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假期,本来打算去香港玩两天,结果被海关拦截下来了。在深圳福田口岸海关的小房间里等待处理,等了近一个小时,最后又被警察送回了深圳这边。本想打道回府的,因为有一个朋友从香港赶过来看我,就在深圳待了一个晚上。当天,老家的警察就连夜赶往深圳,要把我接回去。

老家的警察要接我回去,我断然拒绝,他们就强行把我带走了。其中有一个姓蒋的警察,态度恶劣,还想动手打人,我当时就撂下一句狠话,他也就老实多了。后来听他们说,要是我态度好一点,他们可以陪我在深圳玩两天再回去。我不能去旅游,只能被旅游。

在回家的路上,我与他们闲聊。聊到言论自由时,我说言论自由有两条边界,一是不能辱骂诽谤他人,二是不能造成明显即时的危险。第一条在各国都一样,第二条正常国家与非正常国家不一样,正常国家是不能煽动暴力,而非正常国家更严格,就连和平的呼吁也不行,会被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

他们说各国有各国的国情,既然是现行法律规定,就应该遵守。我说法律也有善法和恶法,如果是恶法,就不用遵守,纳粹德国期间就有很多恶法,后来纳粹分子受到审判时,他们就狡辩说自己只是执行法律,而审判他们的法官说恶法非法,执行恶法也是犯罪。人制定的成文法不能违背自然法(公平正义法则),否则就是恶法。

他们认为依靠自己就能管住自己,我说这是不可能的,每个政府都是无赖,没有外界的监督和制约,就不可能管得住。他们说我应该多批评美国政府,我说我是中国人,就应该多批评中国政府,让中国变得更强大,免得老受美国的欺负。批评会使国家进步,要是我老批评美国,让美国变得强大,老来欺负中国,我不就成卖国贼了吗?

他们没有直接把我押送回家,而是在附近的吉安市(也就是庆亲王老家)滞留了一晚。后来才知道,他们上面也还没想好怎么处置我。到吉安来接我们的负责人,找我谈话,只要我保证大会期间不对外发言,就可以让我待在家里或出去旅游,我没答应,他就跟上面汇报了。

次日早上,又找我谈话,我退让一步,答应不发言。于是,我们就商量去哪儿玩,有人说去三亚,有人说去九寨沟,我说想去西藏看看。临近中午,上面开完会,决定出来了,可以出去玩,但不能出本市。

他们起初要把我关在一个新建的颐养之家,就是供老年人吃喝玩乐的地方。我坚决不同意,他们说白天可以出去玩,只要晚上回来睡就可以了。我说即便有范冰冰陪睡,我也不愿意,他们就把我换到酒店了。酒店还可以,听说是四星级,主要是离我家很近,方便我家人来探访。

酒店开了三个房间,都是两人标间,有一个人陪我睡,其他当班的睡另外两个房间。来值班的都是老家办事处的人,而且都是大老爷们,后来我就开玩笑说,能不能换几个女的来当班。他们办事处总共几十个人,每天来值班的有四五个人,没多久差不多都混熟了。

押回老家的当天晚上,区里的两位领导来酒店慰问。如果纯粹是慰问,我也敷衍了事,但有一位劝说我不要让家人牵挂和担心,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就听不下去了,反驳说不是你们这样对待我,我家人会担心吗?我很激动地反驳了几句,对方就说算了,就当他什么都没说。

之前他们还想让我父母来给我做思想工作,我就反驳说,你们这样对待我,公平正义何在,你们父母应该给你们做思想工作还差不多。后来居委会的负责人又来看望,还说要多体谅,我说应该让领导待在酒店一个月不让走,要不我真体谅不了。

他们反复劝我低调一点,最好是什么都不说了。我说考虑到中国的特殊国情,有些话可以不说,但不可能什么都不说。他们说也是为了我好,我说我也有我的底线,大不了再进去。他们又说我要注意批评政府的方式,应该像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一样提出意见和建议,我就开玩笑说明年回来竞选人大代表。

一日三餐,早餐是酒店里的自助餐,中餐和晚餐在酒店对面的办事处吃,基本上每顿都是五菜一汤。还有酒喝,我只是第一天晚上喝了一点。我就像一个蹲点干部,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也大致了解了他们基层的工作情况。

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充分享受到了总统待遇,住星级宾馆,吃喝拉撒睡,都有人服务。有一点不好,就是做什么都有人陪,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以后真要是做总统了,泡个妞也得被人盯着,多难受啊,为此我也打消了当总统的念头,还是做一个平民百姓好。

在这期间,他们把我的手机和平板电脑收缴了,我不能与外界联系,不能上网,为了打发时间,偶尔看看电视,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把《剑桥中国史》差不多看了一遍(看到了晚清),另外还看了几本关于印度民主的书。也出去玩了两次,一次是登山,爬了百丈峰;一次是去玩水,逛了仙女湖。另外,还去看了一趟电影。

听说为了我这个事,省里派了一位副部级官员来市里坐镇指挥,我猜是他们夸大其词,我还没到那个级别。他们说上面把我当神一样的人物,我说是上面太神经兮兮了。


1980年11月23日出生,江西省新余市人,自由作家,独立制片人,中国曾押政治犯。曾因2013年7月通过网路筹款,并拍摄了大型系列纪录片《百年宪政》,随遭到中共当局的多次约谈阻挠、网路封锁和禁播;曾因2014年初出版书籍《容共与分共:还原国民革命》,并策划《宪政》电子月刊以讨论时政问题,而遭到警方的干扰和监控;基于以上行为,触怒了当局的敏感神经,遂于2014年4月29日被北京市朝阳分局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6月5日被以同罪名正式逮捕,并指控其“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出版并复制音像制品”,“募捐、拍摄系列纪录片《百年宪政》和向捐款人赠送该片光碟”;2014年12月30日,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2015年4月27日,刑满获释。此前被羁押于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