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皇专权丧国运,孤注一掷怀诡心。
点燃文革风火凶,浩劫十年何残忍。

宁乡有男事工运,吹捧君王得进身。
权分两线推幕前,少奇晋身掌国印。
一朝选至龙榻侧,权高紧逼九五尊。

共产风吹大跃进,人祸饿死千万民。
七千大会议君过,无奈罪己揽责任。
自此君王罕临朝,南北巡视退为进。
一代天骄蔑嬴政,大权旁落岂甘心。
意识形态挑争斗,毛刘反目做仇人。

四清分歧龙颜恼,奈何储君位已稳。
借刀反修行专政,扫除牛鬼并蛇神。
海瑞罢官开场戏,进而勾出三家村。
邓吴饮恨戕己命,沫沙含冤押囚轮。
元梓率先大字报,欲搅北大死气沉。

六月社论吹号角,先破四旧再立新。
红兵闹市砸霓虹,庙堂文物荡无存。
帝王将相下台去,颂歌样板缭耳根。
中学联动抡皮带,校长老师命归阴。
高校师生多惶恐,学府不再容学人。

清华园内泛波涛,高干子弟拼头阵。
联手抛出蒋南翔,姓马姓修难定论。
上峰派进工作组,大富礼堂战叶林1。
老董2顺手抓鱿鱼,仪表光美蛇蝎心。
黑云压城城欲摧,铺天盖地如雷滚。
卧轨坠楼惨切切,长夜漫漫无星辰。

恩来安抚东操场,老蒯平反成名人。
毛皇八五大字报,迫不及待轰刘君。
老董失势内空乏,饭厅盛菜拢人心。
八八激奋少数派,文革到底誓紧跟。
鹏飞3不甘船翻倾,悍然捣毁二校门。
引来戎装红二代,夜半施威吠狺狺。
彭罗陆杨入秦城,邓陶谭陈俱除门。
瓮中储君刀下客,挂牌示众谁怜悯?

城楼检阅八一八,主席挥手你前进。
部分留校闹革命,部分外省传火薪。
造反有理天下乱,国无宁日起纷纭。
地方厂矿分两派,你打我斗若仇人。
当权派们失魂魄,百姓怨气如井喷。
省厅大员罚游街,党政机关皆停顿。
二月逆流元老怒,怀仁拍案泄怨忿。
继而武汉七二零,染指长城始乱军。

清华学子情本重,质朴无间昆仲亲。
中央文革煽鬼火,旗手江青如煞神。
只因极左思潮涌,分作两派辩伪真。
同戴一枚红像章,各自诠释泽东文。
互喊国共不两立,口诛笔伐激争论。
争论不成动刀兵,刀兵百日伤友人。
长矛刺落青春血,坦克油弹烈火焚。
英才矢志未报国,悔作炮灰一命损。

老皇动用工宣队,强令双方干戈禁。
天天高喊寿无疆,夜夜批修斗私心。
轰走四届毕业生,留下两年新工人。
工厂农村再教育,五七指示得遵循。

九大团结树舵手,林彪受封接班人。
四个伟大由他创,谦恭媚舞小红本。
二门旧址毛像立,三虎题词威风凛。
锣鼓喧天少奇故,尸骸残留七十斤!

迟谢凶悍充鹰犬,知识分子遭恶运。
清队整党过三关,冤假错案寒风劲。
鲤鱼洲畔虫吸血,大师国魂伴鸭豚。
悬梁割腕虎狼威,焚书保命鬻灵魂。
秋后算账五一六,哀怨肃杀天地昏。
夜审潘洪声声戾,茧缚脖颈哽哽喑。
可怜满腔豪情血,一声绝望溅埃尘。

功高震主前车鉴,阿谀难讨圣欢欣。
仓惶北遁九一三,折戟沉沙将星陨。
副帅既走鸟惊弓,君虎任察且寡恩。
恩来困顿坐针毡,助纣为虐末日近。

批林批孔批宋江,箭射周公招招狠。
癌病羸弱去日少,怎堪加害弥留臣?
总理西去民空巷,半悼逝者半怨君。
孤家寡人天阙冷,唯有亲侄联络人。
四五扬眉剑出鞘,白花广场抒悲愤。
遥望夜空寻北斗,何人引路破阴云?

旗手四魅更无忌,到处宣扬武才人。
决裂反击电影烂,伺机夺权烘气氛。
设计唐装显荣耀,文冠果寓文管印。
九月驾临二百号4,色厉内荏徒自矜。
红都女皇南柯梦,华君一举锁四人。
所幸文革半途止,百废待兴疗伤痕。
祸国殃民十载长,罪孽重重谁承认?

文革发难在六六,荏苒已是五十春。
朝野沉浸吸金热,毋念浩劫祸水深。
贪官遍野鲍鱼肆,世风不古道德沦。
四个坚持持旧梦,还赖美帝不死心。
眼见红歌又复来,西伯醉拳仿造神。
嗜权如命怕决堤,变本加厉压舆论。

城门失火殃池鱼,皇位相夺害黎民。
专制独裁罪魁首,阶级斗争人整人。
十年动乱遗恨久,痛定思痛探源根。
潮流滚滚平旧制,民意拳拳催政新。
何时普适昭华夏,自由民主在明晨。

注释:

1 叶林,原经委副主任,赴清华工作组组长。

2 老董,刘少奇妻王光美。她在背后领导工作组时的化名。

3 鹏飞,贺鹏飞。贺龙元帅之子,清华64级学生,保工作组一派的头头。

4 二百号,清华大学试化厂,位于京北昌平。1976年9月30号,江青莅临。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