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 塔斯社记者报道: 戈尔巴乔夫总统和布什总统新的最高级会晤首先取决于限制武器方面、达成各自裁减50%的进攻性战略武器的协议以及苏美相互关系的所有其他方面取得的进展。会谈是两人单独在莫斯科市中心外交别墅举行的。预计共举行三轮会谈。此外,两个专家工作小组——分别负责裁军和近东问题的专家小组——也将开会。

3月15日 戈尔巴乔夫总统发表电视讲话说: “现在,我们已处在全苏全民投票的前夕。在我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搞这件事。在参加全民投票时,我们每个人都应当充分地认识到,全民投票将解决涉及到我们多民族国家的今天和明天的这个主要问题。这涉及到国家的命运、我们祖国的命运,涉及到我们共同的大厦,也涉及到我们同你们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生活的问题”。 “我呼吁你们大家,亲爱的公民们,参加全苏全民投票,并对提出的问题投 ‘赞成’ 票。” “我们投‘赞成’票就将保留国家的完整。” “我还想强调指出一点,全民投票的成功将为满怀信心地继续进行我们已经开始的各项改革创造新的条件,而我们的一系列重大计划和这些计划的实现同这些已经开始的改革是分不开的。” “我坚信,如果社会上出现严重的分裂,那么就不会有胜利者。大家都将成为败家。我们同你们大家都将受损失。甚至难以想象国家分裂、人们和各个民族相互对立会带来多少灾难和不幸。”

3月16日 塔斯社记者报道: 今天,莫斯科的一些区举行了各种政党和社会团体的集会。由“人的精神复兴人民运动”的代表和俄罗斯科学院组织的集会是在“赞同革新联盟”、 “叶利钦主义行不通”、 “分立主义——打击俄罗斯和其他共和国的经济”的口号下举行的。参加集会的还有劳动者联合阵线、国际主义运动等其他社会团体的代表。与会者的发言涉及到了苏联社会现代生活的广泛问题,归结起来是支持保留苏联作为伟大国家的主张。

“民主俄罗斯”在相反的口号下举行了集会。“民主俄罗斯”积极分子号召集会者反对革新联盟并支持在俄罗斯设立总统职位的主张。大部分讲话都带有公开的反共性质。

3月17日 叶利钦认为,今天在苏联举行的联盟全民投票是苏联和俄罗斯政治局势发展的一个“民主途径”。联盟全民投票提出了作为一个国家保留苏联的问题。叶利钦在莫斯科自己所在的投票站投了票,然后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在戈尔巴乔夫“干脆滚开”的名单中,排在最前面的是格里戈里.罗曼诺夫。他是前苏共总书记契尔年科死后戈尔巴乔夫的主要对手。此人表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贪杯而好色。他的不良行为在上层尽人皆知,但无人奈何,如今却成为戈尔巴乔夫的一个把柄。在他被解职之前,有关他的两个不检点行为已流传开来: 其一是罗曼诺夫在对芬兰访问期间,曾在一次招待会上喝得酩酊大醉,因酒精中毒住进了医院。这在当时轰轰烈烈的反酗酒运动中特别扎眼。其二则是旧事重提,也同芬兰有关。罗曼诺夫长期担任列宁格勒党的首脑,常常乘游艇去芬兰湾游弋。有一次,他由一名年轻女友陪同去游览时,不小心驶进了芬兰水域,被芬兰一艘巡逻艇截住,带到一个港口接受盘问。当芬兰方面得他们扣留的是苏联一位政治局委员时,就立即放了他。这些广为流传的不良行为严重损害了罗曼诺夫的名誉和地位。于是,1985年7月1日苏共中央全会上,罗曼诺夫“因健康原因”被解除职务。

在这次中央全会上,谢瓦尔德纳泽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叶利钦和扎伊科夫升任中央书记处书记。

7月2日,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葛罗米柯当选为最高苏维埃主席主席。他的外交部长职务由谢瓦尔德纳泽接任。

9月27日,年过八旬的吉洪诺夫提出退休要求,戈尔巴乔夫随即提名雷日科夫接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总理)一职。

12月24日,格里申被解除苏共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职务,由叶利钦取代。

荀路 2021年3月1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