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7日 莫斯科的连阴天终于在苏联历史上首次全民公决的日子——今天放晴了。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中午一时与夫人赖莎一起,在一大群警卫人员陪同下,从他住的一座四层公寓楼步行到三百米外的苏联科学院化学物理研究所——莫斯科第18区第11投票站参加全民公决。

投票后,他对等候在零下10度的寒冷中已四小时的记者们谈到这次公决时说,如有了结果,少数应当服从多数。

在谈到国内各种政治势力时,他说,人民已经看到各种困难和危险,对各种政党的立场有了比过去更清楚的认识,这样就可以保证人民不会支持那些搞分裂、把国家拖入危险的势力。他相信这次全民投票会有积极结果并且很快签署联盟条约。

戈尔巴乔夫说: “参加起草条约草案的共和国十分关心尽快解决问题,关心使经过革新的联盟尽快走上正轨。” 他说,今天抵制全民投票的六个共和国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明白,加入经过革新的苏维埃联盟是符合他们的利益的。在回答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将是否能够得到独立的问题时,戈尔巴乔夫指出,这一进程只能根据共和国退出苏联的宪法机制来进行。在谈到对叶利钦最后一次讲话的态度时,他认为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首脑的立场是“破坏性的,没有任何有益的内容”。 许多共和国存在这样一种情绪: 瓜分苏联武装力量及其核力量。谈到这种情绪的危险性时,戈尔巴乔夫说,联盟条约草案旨在合理地划分中央和共和国的职能;国防、能源和某些其他职能在草案中已列入联盟国家权限范围。因此谈不上什么瓜分武装力量,更不用说瓜分核力量了。然而,他补充说,根据俄罗斯联邦宪法草案,总统是共和国武装力量总司令,“这一点如果实施的话,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戈尔巴乔夫最后说,他将尽一切努力“继续进行民主改革”,如果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宪法的命运将处在危险之中,他将运用“一切权力”。

在这之前,国防部长亚佐夫投票后说,苏联其他东西还可以分,苏军、核盾牌决不许瓜分,这不可思议。当谈到叶利钦是否可以当总统时,他说,张三、李四、叶利钦都可能当总统,但国家是不能变的。

利加乔夫和亚佐夫、戈尔巴乔夫住同一栋公寓楼,他投票后对记者说: “我对联盟投了赞成票,对俄罗斯设总统制投了反对票。叶利钦从体力到智力都无法胜任总统。” 在回答有关苏联内战危险的问题时,他说,“老有人议论搞阴谋,有的说利加乔夫在政治局搞阴谋,有人又说军人、克格勃要政变,现在又说戈尔巴乔夫要搞独裁,都是编造。真正的危险是有人想分裂,搞垮、掠夺我国,而不是‘保守主义’,想搞垮我国的是民族主义、分立主义势力。”

在戈尔巴乔夫的政治对手中,老态龙钟的吉洪诺夫提出辞职是瓜熟蒂落,他未经抗争就接受了不可避免的结果。但戈尔巴乔夫在对付他的老对头格里申的斗争中却费了一番功夫。

格里申早在1967年被勃列日涅夫任命为莫斯科市委书记,是政治局中资历最深的老人。18年的经营使格里申在莫斯科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但是,1985年初秋,一些重要报纸开始刊登首都城市管理不善和官员滥用权力的事例。中央也不断地暗示,敦促莫斯科各级党委选出一个新的市委,把格里申换下。但格里申手下的那伙追随者根本不吃这一套,还是把市委会的大部分原班人马选了上来,而且这个新市委似乎下决心要再度选举格里申为市委书记。12月24日,苏共莫斯科市委召开全体会议。为了对选举结果施加影响,戈尔巴乔夫亲自参加这次会议。尽管如此,市委会还是选举格里申为书记。于是,戈尔巴乔夫站出来一面要求全体与会代表敦促市委成员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一面使出了杀手锏,拿出了从区检察院得到的一些证明格里申参与市房管部门犯罪活动的材料。于是格里申只好认输,以便在不受刑事起诉的情况下退休。接着市委会选举叶利钦为市委书记。这是叶利钦初露头角。

1986年2月,苏共中央全会又解除了格里申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并选举叶利钦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到2月底苏共召开二十七大时,戈尔巴乔夫的“新人政治”已基本成定局。会后选举的政治局委员的年龄是: 戈尔巴乔夫55岁,雷日科夫57岁,谢瓦尔德纳泽58岁,沃罗特尼科夫60岁,切布里科夫63岁,阿利耶夫63岁,扎伊科夫63岁, 利加乔夫66岁,谢尔比茨基68岁,索洛缅釆夫73岁,库纳耶夫74岁,葛罗米柯77岁。平均年龄64.7岁,比勃列日涅夫执政晚期年轻6岁多。这样,苏共中央政治局终于初步走出了“老人政治”的怪圈。

荀路 2021年3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