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风吹走的不是麦香
而是月光和思想
及躲在思想里
过滤后的呼吸

这片云已经漂白
雨后重现的那个
泛着幽光的故事

据说故事前是事故
故事后是故事
故事后后
更是故事

这故事一百多年了
编故事的人很老了
老的笑不动也哭不动的
只剩下幽灵一个

一个什么什么的幽灵
一个怎么天空的幽灵
一个躲过幽灵却迎来法西斯的族群
一个铲除法西斯却助长幽灵的世界

20世纪的天空很薄
20世纪的云层很低
20世纪的大地心不在焉
20世记的上帝总在走神

20世纪的人类很艺术
20世纪的艺术很抽象
20世纪的抽象很无望

当无望的抽象艺术
蔓延到所有梦的广场
政客的具象故事一夜疯狂

21世纪的太阳照样升起
21世纪的幽灵依然那个
21世纪的男人混熟了萨特
21世纪的女人成了小姐姐

2020-05-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