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停止的黎明
无法停止的命运
一艘船,载着你
在光阴里浮沉

何必抗拒那天气
下雨也好,阴天也罢
最好是放晴,在偶然与
必然中,路过一段段
无法重复的风景

在谷低却不至于过于沉重
在峰顶却不至于过于轻盈
相互效力的是时光,是那些
可爱或可恨的路中间的人

注:读茨威格《陀思妥耶夫斯基》期间作
2014年11月26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