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藏地验证

虽然拉松村村民的众多手机拍了达赖喇嘛的微信视频,但拍的是电视画面,画质差,声音效果不好。昌都地区在达赖喇嘛微信露面后不久就断网,接着整个藏区网络关闭,就是为了切断达赖喇嘛视频的传播。少量抢先上了网的,被防火长城的全网筛查陆续删光。如果没有武拉,达赖喇嘛的这次出面可能就产生不了太大效果。亏得武拉当时在设置手机投屏的同时开启了同步转录,在丹增手机中录下达赖喇嘛与拉松村村民见面的完整清晰视频,成为达赖喇嘛讲话在藏区扩散的前提。

武拉的另一个操作也同样重要。达赖喇嘛让丹增给大家讲层议制到底是什么,具体怎么做,丹增如何去讲呢?那么大的藏区怎么讲得过来?武拉给丹增拍了一套讲座视频,虽不能全听懂丹增讲解层议制的藏话,但武拉善于手机拍摄,指导丹增该有的节奏、语气和姿态,最后编辑出丹增讲解层议制的七集视频,接近专业水准,跟达赖喇嘛的讲话视频放刻在同一张DVD光盘,传播出去。

在中国内地,光盘已基本淘汰,藏区却不一样,农村牧场网络不便,主要还是看光盘,家家有DVD机,刻录光盘的小生意也不少。因此散出去的任何一张光盘都会进入接力复制,出现成千上万份拷贝,比野火蔓延得还快,没多久就覆盖了整个藏区。

在丹增眼里,武拉不但不再是疯癫女,还成了依靠,似乎遇到任何难题只要有武拉就能解决。不过他一直没问武拉的真实身份和经历。他看得出武拉不想回首过去,哪怕武拉觉得作为妻子——即使只是名义上的——该向丈夫坦白身世,也被丹增阻止。他只说了一句「你已经转世了」。

作为宗教领袖,达赖喇嘛的号召对全民信教的藏人有宗教命令的性质,看了光盘的各地藏人纷纷响应。僧侣起了最初推动作用,他们反复听丹增讲座,讨论欧阳中华的文章,然后分头去指导寺院周边的村庄实施层议制。具体过程这里不表,总之达赖喇嘛号召后村一级层议制在藏地形成各处开花。停留在村一级时,对外不会显露太大冲击,然而实施层议制的村庄多了,则巴乡被各地的层议制发展当成摹仿榜样,便会建立乡镇政权,而在层议制乡镇政权增加后,又会要求延伸到县一级政权。

最先受到挑战的是贡觉县当局,眼看着本县层议制当选的乡镇长们组成了县委员会,选举丹增为主任,再用则巴乡方式按中国法律对层议制政权合法化,虽然县比乡镇规模大,方法是一样的——先改选县人大代表,再召开新的县人大代表会议,选举新的县政府——就是认可层议制选举结果,任命丹增为县长的班子,贡觉县自治政府便这样形成。

官方贡觉县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陆续遇到同样挑战的其他县政府也不知道。对下级政府的告急,北京回复语焉不详,只是划了一条底线——不许发生社会动荡,不能产生国际影响。而前面的经验表明,用镇压方式对付层议制只会激起更大的不合作,社会一定动荡,一定产生国际影响,因此要满足北京划定的底线,便只能采取怀柔方式。而怀柔到什么程度,藏区各地官方政府皆不知所措,需要相互协调。既然五省藏区都在西部战区范围,北京便授权给王锋统一处理。秦邦给王锋的指示仍是软一点没关系,解决不了的冲突尽量往后拖,只许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加分,至少不能减分,怎么做由王锋自行决定。

王锋明白这仍然是出于Z计划的考虑。即使藏区层议制会让Z集团在藏区圈地变得困难,但是藏区土地没那么值钱,却在欧美有民心,出事便是尽人皆知,不妨用于体现开放,当成必要的投资成本。至于西藏后面会走向哪里,已非Z集团所关心。但是对王锋,国家统一始终是最高原则,绝不容许分裂。他没有对秦邦指示表示异议,因为那让他有缓冲时间,不必急于介入和见效,可以对藏区层议制发展观察验证后再做定夺。

成都一直是历史上中国经营西藏的基地,西部战区总部也在成都,此时从哪个角度王锋也该去成都了,但是他总找理由留在兰州,真实的原因是为了石戈。王锋已经告诉石戈Z集团发现了他,两人没就此多说。王锋让宋秘书全职陪同石戈,尽可能带他多享受,只是别搞得像临终关怀。石戈却哪儿都不去,像往常一样看书上网,吃家常菜。王锋知道自己若在石戈这种位置也不会去享受,到这年龄已不再有什么欲望,但是自己很可能会想有个轰轰烈烈的爆发,不会像石戈这样淡定,还能戴着花镜在台灯下看老版的《庄子》。无论多忙,王锋这一段每天都找时间跟石戈聊几句,带着见一面少一面的惜别感。他一生很少对人这样,照理说他没有与石戈产生感情的渊源,却一见如故地感到心通,如同对兄长,只是不会流露,见到石戈也只是说事。

王锋大致跟石戈说了藏区目前的状况,语带不满地表示:「欧阳中华的行为无异于叛国!情报证实正是他跑到达赖那去推动,才促使达赖发出全藏推行层议制的号召,造成现在的局面。他是你推荐的人,但是我现在考虑要对他提出叛国指控,进行法办。」

石戈笑了,如同对率性的弟弟,摘下花镜,靠在座位上。

「抓他,判他,对你是一句话,但是除了发泄一下不满,有什么用?无论是和达赖喇嘛见面,还是建议藏区搞村庄自治,他都没违法。倒是达赖喇嘛的介入让他获得世界关注,你判了他,他已起到的作用不会消除,倒会把你的形象输进去。」

「形象怎样我不在乎。我要捍卫父亲和我毕生效力的国家,不能允许西藏分裂,也不能坐视发生内战和国家解体!」

石戈摆弄手里的花镜。

「说不在意形象是赌气。改变政权的关键之一是国际社会承认。权力比你大的人有一堆,如果你有国际形象而别人没有,有一天可能就是制胜法宝。何况目前不能说搞了层议制就会分裂。贡觉县藏人搞的自治政府不是还和昌都市政府保持配合,没有敌对吗?」

身高步大的王锋在石戈面前走来走去,整个房间都显得随着摇晃。「流亡西藏已经转向独立,境内藏人很可能会受流亡西藏影响,放任层议制让境内藏人组织起来,若是他们跟着流亡西藏的指挥棒行动,不就成了喂养西藏独立?」

石戈一直安静地坐着。「民族主义是精英与民粹合流的结果。民众追求个人利益,精英追求权力。但是民众难以知道自己在宏观层面的真正利益是什么,只能被精英引领,受精英煽动,反过来又以民粹主义倒逼精英更趋极端。反而是层议制让民众只在了解情况的范围追求自己能搞清楚的个人利益,无需考虑独立与否那种宏大目标。从这个角度,反而是不实行层议制才会让境内的藏人受流亡西藏主导。中国无论下一步往哪走,民族问题都将首当其冲。如果你把国家统一视为首要原则,我更劝你宁可慎重,别急着丢了层议制。那很可能是让国家避免分裂的法宝,是民族主义的解药,至少在你无法确定前先不要干涉。」

王锋停下脚步,盯住石戈。「在滩歌村,我能看到层议制对汉地农村确实会有用,但是在民族地区会不会作用相反?如果真被用于搞分裂,那就不仅藏地不能搞,汉地也不能搞!」

「当然,没有被现实验证前,谁也无法保证结果是什么,所以应该先让层议制在现实中做一次验证。前面你放手了则巴乡做观察,但是一个乡的层议制对民族独立那种层面得不到准确判断。现在整个藏地开始搞层议制,正是进行观察的时机。秦邦不也是让你软点吗?何必那么着急?再让层议制发展一段时间,看看结果。」

尽管王锋有疑虑,还是听了石戈的话。除了出于信任石戈,也因为归根结底「有兵在」,让他相信无论如何能控制。不过用兵是最后手段,可以尽量往后放。

既然要深入观察,王锋指示「实地」项目对则巴乡和贡觉县空投更多电子眼。电子眼空投的成功率很低,不容易碰巧看到有用画面,多数会作废。这次空投中有个电子眼被石头挡住一半镜头,另一半看得到拉松村一角,介于作废与保留之间。观察数天后,操作者断定价值不大,已准备关闭信号,突然电子眼活动起来。镜头中的画面翻转,掠过草地、羊群,山峰、蓝天、白云,露出一个藏人放羊娃的脸,好奇地凑近镜头,清澈的大眼睛充满画面。接着他的小手如同巨掌,镜头如巨人摧毁天地那样翻来覆去,传出震耳杂音。操作者意识到是电子眼伪装成石头的外壳被放羊娃掰碎。放羊娃好奇地打量剥离出的电子眼。抛起接住,来回多次,让围拢过来观看的人被晃得眼花撩乱。随后没了光线,只感到晃动,传来与衣物的摩擦,无疑是被放进了放羊娃的口袋。这让「实地」人员大喜过望,若是被放羊娃带回家,就能得到最贴近真实的观察。这个电子眼的重视程度立刻被排到了首位。

(未完待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