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于去年6月30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强行通过,完全不理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国家安全立法应经香港立法会自行立法之规定。今年7月正逢中国共产党建党第100周年,10月为辛亥革命为11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避免香港政治形势不利于党国形象和习近平核心政权稳定,进一步落实《港版国安法》,整顿香港宪法秩序,乃成了今年最重要的政治议程,而这也成了香港人权的重大灾难。

爱国者治港──变调的香港高度自治

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在北京召开《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专题研讨会,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发表谈话,宣示爱国者治港原则,并对爱国者做出界定:爱国就只能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必须拥护一国两制的设计者中国共产党。夏宝龙接着说明香港政治的主要走向,就是要把“爱国者治港”原则转化为政治制度的建设,相关建设包括了香港立法会选举规则的改变、公职人员宣誓制度的确立以及行政长官选举制度的变动等等。

爱国者治港原则脱胎自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1918年列宁(Vladimir Ilyich Lenin)在起草的《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中,主张在无产阶级专政阶段,要无情地镇压剥削者,因而1918年《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仅规定了劳动者的权利,此一区别阶级敌我的观念为中国所继受,而1924年乃有共产国际指导之《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革命民权观念的成形,主张“民国之民权,唯民国之国民乃能享之,必不轻授此权于反对民国之人,使得藉以破坏民国。凡卖国罔民以效忠于帝国主义及军阀者,无论其为团体或个人,皆不得享有此等自由及权利。”国民党清党分共,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而于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第3条后段中规定:“只有军阀,官僚,地主,豪绅,资本家,富农,僧侣及一切剥削人的人和反革命分是没有选派代表参加政权和政治上自由的权利的。”毛泽东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发表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明确主张将社会中的矛盾区分为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爱国者治港原则敌视反共者,堪称党同伐异,无疑是正统共产主义革命人权观的复辟,和《世界人权宣言》揭橥的普世人权价值乃不可共量。我们要提醒的是,《港版国安法》突破了一国两制的缺口,加速了香港的内地化,香港人权的恶化必可预见。

3月1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将大幅删减香港立法会等各级选举的直选议席,同时也将进一步改变特首选举制度,《香港基本法》既有2007年后由香港人民自行决定选举制度的规定已经被人大决定完全架空了,不仅收紧了香港民主派的生存空间,也是对于《香港基本法》保障的香港自治权的完全否定。

至于公职人员的宣誓,目前关于立法会议员有《宣誓及声明条例》以及人大的解释,需依誓词宣誓,且态度必须真诚,实务上,香港选举主任曾依《选举管理委员会(选举程序)(立法会)规例》规定,取消原订去年举行之立法会议员选举中为其认定曾有宣誓不诚或有威胁国家安全、不爱国言行纪录的参选人资格,去年11月11日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指香港立法会议员有宣扬或者支持香港独立主张、或具有其他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等行为者,一经依法认定,则即时丧失议员资格。特区政府随即公告,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以及梁继昌即时丧失议员资格;立法部门之外,今年1月15日,港府公务员事务局要求全体18万公务员中于2020年7月1日以前就任者于2月18日前完成补宣誓,如有公务员不理会或拒绝宣誓,会逐一考虑个案情况,决定是否按《公务人员(管理)命令》终止聘用。活跃于反《逃犯条例》修订/反送中运动的新公务员工会因会员面临秋后算账和价值冲突而于1月应声而倒,宣布解散;而关于区议员,依港府将提交的《宣誓及声明条例》修正草案,会授权政府委任民政事务局官员为区议员监誓,并有权决定宣誓是否有效,兼且可以裁决个别区议员过去言行有否参与违反宣誓内容,拒绝宣誓的区议员将被取消议员资格。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政府对公职人员包括政府、立法会和区议会成员全面要求宣誓,乃有思想检查、甄别敌我之嫌。从普世人权的角度,爱国与否与思想、良心自由有关,只要不着手实施具有高度公共危险性的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目的的暴力行动,单纯的不爱国言行,事实上也是立宪主义宪法所要保障的基本权利。在具有国家认同分歧的国家,台湾的宪政实践经验说明了基于立宪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的价值而尊重每个人的国家、族群和政党认同,反而有可能在立宪主义和法的安定性基础上建立多数人对于尊重体制和宪法秩序的共识。

香港美丽岛到香港二二八──香港红色恐怖和国安司法

1月6日拂晓,香港警察兵分多路,以涉嫌违反《国安法》为由,大肆拘捕 民主派人士共55名,被捕者包括初选计划发起人戴耀廷、协调的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民主动力召集人东区区议会副主席赵家贤、副召集人兼西贡区议会主席锺锦麟、司库兼美藉人权律师关尚义(John Clancey)、湾仔区议会主席杨雪盈,以及立法会议员参选人杨岳桥、袁嘉蔚、何桂蓝等多人。除了进行逮捕,警方也对在囚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被捕多人的住所或办公处、关尚义任职的何谢韦律师楼,以及执行初选的香港民研办公室进行搜索,也同时送达法庭手令,要求《立场新闻》、《苹果日报》、《独立媒体》及壹传媒等四家媒体办公室在七日内交出涉案资料。香港警方如此如临大敌般的大队人马出动,原因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保安局初步认定民主派为参选与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举办初选协调人选,企图赢得多数议席,而欲以优势席次否决财政预算案,令特首下台,是歹毒计划瘫痪特区政府,而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去年3月,民主派中有人提倡以争取立法会过半35加1席次,掌握立法会多数,令香港林郑月娥政府瘫痪,直到4月28日前香港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发表〈真揽炒十步,这是香港宿命〉一文,方有具体方案之提出,简而言之,戴耀廷基于反对林郑月娥政府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港政策,而计划以民主派掌握多数的立法会,透过两次否决预算案令政府停摆,逼迫林郑月娥下台、香港政府改变立场,另外则是以立法会多数展现香港民意,吁请西方国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政治及经济制裁,以令其遵守《香港基本法》,履行双普选承诺。

杯葛预算、罢免特首,都是立法会的合法权力,政党轮替执政,更是民主国家政治运作之常态,岂能以此认定颠覆国家,何况戴耀廷计划,还系于民主派的政治主张是否能获得香港多数民意的支持,而能克服基本上有利于建制派的选举制度障碍,赢得香港史上第一次多数席次。这一政治主张的实现存在许多变数,而其实现的手段是经由合法的自由投票,其目的最终也是为了确保香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架构下的高度自治,而如果政治发展的最终结果,如香港政府所担忧的,是香港政治经济的崩溃,那也是香港人民的选择,所必须共同承担的民主自治多数决定的后果。

香港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反对党的选举策略和政治主张,以《港版国安法》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加以指控,自是对于反对人士的全面政治打压和司法迫害,而侵害了反对人士的思想言论自由和参政权利,香港人有将港府的全面大逮捕比拟为台湾的美丽岛事件。香港警察署国家安全处于2月28日通知香港美丽岛55名报到接受侦讯,其中47人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情节重大遭扣留,3月1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召开侦查庭,多数遭到当庭收押。二二八是台湾近代史上的重大政治事件,香港政府选择在二二八这天传讯民主派,不免令人联想到台湾二二八及其为台湾社会所烙下的历史伤痕。未来香港法院特种国安法庭如何审判本案,是对于香港司法独立的重大考验。

大学自治陷落,学术自由无存

2月25日晚间,香港中文大学发表声明,指新当选学生会内阁朔夜成员曾发表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言论,决定暂停代收学生会会费、暂停内阁成员校内不同委员会职务、及暂停场地支援等,并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或公司,自行承担法律责任。

香港中大学生会长系依《香港中文大学条例》下《香港中文大学规程》订明属教务会当然成员,且中大学生会系依校董事会通过之《中大学生会章程》设立之组织,故而学生会系校内法定组织,学生会长之校内兼职亦系法定职务,不容校务行政任意干扰其职权之行使,若中大的惩处包括剥夺会长教务会职务,而未经法定程序,即构成违反《中大条例》之情事。但本案的荒诞之处则更在于校方指控学生会言论违反《港版国安法》,大学为追求学术真理之殿堂,大学内的言论应有学术自由或言论自由的保障,思想立论之正确与否,应经由讨论和辩论来判断,而非凭校方行政人员的单方指控,况且,如真有所谓叛乱违法,本案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也应有权受到司法之救济审查。

中大学生会是香港反送中时期的学生领导团体,更曾经领导中大学生抵抗过香港警方非法进入校园,中大学生会受到校方停止代收学生会费与要求独立设立法人之处分,使本届学生会的营运财政,马上遭受严重冲击。3月1日,中大学生会长林睿睎和外务副会长罗子维率领朔夜内阁宣誓就职,傍晚宣布总辞,希望借由此举,继续维持学生会制度的存在,但他们知道,以后的学生会,只能做为福利庄,而不能再是学生权利的维护者了。

更早在1月底,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会长麦嘉俊及内务副会长劳启浩及领导干部,则以在去年5月举办纪念反送中时期计算机科学及工程学系殉难学生周梓乐之周同学逝世半年追悼会等不当活动,而遭受校方停学半年等处分,此皆可见香港大学当局对于具有学生民意正当性的学生自治团体的忌惮,但这也显示香港大学当局面对《港版国安法》的政治压力,对于维护大学自治和学术自由的意志已见动摇。

结语

香港正进入《港版国安法》体制建构的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香港全面贯彻“一国”的意志无比强悍,爱国者治港原则将体现为党同伐异,对反送中运动乃至更前的爱与和平占领中环/雨伞运动的领导者和积极参与者进行全面的国安司法猎捕和追杀,同时也逐步通过国安司法,将香港的司法党化;进而则将通过选举法规的修订,终结香港人对双普选的幻想,将所谓不爱国者排除在香港政治体制之外,确保香港地方政权控制在爱党爱国的中共代理人手上;爱国者教育是重建香港人意识形态的阵地战,过去几年,香港各大学学生会皆为学生运动的重要基地,香港独立甚至成为香港各大学学生自治选举的主题,在爱国教育一时尚未能完全深化于国民教育之前,由大学开始整顿学风,对香港政府而言,当可收杀鸡儆猴和风行草从的效果。

香港本为奉行普世价值的东亚法治橱窗,而今革命人权观与爱党国者治港原则当道,令人不胜唏嘘。香港建制派中人不要以为铲除了民主派,以后香港全属爱国者的天下。错了,爱国与否存乎一心,内心状态如何剖白与判断,又岂是共产党人说了算数。试问,林郑月娥行政长官家人都寓居英国,他们是否同心,她是爱国者吗?

民国110年3月17日9时半
台北晴园

作者为国立中央大学客家语文暨社会科学学系兼任副教授

来源: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