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芬女士是广东南方街头运动斗士。2014年2月28日中国两会期间,马胜芬和余建凤,冉崇碧等到北京举牌要求到两会旁听,但半路上被捕。她们举牌内容是:“马胜芬,余建凤,冉崇碧代表全国访民参加两会”。

据了解,下午4点她发信息说她被抓了,随后网友打她的电话就不通了,后来听说被拘留,现在两会结束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网友张圣雨一直在京寻找她,并在北京的街上贴寻人启事。张圣雨说马胜芬这次拘留已经是第十一次了,是她第十一次被关押。

来自贵州省思南县的马胜芬女士30出头,饱受沧桑的岁月折磨,使她粗粗的头发过早地花白了,看上去像50岁,现在染上黑色。

我曾采访过马胜芬,她诉说:在2009年以前她一直在中山打工,由于她没有文化,也不善于说话,只能做些粗重的活,但她也会像众多的外来工一样,心中也有梦想,想通过她勤劳的双手,争取解决温饱问题,圆她心中的中国梦。

然而,在2009年2月份,由于她的家乡政府建设水电站,她家属于被洪水淹没的范围,政府有关部门发函到马胜芬工作的中山市小榄镇雪人针织厂,要求她马上回家搬迁。但中山市小榄镇雪人针织厂拖欠其工资一年多,在没有路费回家的情况下,马胜芬的家在无人搬迁下惨遭淹没,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且无家可归。

无奈之下,马胜芬只能选择一直在小榄镇雪人针织厂工作。2月底,雪人针织厂又将她赶出厂。3月中,马胜芬到中山市东升镇祥兴制衣厂做临时工,2009年7月18日她提出辞工回家修房子,老板不同意其辞工,反而指使车间主管程思源打伤了她的头部,留下脑震荡后遗症。由于打人者没有赔偿马胜芬的医疗费,从此马胜芬被逼走上了维权上访的道路。

她一直辗转于中山市各信访部门到处上访,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不得己来到了广东省政府伸冤,却又被省政府门口武警、民警打伤。之后因在省政府上访找领导解决,多次被中山市管辖区领导从广州市洪桥派出所接回去。东升镇荣兴派出所梁所长,分局马杰通过法律中心曾出过马胜芬被祥兴制衣厂打伤的伤情鉴定书,确认祥兴制衣厂赔偿费用包括医疗费用,住院费、后期治疗费等等。但是鉴定书没有拿给她,赔偿也分文未见。

马胜芬说:为了解决问题,她在2010年9月8日至9月9又来到了省政府上访,然而,广州市洪桥派出所何所长指使何某轩等多人打伤了她的头、手、脚,还有抢其银行卡、手机、钱,其中她记得两个警察的警号分别是020254和021377,他们把马胜芬抓了之后没有送她去医院治疗,又没有鉴定她身上的伤痕相片,当时马胜芬一身都是伤。这两个警察直接把马胜芬送到越秀区看守所,马胜芬不肯进去,他们和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一起掐其脖子,当时几乎把她掐昏死过去,后来抬着她进去看守所103仓。

进了看守所,她的伤情并没有得到医治,痛得她昏昏沉沉,马胜芬不断在看守所里投诉,并把伤势给看守所的警察看,他们对于马胜芬的诉求一直置之不理。十月份岑主管还扭伤了她的手脚、并把她戴手铐脚镣,还不许其吃饭,想把马胜芬饿死,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在岑主管的指使和授意下,仓里的同伴拉帮结伙欺负马胜芬,最后检察院办案的警察来了,她诉说了一切事情,他们才在11月13日把马胜芬送到武警医院住院,22日从武警医院拉回到看守所。武警医院的病历本和鉴定书没有给她。那时候的马胜芬还是痛得昏昏沉沉,有气无力、全身发抖。

马胜芬说:“后来,广东省越秀区检察院以穗越刑检刑诉(2010)1194号起诉书指控我妨碍公务罪,我不服,这完全是锺文广胡说,什么是妨碍公务罪?人民政府是为百姓伸冤解决的地方,不许我伸冤吗?他们人多,抢我手机和银行卡(卡里面钱8千多块钱)又是什么罪?为什么经我报警也不追究?我完全不服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和中级法院刑事判决和刑事裁定书,文号分别是(2010)越法刑初第1164判决书,(2011)穗中法刑终字第28号裁定书,要求撤销这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判决和裁定,重新审判,还我清白。”

由于马胜芬对这一系列的侵权、枉法行为不服,不断找政府告状,被政府多次关押,并送拘留所,期间受尽非人虐待。

2011年4月份,由中山市东升分局马杰,荣兴派出所粱所长电话负责,马杰、梁所长还送她到竹苑派出所。邓国良负责,把马胜芬送到去拘留所,劳教1年6个月。

马胜芬说:2011年5月5日进去劳教所,三大队每天押马胜芬做事。6月1日上午石大队长和谢队长在办公室用电棍殴打马胜芬的头和身体,直到她昏死过去,下午三点半将马胜芬抓去一大队,晚上一大队王燕带她去医院搽伤口。

在看守所里马胜芬每天在一大队从早上6点到晚上11:30做手工,不做就被爆打,掉飞机,关禁闭,经常用扣分来押学员(被扣分后会推迟释放,俗称“押学员”),并一直都有夹控监控着她的行动,夹控跟队长经常说马胜芬的坏话,她们想打她就打。分队长和下面队长经常对夹控说“你们尽力打,打了之后我们拿烟奖励你们,并且让你们可以多休息、多睡觉,如果马胜芬还手,我就把她掉飞机,关禁闭,不许她说,直到听夹控说话,她的年终总结也由你们来写”,马胜芬气愤地说:“她的事情关夹控什么事?她们是吸毒犯。一大队分队长包进兰和小队长石素云经常将学员掉飞机,关禁闭。我被关到2012年10月份才放出来。”

2012年10月31日,马胜芬被政府一批人员从佰好洒店带回中山市小榄镇升平派出所,由公安局何剑平,粱泉森负责,在当地教育中心被押一个月。

2013年6月16号,马胜芬就她在被抓、被暴打和被警方抢手机、银行卡与在看守所被暴打之事到广州市洪桥派出所反映情况和理论,却被6-7个警察又一顿的暴打,致使马胜芬头部重伤后导致右侧半边身子功能障碍行走困难(需要坐轮椅),头疼,眼睛视物模糊,右腹部不时剧痛,一直无钱医治。因此,马胜芬向社会求助,在2013年7月18日,为了治病她在广州市北京路举牌向路人求助途中,再一次被北京路派出所民警劫持至派出所,最后又以袭警罪在越秀区看守所刑拘37天。

她出来后在医院的一个月,她在网上披露她的事迹,得到各地的网友来看望她,关心她,在大家的关心下她的心境渐渐得到了宁静,从个人狭隘利益中慢慢地走出来,并且终于明白了: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就不会有真正的法律公平与公正,帮助别人也就是帮助自己。

从此以后,马胜芬义无反顾走上公共维权的路,她不顾自己被暴打后身上留下后遗症的痛楚,以及肝肾囊肿的折磨,她常常拖着自己的身躯,积极投身公民社会中,她多次参加在北京广州声援许志永、王功权、刘远东、郭飞雄等人的举牌活动!参加了新余刘萍案、东莞冀中星案等的现场围观声援活动。她举牌的内容如“要求习近平解散黑帮”“要求无罪释放许志永等良心犯”“胡春华公开财产”等,因她的举牌行为而多次触犯中共的禁忌,因此受到当局多次拘留的严厉惩罚。而每次拘留期间她都是在武警医院里度过。

马胜芬这样一个没有文化,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一个身患重病的弱女子,敢于挑动强权,从不畏惧退缩。她的勇敢和执着以及行动影响了不少胆小怕事的其它中国人,带动了其它访民参加公共维权活动的热情和信心,极大地鼓励了维权人士上街举牌抗议的勇气,。

马胜芬的维权经历是中国千千万万访民维权的最典型代表,在访民大军中她的勇敢和坚韧格外突出。在两会期间上京??要求全国访民参加两会旁听的途中“被失踪”了,目前她渺无音讯。马胜芬到底在哪里,希望大家关注她的安危,也呼吁国际媒体的关注!同时,希望她的行动能够得到更广泛的支持,让她反抗专制压迫的勇气能够感染更多的中国人!我们已经痛失了一个曹顺利,我们不想再失去这位勇敢的维权斗士马胜芬!

2014年3月17日于佛山

文章来源:中国妇权
博讯2014年3月19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