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编与老侃是多年老友。老编以编为业,老侃以侃为生。老编编了这些年,没见编出惊世之作。老侃侃了半辈子,越侃越穷。老编担心说话这行儿也将被新文明取代,像一谬取代写信,现在连信纸都买不到了。老侃乐观,坚信没有任何新文明能取代说话,而且新文明都有助于说话,你看哪代新文明不是对说话的提高和扩展,帮人把话说得更丰富,更及时,更深远,更多的人能说出来,更多的人能听见!

老编告诉老侃,前不久德国电影《窃听风暴》,讲的就是听人说话的故事,风行一时。

老侃不以为然,有什么可风行,咱又不是没被人窃听过。人家是警察窃听百姓,咱当年是百姓互相窃听,听完了抢着去报告,比德国人邪行多了,有虎鼠之分。人家斗鼠,咱跟着风行,是于虎无奈拿鼠泄恨的窝囊废情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