美国F82飞机,高射炮还击中了两架。苏方在空战中没有损失。在11月1日至12日的最初几次战斗中,苏联空军共击落美国飞机21架,其中包括两架B29战略轰炸机。

11月2日,苏军总参谋长什捷缅科向斯大林报告了志愿军各部队不断发起进攻并取得胜利以及第二梯队(第九兵团)三个军将陆续调往东北的情况;11月6日的报告进一步说明了联合国军损失惨重而志愿军顺利进展的情况。这更增强了斯大林的信心,他于11月15日通知中国,苏联准备向别洛夫师增派120架米格15歼击机,并由此成立军一级的指挥机构(第64航空军)。11月20日,苏联部长会议作出决议,向中国派遣第二批空军部队。计划安排除已在中国的第151歼击机师和在鞍山新组建的第19歼击机师外,从11月初到次年初,将有12个歼击机师、两个强击机师、两个轰炸机师陆续进入中国,分别部署在东北及北京、上海、青岛、广州等中心城市周围。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团以上干部烈士英名录》收录的244名牺牲者中,有109人死于空袭(其中包括毛岸英),约占总数的45%。由此可见,没有空军支援的志愿军在战场上伤亡重大,吃亏甚多。以此推算,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伤亡约90万人中估计有三分之一是空袭造成的。想像一下,如果没有苏联空军的直接参战,没有苏联对中国志愿军空军的支援,那志愿军的伤亡数字将会更大。

当年在朝鲜的天空,美军飞机遮天蔽日,将志愿军阵地炸成一片焦土。美国空军骄傲地宣称: “朝鲜的白天和太阳是我们的!” 但是,一支涂着八一军徽的空军冲进了朝鲜天空,与美国空军展开了凶猛的搏杀。随着一架架美国飞机拖着黑烟坠向地面,美国空军参谋长兴登堡上将惊呼道: “CP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中强国之一。”

殊不知,当时在朝鲜天空与美军战斗的本来就是世界主要空中强国——苏联。

沈志华的文章披露了当时的真实情况:

11月30日苏军总参谋部报告: 航空军指挥机构人员已经全部抵达沈阳,各航空师已陆续到达或正在调运途中。此外,计划供应中国的大炮、弹药、汽车及其他装备也陆续开始启运,有些已经运抵目的地。至12月4日前,派往中国的空军部队已有11个歼击机师,两个轰炸机师,以及第64航空军指挥机关、第六飞行技术学校的部分人员,共计将军5人,军官5058人,官兵总数达17950人。与此同时,为组建中国空军,已移交给中国各种飞机1653架,其中歼击机900架(其中有350架为当时最先进的米格15)、强击机117架、轰炸机132架、教练机412架、运输机44架、通讯机56架。此外,还有各种车辆1871部。

1951年1月9日第64航空军的报告全面反映了苏联空军最初两个月投入战斗的情况。执行作战任务的部队有8月11进驻沈阳、鞍山和辽阳机场的第151师,11月1日进驻辽阳机场的第28师,11月20日从上海移师鞍山的第50师,共6个歼击机团,每团各有30架米格15飞机。11月27日,这三个师合并为第64歼击机航空军。从9月3日起,各部队开始实行每日战斗值勤。苏联空军最初的任务只是防止美国空军对中国境内目标的空袭和侦察,特别是保护鸭绿江大桥和安东电站的安全,因此规定,所有歼击机不得越过鸭绿江。考虑到这条禁令对实际作战十分不利,且难以执行,部队于11月6日接到新命令,作战时可以进入朝鲜领空。12月3日,以安东为基地的第50师进一步领受了新的任务——“保护北朝鲜中国志愿军的后方”,特别是从鸭绿江到清川江的交通线。此外,这些部队以及后续各师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助组建和培训中国空军。在苏军的帮助下,中国空军第一支歼击机部队(第四师)于12月12日完成组建,并立即在苏联飞行员的带领下投入了实战训练。在两个月的战斗中,苏联空军三个师共出动飞机1079架次,击落美机68架,其中B29战略轰炸机12架,苏方仅损失飞机9架,飞行员7人。自苏联空军参战以后的整个作战时期,美机再无一架接近中国境内被保护的目标。不过,由于当时在中朝边境只有一个机场,苏联空军兵力有限,以及雷达和通讯设备缺少等原因,朝鲜境内志愿军后方交通线未能得到有效保护。

苏联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究竟如何呢?

最先参战的苏联空军324师师长阔日杜布是卫国战争中击落62架敌机的苏军头号王牌。由于他是苏联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赫赫威名不容有失,所以斯大林亲自下令不许他升空作战。但阔日杜布带出了一个喷气式战斗机时代至今无人能超越其战绩的王牌飞行员,这就是击落23敌机的196团团长佩里亚也夫上校。

朝鲜战争爆发后,作为苏联空军最精锐的战斗机部队,196团奉命经陆路进驻中国安东,飞机则拆成散件运抵中国后再组装。此时的苏联不想和美国正面发生冲突,命令苏军在空战中必须使用朝鲜文或中文。一时间196团变成语言强化补习班,但这样的语言突击学习效果可想而知。佩里亚也夫为此找到顶头上司阔日杜布师长大叫: “飞行员们用朝鲜语无法完成训练科目,指挥员也不会说朝鲜语。世界上没有人会使用自己不会的语言作战!” 阔日杜布则一脸无奈地回答: “这是最高统帅的指示。”

为了不与美国人正面冲突,只好突击学朝文中文的苏联人并不知道,其实他们的对手对双方空战引发苏美大战也是心里直打鼓。美军飞行员早就发现他们的对手同样是白种人,美军监听机里俄语对话清清楚楚,但美军飞行员一下飞机就得到了严令: “谁敢将空中遇到的事说出去,立刻军法处置!” 这可真是典型的麻杆打狼两头怕了。搞笑的是,中国人也来凑热闹,掩耳盗般地把这些苏联飞行员说成是“中国俄罗斯族”。

1951年4月1日,佩里亚也夫率196团首次参战,起飞前飞行员再度接到严令必须在空战中使用朝鲜语。结果在这场愚人节大战中,苏军飞行员在空中连话都不知怎么说,打了一场愚蠢的战斗,两架米格15被击落,而美方无一损失。愤怒的佩里亚也夫下了飞机找到师长破口大骂: “再让我们使用外语就是犯罪!你他妈的自己上去干一仗试试!”

阔日杜布没有发火,等佩里亚也夫喊叫完后平静地说了一句: “下一次你见机行事。”

师长的默许马上立竿见影,4月4日佩里亚也夫第二次率部出击,手下的谢班诺夫当即击落一架F86,这是196团第一个战果。佩里亚也夫本人于5月20日也打下一架F86,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按照苏联官方的统计,佩里亚也夫共击落了19架美机,其中14架得到了美方的确认。苏军在朝鲜空战中的另一位王牌苏加金宣称击落美机23架,美方只承认13架。另外,佩里亚也夫还有4架战果得到了僚机的印证但没有照相证明,所以未列入官方战绩。按佩里亚也夫本人说法,他的总战果应为25架。现在很多俄罗斯资料采用了25架这个数字。更令人称道的是,佩里亚也夫还带出了一支功勋部队,196团在朝鲜战争中的总战果高达108架。1993年朝鲜战争结束40周年之际,佩里亚也夫受邀访朝,受到了金日成的接见和授勋。正是这次访问使西方知道了佩里亚也夫的事迹。

沈志华在这篇文章中指出:

1951年春天中国空军参战后,朝鲜后方及志愿军的补给线得到了进一步保障,而6月初庙沟机场投入使用后,苏联空军在安东地区部署的兵力增至两个师, “极大地提高了歼击机的作战机动性,并迫使敌空军减少了在安州以北地区的活动”。此后便形成了后来人们常说的鸭绿江至清川江上空的“米格走廊”。然而,斯大林规定的苏联军人不得进入前线作战的禁令始终没有解除。在空战中,莫斯科为第64航空军限定了作战范围,即向南不得越过平壤—元山一线,东西两侧不得超越海岸线。按照苏联人的说法,这是“我们的战斗指导原则,必须严格遵守”,虽然这种规定导致米格飞机不能充分发挥其良好性能。斯大林给在华苏联军事总顾问的指示更明白: “绝对必要”的是,“中国人在前线只能靠自己的空军”。

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苏联空军通过换防,先后派出10个航空师和4个高炮师参战。航空师共实施战斗起飞64300架次,飞机滞空时间长达49449小时,空战1872次,击毁敌机1106架,自身损失飞行员120人、飞机335架。高炮师击毁敌机153架,自身阵亡68人,损失高射炮6门、探照灯一台。中朝联合空军投入战作的有10个航空师(中国7个、朝鲜3个),共实施战斗起飞22300架次,空战366次,击毁敌机271架,自身损失飞行员126人,飞机231架。

苏联空军秘密参战仅两个月,新建的中国空军经过战前突击训练也正式投入朝鲜战场大空战。志愿军首先是在苏联空军带领下学习空战,部队都和苏联空军混合驻扎,共用一个机场。朝鲜战场上的中国头号王牌、有9架战果的王海(后任中国空军司令员)上将几十年后邀请当年的苏联老红军代表团来华访问。他在招待会上讲了几句话: “我们中国空军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对我们的帮助。第一,是你们教给我们技术;第二,是你们带领我们打仗,是你们教我们打仗;第三,和苏联红军在一个食堂吃饭,我们不会喝酒你们就逼我们喝,结果我们学会了。谢谢你们。”

过去一直说被志愿军飞行员张积慧击落的乔治·戴维斯是美国在朝鲜的头号王牌飞行员,他击落对方飞机14架。现在又证实,美国空军51联队16中队飞行员约瑟夫·克康奈尔击落对方16架飞机,他才是美军在朝鲜的头号王牌飞行员。但这位王牌也曾被中国飞行员蒋道平击落,跳伞后被美军一架直升机在海面救回。(1956年,麦克康奈尔在一次飞机试飞中身亡。)蒋道平也是中国空军一位王牌飞行员,拥有击落7架敌机的战果。

中国空军在朝鲜战场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但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王海上将晚年回忆说: “我的记忆很深刻,抗美援朝我们击落对方飞机330架,击伤150架。但我自己也被美军击落过,我跳伞了。我们牺牲的行员有116人,这116个飞行员也不亚于一个师。我们团副中队长以上的干部加在一起,才凑足12个人起飞。我们大队虽然战绩很大,但是牺牲了4个飞行员。一共8个飞行员,牺牲了50%。”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国空军在朝鲜战场的不俗表现,与他们使用的战斗机有关。这种战斗机就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被美国人称为“绝对武器”的米格15歼击机。与同期的美国喷气式战斗机相比,米格15在多方面占有优势,多项性能指标达到当时世界最高水平。在当时美国空军装备的三种喷气式飞机中,F82和F84基本上是被米格15追着打,只有F86佩刀式能与之旗鼓相当。

米格15进朝鲜,这是斯大林亲自下的命令。根据中苏两国达成的协议,苏联抽调出一个精锐的歼击机师324师秘密部署在中国东北。这支部队全部装备米格15,师长是三次苏联英雄获得者、击落敌机62架的阔日杜布。

1950年11月1日,在鸭绿江上空,一批驾驶P51战斗机的美国飞行员被突然出现的米格15歼击机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报告说,这种机体纤秀,机翼后掠的飞机飞得快爬得高,可以轻易地把F82、P51甩在身后。与它相比,美国飞机就像在空中“抛了锚”。

中国空军的战绩也是同米格15的优异性能分不开的,打P51、F82、F84这些性能比米格15差的战斗机,米格15的战损交换比就很低;但是打F86这种同一技术水平的战斗机,米格15的战损交换比就很高了。

F86和米格15各有各的绝活: 米格15机身轻便,推力比大,爬升性能好,升限比F86高出一千多米;F86的盘旋性能好,急剧水平机动时不易进入螺旋,胜过米格15。双方的飞行员们便斗智斗勇,利用各自战机的优势,发明不同的新战术克制对方。
沈志华在文章最后指出:

至此,可以对斯大林在苏联出动空军问题上的思考和决策做一个总结了。早在战争之前苏联空军就已经来到中国,这是为了履行中苏同盟条约所规定的盟国责任;美国在朝鲜参战迫使中苏两国领导人都想到了中国出兵的问题。为此,斯大林承诺苏联出动空军掩护中国地面部队,但没有说明出动的时间和方式;毛泽东想及早派兵参战以便尽快结束战争,但斯大林并不急于使用中国军队,因为这涉及苏联出动空军及其在朝鲜的地位和影响;在三八线被突破的危急时刻,毛泽东希望立即出兵援朝,而斯大林担心苏联与美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也怀疑毛泽东出兵的诚意与效果,故拒绝出动空军;中国志愿军毅然出动并与联合国军作战后,苏联空军也随后投入了战斗,不仅保护中国领空,而且越过鸭绿江为志愿军后方提供掩护;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斯大林坚持不变的原则是: 无论是否越过鸭绿江,苏联空军只在后方活动而绝不进入前线配合中国地面部队作战。至于中、苏、朝之间的同盟关系,可以明显地看出: 在中国出兵之前,莫斯科对北京一直怀有戒心,而金日成对斯大林则是言听计从;中国出兵以后,这种情况有了很大改变。

“抗美援朝”被中国有些人称之为“伟大胜利”,每每提起总是喜形于色,眉飞色舞。我写此文就是让大家明白真相并不是那么回事,爱国愤青在这个问题上拿着疮疤当奖章实在是令人贻笑大方。朝鲜战争最后的结局是停战,根本谈不上谁胜谁负。非要说高低上下,我认为金日成是失败者,因为他的 “祖国统一解放战争” 没有取得胜利。至于中方大肆宣传的“胜利”云云,首先别忘了这是以伤亡损失百万人的代价换来的;其次别忘了中国背后站着一个金主苏联。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苏联向中国提供了64个陆军师、22个空军师的装备,当然大部分装备是是有偿提供的。这时期中国所欠苏联的军火款为30亿人民币。今天可以坦率地说,没有苏联当时提供的大规模军事援助,中国志愿军是很难取得与联合国军打成平局的结果的。彭德怀在一次高层会议上毫不讳言地说: “目前战线稳定,是斗争中取得的,即一边打仗一边稳下来的。原因是我们装备改善了,我军出国时一个师的大炮还顶不上美军的一个营,现在我们每个师有三百多门大炮了。又有榴弹炮,工事改善了,战斗经验丰富,是在这三个条件稳定下的来,以装备改善为主。”

彭德怀的这番讲话,给了那些宣扬中国志愿军以劣势装备“打败美国野心狼”的爱国愤青一记响亮的耳光!

(全文完)

荀路 2021年2月10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