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人体装置

在百灵按照艾沙指示辗转换车时,怕的不是与艾沙见面,而是艾沙消失,让她失去周驰许诺的六百万美元!她相信自己能控制艾沙,他性格温和,对她有情,就算动武他那种无训练的菜鸟也不是自己对手,何况自己还有后援。她身上的定位器会让被甩掉的后援重新跟上。她想到了所有可能,艾沙做的却超出了她的任何想象,也超出了世间所有想象。

当百灵上了艾沙的房车,车门自动锁死。屏蔽器让手机和定位器都没了信号,正在跟着赶上的后援顿时失去目标。当百灵的眼睛适应了车内幽暗,藉助周遭闪烁的仪表光线看出房车内分成两部分。艾沙在前部驾驶,与后部隔着不透明的隔板。密封想必很好,需要传声器才听得到艾沙声音。艾沙请她坐下,系好安全带。她所在的后部,主体是个高靠背的单人椅,奇怪地安置在中间位置。她刚坐上去,便有几条带子自动将她绑在椅子上。

「好奇怪的安全带!」百灵装傻嗔叫。她当然知道连手脚都要固定的不会是安全带。艾沙不回答。无论百灵说什么,都像是说给了空洞,只有车轮与路面的摩擦声在黑暗中回旋。百灵有些害怕,但还没那么害怕。直到停车后艾沙进来,她才真正开始害怕。

打开一盏小灯,艾沙面无表情,不回答她的问话。周围车窗被金属卷帘封死,车厢内的设备除了工具柜、消毒柜、微波炉,大多她认不出是什么。给她印象深的是工作台上有个自带灯光,可调角度的高倍放大化妆镜,不知道用途是什么。随着艾沙操作,绑架了她的椅子靠背放倒,脚部抬起,成了床。百灵发出感觉好玩的笑声,却遮掩不住其中的神经质。她的表情既无邪又无辜:「不用这样,你真想的话,跟我说我会愿意。」艾沙打开头顶灯,那分明是手术室的无影灯,每个毛孔都会在这种灯光下显露无余。百灵抑制着紧张,对艾沙做出动情迷醉的表情。

艾沙注视她片刻。「请你背诵古兰经的开端章。」他声音平静,透着以前百灵从未从他身上感觉过的冷酷。

百灵听得出自己笑声刺耳。她领受接触东突人士的任务时在台湾受过《古兰经》培训,那时也背得下穆斯林祈祷最常诵读的开端章,但是后来基本没用上。虽然只有七句话,毕竟是不熟悉的阿拉伯文,很快忘得差不多。接触艾沙时虽是在清真寺,念经也只需跟着动动嘴做样子,没想到还会真有要她单独背诵之时。她只能含情脉脉地看着艾沙:「这种时候要背古兰经吗?」

艾沙丝毫不被诱惑。「我只希望证明你真的会念古兰经。」

「……你知道我不懂阿拉伯文。」

「用中文,用英文都可以。用什么语言不重要。咱们都不是能通背全部古兰经的哈菲兹,但只要是穆斯林,称为『古兰经之母』的开端章怎么能不会?」

「……我被你吓住了,现在什么都记不住。」

艾沙不再说什么,如同内向的人一旦做了决定便不再废话。他开始做准备,洗手,戴口罩,戴帽子,穿上手术外罩。百灵听到手术刀钳碰出的声音,想象不出他要做什么,恐惧感开始深入骨髓。

「求你了,不要伤害我。我可是真心爱你啊!」

艾沙没有停止动作。「别再说这些骗人的话,我不想听,现在给你做麻醉。尽管你一直做假,但是你的确照顾过我,我不会让你感受疼痛。」

百灵吓得叫起来:「我真的是爱你啊!」

「你的爱就是向中国人出卖我吗?」

「千万别想错了。我说实话。他们不是中共的人,只是一群练气功的人,为了用D-2装神弄鬼。我让他们拿走D-2可以转移对你的威胁,否则你会成为全世界的目标。我太担心你了,没告诉你是因为你不会同意,才让他们用盗窃方式。我从他们那拿了钱,是为了建设我们的家。求你千万别误解!」

艾沙开始背诵古兰经第一章,先用维吾尔语,然后用阿拉伯语,再用英语: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
至仁至慈的主
报应日的主
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
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
你所佑助者的路
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诵经完毕,艾沙用一个透明面罩扣住百灵的口鼻。百灵试图大叫挣扎,可是被带子绑缚的四肢一点动弹不得。压缩瓶发出嘶嘶声音,气流触碰到脸上的皮肤。百灵屏住呼吸,不敢再喊,在终于憋不住时嗅到了乙醚味道。以前她也用过这玩意麻醉他人。她最后看到的是艾沙模糊的轮廓逐渐远去,无影灯却愈发扩大和明亮。

失去知觉前百灵想到的是自己会被肢解,苏醒过来让她感到意外和安慰。身上盖了保持温暖的手术被。微微睁眼,无影灯仍亮,不像在头顶时那样耀眼,已被移动到工作台上方,照射赤裸上身的艾沙。不过并非百灵第一时间想到的与性有关,艾沙带着手术帽和口罩,对着工作台上的放大化妆镜,正在对他自己的腹部做手术。他动作虽不熟练但是胸有成竹,按照屏幕上展示的视频步骤逐步往下做。

百灵试了试自己手脚都在,绑缚也已放开。那点动静被艾沙听到,停下手术。「还得让你再睡会。」他的声音似乎又恢复到以前的友好,转身把提前准备好的注射针扎进她手臂,推针轻柔。「这是安眠药。我现在没空照顾你。」

麻醉尚未全过,加上安眠药,百灵无力提出任何问题。在艾沙给她注射时,她的眼睛与艾沙腹部的刀口平齐,似乎看到里面安放了物件,还有纤细的电路,迟钝的头脑不清楚那是否幻觉,随即便落入梦乡。

百灵再度醒来是真正睡醒的感觉,头脑清晰,五官敏锐。车内充着斥忙忙碌碌收拾物品的声音。她想起最后一眼看到的艾沙腹部,好像自己与艾沙连在了一起,腹部同样的位置感觉到疼痛。她在被子下摸那位置,那里有粘合伤口的胶带,按压有痛感,似有异物在其中。艾沙到底做了什么?

艾沙正在销毁车内设备的核心部件,一切包含程式和数据的芯片与记忆体都被拆下,放进微波炉内加热到焦糊。车内排风扇开到最大,还是能闻到电器烧焦的味道。艾沙发现百灵醒来。

「对不起吵醒你。不过你也睡了三十多个小时,差不多了。」
「你……做了什么?」
「两个小手术,你一个,我一个,很小。」
「我有什么需要……得让你给我做手术?」
「不是你需要,是我需要。」
百灵知道不是表达气愤的场合,她正处于被绑架的状态。
「我可以起来活动吗?」
「当然,你随意。」
艾沙找出干净毛巾,打开卫生间的门。
「地方小点,不过有热水。吹风机在镜子下面的柜里。」
百灵起身进卫生间。锁门前艾沙的声音飘进来:「不要动伤口,不动没事,动了有大事。」

锁紧门,卫生间里只有一米见方。百灵撩开衣服观察。衣服还是原样,应该没被脱过。肚脐有个小刀口,被愈合胶带粘住。那种胶带透气且可洗澡。内裤上边缘有一点血痕,应是手术出血沾染的。说明艾沙只露出她的腹部,没把内裤往下褪太多。阴部摸不到性侵的迹象。她对着镜子仔细看伤口,皮肤色的愈合胶带下,看得出肚脐比原来微微凸起,如果不是对自己的身体熟悉,几乎发现不了,没弄清楚前她不敢乱动。

百灵洗了澡吹干头发,一直在琢磨艾沙做了什么,身体的感觉倒是没有异样。等她从卫生间出来,绑缚过她的椅子也被艾沙拆掉,车厢空间大了不少。艾沙已经做好早餐,煎鶏蛋、牛肉火腿片、奶酪和烤面包,还有橙汁,颜色诱人闪亮,餐具纸巾摆放整齐。艾沙请百灵入座。三十多小时未进食,百灵感觉饿了,头几口吃得挺香。但是当艾沙在她的追问下,给她讲解手术到底做了什么,她便再也吃不下,只想吐。

艾沙倒是从容,边吃边讲。「……手术本身不用担心,伤口三天完全愈合。只要不动植入的装置,不会妨碍生活。植入的装置没有金属材料,靠微粒核电池供电。机场安检不会发现。装置由防排异生物膜包裹,不会有任何反应。手术过程严格按照医学标准,这个车舱里能达到无菌手术室的标准。我用了一个月学习手术,在兔子身上做了数次模拟。兔子的血管比人的细,好在我有做精密装置的基础。每一步尽可能细致,两个小手术做了近二十小时。抗生素放在你的包里了,按时吃不会感染,三天后不再会有问题。」

「你到底放了什么?」百灵感到恐惧在体内膨胀。

「既然你很想拿到D-2,我就分了你一半。你看到过我有两小管,其中一管给你了,就在你的腹部切口里。另一管在我身上的同样位置。我的是裂变六十代的,你的是五十代的。我想你会同意,毕竟是我偷来的,分赃也该我拿大份,是不是?」艾沙笑了一下,百灵的心都要炸了。

「不过千万不要试图取出,因为D-2管在一个以你的血压控制的装置内。一旦失去血压,装置就会爆炸。爆炸微小,只会把D-2管炸开。但是你在我家看到的只是一个纳米团裂变,D-2管中有多少个纳米团,说数字可能难想象。这样说吧,全世界七十亿人,每人够分十万个以上。那么多个D-2团都会从你身上开始裂变,你会被裂变物质立刻撑碎再埋没。被埋的不仅是你,五十代裂变生成的物质够把十多平方公里的城镇埋掉。而且除非是在水里裂变,能让生成的物质集中在一起,否则相当部分会逸入空气,伤害人的范围扩大很多。

「如果你死了,失去血压,装置也会爆炸。这对你起到保护的作用,让人不敢害你。你应该不在意你死后对其他人的伤害,但你要是想活,就得保护你身上的D-2装置不被取出。

「我们两个不会在一起,吃完这顿饭就分手。随便你去哪。只是我们的装置之间会通过移动电话网络保持联系。无论各在世界何处,只要有手机信号就会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必须保持,否则按照设定,只要联系中断超过二十四小时,你身上的装置便会爆炸,和你试图取出装置或是你死了效果一样。现在的手机讯号覆盖世界,全球漫游,只要不是特意躲避,做到中断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不困难。只需别去类似南极或撒哈拉那种无人的地方;不要在无法接收信号的地下室待太久。连坐飞机都没关系,全球没有任何航线超过这个时间。只有一个情况你不能控制,就是我死了。不过有你存在,应该保证我轻易不会死。

「我那一瓶用同样的装置控制,我死了就会爆炸。只是我的威力会比你的大得多,生成的物质可以埋掉整个北京……」,艾沙重复了一遍「埋掉北京」。「我死不死或者北京是否被埋,你都不会在乎,但是我的装置爆炸后,断了联络,你就会在二十四小时后爆炸,所以害我的同时等于害了你。不过这个功能是单向的。我死,你会爆炸。你死,我没问题。你二十四小时与我失去联络会爆炸,而我不会。我二十四小时与你失去联络不会爆炸,而你会。这两句话听起来是一回事,啰嗦,但是有含义,就是我可以让你死——只要我在一个没手机信号的地方超过二十四小时,你就会死。但是你无法让我死。这意味着你对我不能藏身,必须保持和我的信号联络。你要保护自己,就得保护我,不能再像前面那样算计我。」

「你到底要干什么呢?」百灵陷入了绝望的晕眩中,整个世界都在漩涡中翻卷。

「后面你会知道我要干什么。不光你知道,全世界都会知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按我说的保护好自己,不要试图拆那装置,不要幻想政府部门可以解决,当今世界的所有装置高手我都知道,不会有人能破解我的装置。我跟凯伦一样把所有的设计档案和操作设备都毁了。而且我设计的是不可逆程式,一开始运行,任何改变带来的就是爆炸。即使是我自己动手,结果也是一样。」

百灵真被吓哭了。「那最终该怎么办呢?我不在乎你要做的是什么事,总有个头吧,等你的事情都完了,那时候可以拆掉吗?能不能?请告诉我。」

「……真到所有事情都完了,如果还有时间的话,那时候再说……」。

艾沙的眼神不会撒谎,百灵看得出他的确没有留下任何后路,已是决死。如果他连自己都没留后路,怎么会给她留呢?

可能是想安慰一下吧,艾沙补充了一句:「即使不拆,这样活着也没妨碍。」

此刻的百灵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头脑一片空白。也是因为艾沙把一切都想到也都说明白了,没留下任何再能想的。她不能杀他,无法胁迫他,不能举报他,也诱惑不了他,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他打开车窗上的卷帘,阳光刹时照满车内,要带的东西已经收拾好,装入了双肩包。他把车钥匙放在了桌上,告诉百灵可以在车里休息,也可以开去任何地方,不用担心,车是合法买的,他不再需要了。走时艾沙没说告别的话,直接上了公车。他俩已经紧紧联系在一起,无论如何不能拆分,想告别都告别不了。不过他们的实体不能在一起,备份只有分开才有价值,也才有威慑力。艾沙相信没人知道这个备份,却始终没觉察盯在外面的李克明。

李克明不知道艾沙在车里做了什么和对百灵讲了什么。他临时决定留下跟踪百灵而没有去跟艾沙,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的选择,只是既然不能分身就只有赌。不久有车来接百灵。李克明跟在后面,车进了周驰的家。李克明停在能看到周驰家门的路边,他希望这回不再是太久的等待,两夜没敢阖眼已让他快到极限,不时要用拳头猛击脑袋唤醒自己。太阳把车晒得如烤箱,却不敢多用冷气,怕去加油的功夫错过什么。百灵进周驰家后,手机信号消失,周驰也不再用他的手机。接连二三有人被召来,其中的刘道明带着旅行箱,看样要出门。

当李克明看到周驰带着百灵出来,对他能如此迅速地行动简直心生感激。同行除了刘道明还有几个周功的年轻人,百灵被围在中间。从年轻人如同保镖的姿态,可知他们已经充分意识到危险。一行人分乘两辆车,不久便看出是往机场方向。跟在后面的李克明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首先得知道他们要去哪儿。

周驰一行在杜勒斯机场的国际出发区下车后,司机把车开走。李克明却只能扔下自己租的车,被拖和罚单都后面再说。周驰一行已在网上买了票,刘道明直接到自动机上扫描证件取登机牌,周驰和百灵的也由他一块办。那不像人工办理可以从职员与乘客对话中听到去哪,又因为有机场安检的拦阻不能再继续跟踪他们。要想知道他们飞哪里,现在是唯一的机会。李克明伸长脖子力图看到自动机显示的信息。两个周功人用身体挡在他前面,看到最后一个航班页面马上要翻过去,李克明干脆冲上去。不管怎样先看到航班,顶多不礼貌了又能怎么样?然而另一个早站在他身后的周功人一把抱住他,胳膊如铁箍一般,让他两腿悬空。在前面挡着他的周功人转过身来搂住他的脖子,用东北口音的大嗓门笑着喊:「哥们儿你咋才来?」好像亲密无比。李克明只觉被一双铁爪掐住穴位,全身一麻,身体瘫软。几个周功人挨个拥抱他,巡视的美国警察熟视无睹地走过,李克明的意识清醒却发不出声。

形色憔悴面容冰冷的百灵原来僵滞不语,与周驰站在一旁,此刻突然爆发,厉声呵斥李克明。她不在乎机场的大庭广众,不做任何掩饰。「你是想杀我吗?你就动手吧。你不会比我多活五分钟!……」

周驰抱着百灵肩膀劝阻她冷静。她声音太大,听不懂中文的外国人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或是当成两口子吵架,不过机场的中国人可不少。周驰和刘道明一边一个扶她离开。李克明听到百灵的最后一句话是:「等着中国毁灭吧!」

李克明渐渐失去知觉,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机场的出发大厅,躺在排椅上。天色已晚,周功人早无踪影。百灵一行也早飞离了美国。他能记得百灵说的话,虽不全明白,但是看到的那么多事,足以想到不只是气话,必须重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没了,证件、手机、钱包、汽车钥匙,让他打不了电话,打不了车。等他最终与北京联系上已是半夜,好在那边正是上班时间。他要求对所有边检口岸下达紧急通令,严查百灵和周驰,同时通知美国通缉艾沙。他还不能证明艾沙到底要做什么,但是相信一定和恐怖活动有关。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