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 叶利钦在列宁格勒的基洛夫工厂对工人发表演说,宣称他同戈尔巴乔夫的分歧不能消除和无法妥协。他相信戈尔巴乔夫不想同俄罗斯联邦合作,最近几个月向右转了。他呼吁“今天我们需要从内部的敌人手里而不是从外部的敌人手里拯救这个国家。”

3月23日 苏共列宁格勒州委书记别洛夫今天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发表文章写道: “反共主义的进攻开始了。” 他指出,这是一种好斗的挑衅性的反共主义,其危险性在于: 在报刊和广播电视上,在电影和演出中,反共主义已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文章在谈到重新评价苏联历史价值时说: “历史是矛盾的,既有伟大的业绩,也有悲惨的事件,而这些都被抛到了一边。社会十分肤浅地了解到血腥的灾难,把它与苏共的领导和主导作用联系在一起。一个为这样的真相而震惊的人便会产生这样的概念: 苏联的历史就是斯大林集权的历史。” 文章还指出: 向苏联人思想施加种种影响的最后一招是让他接受这样的思想: 苏维埃国家与法西斯国家差不多。“ 当前反共主义的目的就是: 号召人们反对社会制度,动摇国家的完整性,给苏联的国家主权造成威胁。影子经济的资本家熟练地利用暗中搞破坏的策略,他们是有组织地对抗苏共的幕后导演。他们把制造的种种混乱说成是联盟政府无能,把联盟政府对分配关系的任何监督说成是对民主的进攻。” 别洛夫还指出,国内的反共主义主要是在社会局势紧张下发展起来的,这种紧张状况正在发展为人们的一种社会愤恨。为了防止有组织的反共主义蕴藏的内战危险,CP应尽快丟开苏共是社会决定性力量的陈旧观念。他强调指出: “不依靠苏联和俄罗斯的爱国力量,党就无法防止苏联分裂。” 他承认社会主义选择已不能吸引社会绝大多数人。 “为保留苏维埃而斗争是当前政治的实质。”

同日 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在《红星报》上发表了他同读者的电话谈话,他说苏共中央正在竭尽全力使宪法制度在全国得到保证和遵守。他指出他本人恰恰是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发展市场关系的拥护者。他还说,苏共“已经走出了战壕”。他还指出: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准备放弃社会主义的选择。如果我们打算放弃,人民也不会理解我们并且不会支持我们。”

3月25日 苏联政府决定从1991年3月26日至4月15日禁止在莫斯科举行群众集会、街头示威游行。要求企业、团体、学校和学术机构领导人确保严格遵守国家纪律,不允许在工作时间举行社会政治活动,妥善地保护所管理的设施。这一决定是根据俄罗斯29名人民代表的请求和苏联总统的指示,针对民主俄罗斯运动安排在非例行的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3月28日开幕时举行支持叶利钦的示威游行而作出的。民主俄罗斯决定举行示威的背景是在俄罗斯副议长等议会主席团六名成员的倡议下,俄罗斯议会决定于3月28日召开非常人民代表大会,将可能对叶利钦提出批评。

从1985年3月到1986年2月,苏共最高领导层分别在4月、7月、9月、12月进行了四次大的人事调整;与此同时,苏联各部委、加盟共和国、州委、市委的各级领导人的调整也随之同步进行。最高苏维埃主席团17个正副主席中,有8人被撤换。部长会议13个正副主席中退休7人,提升7人。在各加盟共和国,除谢瓦尔德纳泽调任外交部长外,另有三个共和国的党中央第一把手因犯错误被解职,六个共和国的部长会议主席、九个共和国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易人。据统计,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的一个月内就撤换了六个州的党委第一书记,一年内撤换了35名部长、46个区党委第一书记,平均差不多每三天就有一名部长、军种司令或地方一把手遭到撤换,其幅度之大、范围之广、行动之迅速,为苏联二战之后历史上所罕见。经过这些调整,一大批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老人被解除职务,为支持戈尔巴乔夫改革路线的新人所代替。戈尔巴乔夫得心应手地对严重老化保守的庞大干部机构顺利地实行了大手术、大换血,为推行他的改革事业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

荀路 2021年3月1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