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敢走漫长的路

Share on Google+

雨伞运动到了现在陷入了僵局。留守的气氛下沉,在场的人心忐忑,弥漫着无形的压力。压力愈大,留守的人愈想突破,要将运动升级。到了这疲惫的状态,谁都知道要升级我们没有斗志没有魄力再冲刺多一次,而留守的前路却一片茫茫。

这几天金钟酝酿着的话题总是行动升级抑或暂时撤退?说升级的人也知道,那天冲击立法会打烂了玻璃窗有一人冲入里面,挥手激昂地叫其他人也跟着冲入去,却没有人响应。那些都是走在冲击最前、最激进的抗争者了,在最紧迫的时刻,也没想过要进一步挑战法律,而我们又不能用暴力,升级何处找去路?

誓死留守吗?最少要等四五月立法会否决了人大8.31方案,再给政府几个月时间工作到八九月才会有答案,而答案多数是无结果的。我们可以留守到多久?而且政府放软手脚在死拖,我们不就自投罗网?正如我们帐篷亚Pat说,三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继续留守而得到成果。我们就是留守到溃不成军,北京也不会让步。再这样守下去,到手停口停的留守者要回去上班,要上学的学生再也不能缺课了,加上冬天来时单薄的帐篷会很冷,尤其晚上留守更辛苦,溃散的局面不难想象。

我们获得了许多

他们也知道一个战役不是一场战争。这场抗争运动假若是一场战争,必须有不同的战役。我们应将这场运动分成不同的战役阶段来进行。这一次我们完成了第一阶段,我们挖出了香港人的正义感,尤其年轻人进取、勇敢、坚毅不屈、和平和自爱自律的高贵品质。我们足以自豪,也让只顾搵钱的香港人重拾自信;我们建立了一群学生领袖,我们以后有了聚焦群众运动的领导人;同时我们建立了群众自发、自律、和平的大型运动机制。下次大台一有号召,透过社交网络,我们几小时内互相安排,一拥而上,又是另一个运动;到了紧要关头,我们随时会有二十多万学生和市民众志成城即时参与占领运动。这是多强大的群众抗争运动!这对世界舆论是震撼,对渴望普选的香港人是激励,对北京的世界形象是损耗,北大人多少也有压力。我们这运动全世界传媒报导,令世人关注我们被专横无理掳掠了《基本法》赋予我们普选的权利,同情和支持我们争取真普选。这是多强大的影响力!我们的和平自律让我们站在道德高地上,“占中”成为了我们强大的道德武器。

如果我们相信道德力量冲击下,正义一定胜利,我们便一定胜利。这次雨伞运动赋予我们的最大的胜利是我们的抗争使我们对争取真普选有了希望。希望是无价宝,我们得到了!我们这一战役已完成了巨大的成就!我们足以自豪。要是现在双学三子携手带领我们集合有占领的广场,昂然阔步暂时撤退,这身影多么漂亮!

保存实力卷土重来

现在要是撤退,我们要为下阶段的运动设备机会。我们要求政府在立法会否决后到某个时间要给我们答复,如果没答复或这答复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再发起占领行动。我们现在保留实力,待必要时卷土重来。如果我们死守到最后溃败的不只是我们的人,还有我们争取真普选的道德力量。这力量我们万万不能消耗。

很多留守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也实在疲倦了,都想回去过正常的生活,就是过不了这一关:我们不可能斗零都拿不到就撤退。

我们没有从政府手里拿到什么,但是我们自己却完成了许多,获得了许多,更有了个很辉煌的开始,以及使我们对将来有了希望,这不就够了吗?

罗马非一天建造

我们要真普选,但我们不可能将真普选斩件分段,一个斗零一个斗零赚回来。根本没有斗零的民主。我们只可能将我们的运动分成不同阶段。每一次我们的权利被践踏,我们冲击政府,引发世人同情,舆论支持,对政府和北京多少有压力。我们逐步增加压力,逐步向前,直至最后争取到真普选为止。他们明白这道理,但是,他们就是过不了条气唔顺这一关。

坚持不撤退的人仍坚持同样的原则,但我发觉这几天他们的语调和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而且谈这话题的人也愈来愈多,这是凝聚共识的好时机。今天,连没有香港人怀疑他的智慧和忠诚的彭定康也劝我们考虑撤退了,这不值得我们三思吗?

现在有人看到运动陷入低潮,想乘机混水摸鱼。他们以激进派混进来,以突破僵局的借口来煽动热血人士以暴力冲击政府。这些别有用心的人,是不想我们有个完美的收场,是要为我们的运动制造烂尾。烂尾了,我们的斗志和道德力量也被消耗了,我们就再没有卷土重来的力量。这些人的逻辑很简单,如果你是坏人你都会这样想。

政府一定知道,我们不断的运动冲击,对他们是极大的困扰:这样的香港是无法管治的。这问题他们要解决,就只好给我们真普选。但是,我们不能期望一蹴而就,一击而中,连续不断的冲击加起来才是最大的冲击!我们不能一次就将自己用到尽。这不是一场比武,这是一场长期的斗争,比武一场定输赢,斗争是长期的努力。

谦卑无敌

但是,学生不是三十岁,他们年轻,他们有更大的理想,也是这样使他们比我们有更大的力量。然而在这僵局模棱两可的情况下,他们也更迷茫,更不知所措,因此他们不知进退。直到他们不再迷茫,找着了这运动将来的方向,他们才有可能知道自己该怎样做。

然后,突然你听到学生和年轻的留守者谈论黄之锋、周永康和岑敖晖这些学生领袖愈来愈多。噢,你发觉,他们是在为这运动找出路。他们是被学生领袖感召而来“占中”,现在局面模糊胶着中,他们迷茫,他们需要感召带领前面的去路。这时刻他们向学生领袖仰望,希望前面找到点光芒。这是运动士气低落的时刻,因此是最需要领导者挺身而出的时候。这运动到了现时的僵局,正好是学生领袖发挥领导和承担的时候了。黄之锋、周永康和岑敖晖等学生领袖,你们最大谦卑是接受历史选择了你们,你们应该勇于承担历史责任,带领我们走上漫长的路!

来源:苹果日报

阅读次数:2,7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