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 亚美尼亚隆重举行独立日庆祝活动,这是亚美尼亚首次进行的全国规模的庆祝活动。73年前的5月28日,由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政党领导的亚美尼亚共和国宣告成立。两年半以后,亚美尼亚成立了苏维埃政权。1990年8月,亚美尼亚议会通过了主权宣言,宣布本共和国为1918年至1920年亚美尼亚国体的继承者,今后每年5月28日为独立节。

同日 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了《关于禁止自由出售某些工业产品和生产废料》的决定和《关于实行有关工业业务领域必须执行的国家许可证制度》的决定。苏联副总理马斯柳科夫在对代表们讲话时强调指出,这指的是那些 “涉及到国家的国际能力问题、保卫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全问题、环境问题和居民健康问题”的业务。根据联盟条约草案,这些业务应该完全属于联盟的权限。决定禁止自由出售的范围包括贵重金属、战略原料、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放射性物质及其废料,以及其他一些产品。此外,最高苏维埃还通过了《关于居民收入指数化的立法原则草案》,决定每季度根据消费品价格搞一次指数化。苏联劳动和社会问题部部长保尔曼说,草案旨在“为苏联境内居民货币收入指数化奠定统一的组织、法律和经济基础”。

同日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对苏联议员发表演讲时说,她认为,“七国集团”领导人会邀请苏联总统参加七月在伦敦举行的例行会晤,邀请戈尔巴乔夫参加会晤能有助于苏联进行经济改革。戈氏可以成为会晤的客人、会晤的非正式参加者,也可以参加同“七国集团”领导人的讨论,因为这种会晤能够为非正式接触提供可能性。撒切尔夫人表示西方准备向苏联提供经济援助,其条件是援助将用来进行改革,而不是用来维护旧制度。

5月29日 以戈尔巴乔夫总统高级经济顾问普里马科夫为首的苏联高级经济代表团抵达美国,与美国官员讨论苏联的经济改革计划,向美方通报关于苏联的经济改革计划,通报关于苏联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方案以及探讨美国向苏联提供援助的可能性。代表团先后与贝克国务卿和布什总统举行了会谈。贝克表示,只有研究了苏联政府“提出的新主张和经济改革纲领中的某些变化”,“才能决定我们在这个阶段能够提供哪种最好的援助。” 贝克说,他相信,苏联领导人已经提出了“实行市场经济的基本目的”,但是“要改革已有近70年的政治和经济哲学,这绝不是轻而易举的”。

这次非同寻常的政治局会议开了两天,每天都是六七个小时,不难想像,对立情绪已经白热化。

雅科夫列夫在会上以尖刻的语言批评了安德列耶娃的信,与他站在一起的还有梅德韦杰夫。他们说,安氏的信不是一次普通的发言,而是斯大林主义的复活,是对改革的威胁,是“反对改革势力的宣言”。此外,雅科夫列夫还暗示,站在安氏背后的还有大政治人物,指挥、协调“改革的敌人”的行动,策划“阴谋”、“政变”。雅科夫列夫极力推动、促使会议转到这个方面,但他没有勇气点利加乔夫的名。而其他政治局委员并没有按雅科夫列夫的意向行事,一些人有意离开会议的主题,转向了对所有改革问题的广泛讨论。戈尔巴乔夫对这些政治局委员的中立态度表示不满。梅德韦杰夫事后透露说,戈尔巴乔夫点明了利加乔夫在这一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强调如果领导层总是向公众发出互相矛盾的信号,那么整个改革就会受阻。他表示,如果政治局不能支持他的改革政策,不同意《真理报》发表雅科夫列夫的文章,他就辞职。他说:“你们慎重考虑一下,也许可以选一位新的总书记。” 然后他愤然离开会议室,回到他的办公室去等待政治局作出决断。

戈尔巴乔夫很清楚,眼下还沒有谁能取代他。多数政治局委员在这次决定性的战斗中不愿与总书记发生冲突,理智要求他们采取妥协立场。政治局委员最后统一了看法,同意在《真理报》上刊登雅科夫列夫的文章,对反改革势力进行反击。

戈尔巴乔夫胜利了,当然也是雅科夫列夫的胜利。不过对于雅科夫列夫来说,他的目的只实现了一半:他把“女妖”抓了出来,但没有抓住背后的大人物——利加乔夫。就在召开政治局会议的第二天早晨,苏共中央有人给《苏维埃俄罗斯报》总编辑打电话,通知说打算派检查人员去编辑部,但当总编辑刚一放下电话,检查人员已经闯进了他的办公室。他们在编辑部查找到了安德列耶娃信的原稿,但并没有发现利加乔夫的任何指示。

雅科夫列夫查无实据,只能在政治局会议上含沙射影。而利加乔夫说,他只是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才看到安德列耶娃的信,有人说信是寄给他的,是他指示主编刊登的,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其他多数政治局委员则采取了息事宁人的态度。戈尔巴乔夫开始是相信了雅科夫列夫,但在政治局会议上还是与雅科夫列夫拉开了距离。

荀路 2021年5月19日

By editor