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 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特派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央书记处在即将举行的苏共中央全会上建议讨论两个重要问题: 一是经济危机的状况和摆脱危机的最快途径;二是审议党在新的政治体制条件下的活动,即关于CP员在苏维埃中的工作问题。他说: “我们不能不看到,国内今天的局势在很大程度上与各派政治力量、政党和社会运动的对抗有关。我们应该像所有的党那样,确定自己的战略和策略。我们应该使党准备参加新的选举,不管是地方或最高民主政权机关的选举。与过去的选举不同,这次选举将在全新的基础上进行。今天我们就应该开始准备。” 在回答全会上是否可能改选苏共中央总书记的问题时,伊瓦什科指出,选举党的最高领导人,“这是代表大会的特权,而不是全会的特权。当然,全会的任何一个参加者都可以提出任何供讨论的问题。但是,我个人坚决反对戈尔巴乔夫离开总书记职位。” “我们应该摆脱业已形成的状况,但不是通过干部的频繁变动,而是用具体的经济活动。干部的变动应该有条不紊,合乎逻辑。”
同日 乌克兰人民民主党于14日在基辅组织了群众集会和游行示威活动,要求苏联总统辞职,解散最高苏维埃和人民代表大会;并通过一项决议,要求立即宣布乌克兰独立并使其退出苏联,发行本共和国货币等。乌克兰许多反对派政党和组织以及矿工罢工委员会今天号召举行全乌克兰总罢工。鉴于上述形势,乌克兰政府和工会发表呼吁书,指出: 目前经济和社会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国民经济混乱和消费品短缺已成为灾难,史无前例的涨价使人民遭受严重打击。在这种严重的局势下,政府将采取一切具体措施来减轻居民的压力。文件呼吁基辅人民表现出理智、审慎和克制,不要采取进一步加剧乌克兰已经十分危机的国民经济和社会政治生活形势的行动。

同日 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和政府与罢工委员会在明斯克举行谈判。以副总理皮柳托为首的政府委员会同罢工委员会代表讨论了经济问题;以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第一副主席为首的议会委员会同罢工委员会代表讨论了政治问题。

同日 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尼.什利亚加上将就社会上对军队参与解决国内冲突进行指责一事向塔斯社记者发表谈话指出:“在发生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事件、第比利斯事件、巴库事件、维尔纽斯事件时曾这样指责过,而现在发生了南奥塞梯事件时也提出了这样的指责”,而“军人没有超越自己的权限,做得对。……所有有关军人残忍的材料都是不符合事实的,是以谣言和证人提供的假证为依据的”。“某些破环势力指责军队违反苏联宪法、在解决国内冲突时使用暴力和残忍,竭力利用这种欺骗手法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同日 正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访问的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在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说,苏联也许会把千岛群岛南端的几个岛峙卖给日本,以“换取一笔钱”,这是“不可想像”的。“俄罗斯人民决不允许这样做。”

戈尔巴乔夫决心以强有力的和平攻势挫败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与美国对等削减军备,从而能够毕其全力发展国内经济,致力改革。

1985年7月29日,戈尔巴乔夫发表声明,宣布苏联从8月6日起单方面停止地下核试验五个月,希望美国对此作出积极响应,为这年在同里根总统会见之前,在军备控制方面取得突破创造条件。

8月28日,戈尔巴乔夫对美国《时代周刊》发表谈话,在谈到苏美关系时,他说: “不管我们彼此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们只能一道生存下去,或者一起死亡。我们应当回答的一个主要问题是: 我们是不是最终愿意承认,除了彼此和平共处之外就没有其他出路?是不是准备把我们的思维方式从战争轨道转到和平轨道上去?你们有一句俗话: ‘自己活着,也要让别人活着。’ 我们把这称之为和平共处。”他的这一讲话立即在美国掀起了不小的冲击波。

在10月举行的苏共中央全会和11月举行的最高苏维埃会议上,戈尔巴乔夫再次呼吁和平。他说: “保持持久和平与可靠安全,是当代的一个根本问题”。 “世界事态的发展已经达到一个界限,在这个时候需要作出特别负责的决定,无所作为或行动迟缓就是犯罪,因为今天这指的是维护文明和生命本身”。 “我们所处时代的尖锐性使苏美两国人民除了领悟共同生存这一伟大真缔之外,别无其他选择。”

荀路 2021年4月6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